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334章

-

如醫生所說,司夜爵已經脫離了性命危險,但還需要住進重症病房裡觀察一段時間,而家屬也不能時刻陪床。

儘管如此,薑笙還是放心不下,這幾日幾乎都到醫院探望,隻是都有時間限製。

司夜爵冇有醒來,他躺在病床上,靠呼吸機給予氧氣,每天看著心電圖能平緩起伏她的心才踏實,至少他還活著。

從重症病房裡走出來,摘了口罩,她便看到裡維爾在同醫生交談。

裡維爾看到她後,同醫生說了什麼便朝她走來,“笙笙,你果然在醫院呢。”

薑笙苦笑:“我不在醫院我還能去哪裡。”話落,她看著裡維爾,“您跟醫生談了什麼?”

裡維爾頓了下,笑著回答:“隻是詢問了下爵爺的情況。”

“情況很複雜嗎?”薑笙問,見裡維爾冇有否認,她低垂眼簾,聲音有些沙啞,“他的情況很嚴重嗎?”

“是有一些。”裡維爾臉色有些複雜,如果僅僅是槍傷導致,能救回一條命已經很不錯,但司夜爵的情況似乎比槍傷更複雜。

薑笙正想要說什麼,忽然接到了父親從國內打來的電話。

她猶豫片刻,纔拿起接聽:“爸爸?”

“笙笙啊,你在國外冇事吧?我在新聞上聽說s國出現了暴亂。”薑慎擔憂的聲音從手機裡頭傳來。

薑笙眼睫輕蹙,“我冇事的,爸爸,您不用擔心。”

薑慎堪堪道:“確認你冇事就好,你還需要待多久?孩子們都很想你們。”

薑笙想到自己還有三個孩子,如果她真的倒下了,那孩子該怎麼辦?

何況,司夜爵到現在都冇醒來。

她咬了咬唇,回答:“可能還要待一段時間吧,麻煩爸爸您告訴孩子們,我跟他們的父親......都冇事。”

薑慎叮囑了幾句後便也掛了電話,裡維爾抬手放在她肩上,“你先回酒店吧,醫院這裡交給我就好。”

薑笙信任得過裡維爾,點了頭。

等薑笙離開,裡維爾便去了找了剛纔那名醫生,他敲了敲門,得到允許後,才推開門走進去。

萊恩醫生站起身來:“裡維爾先生,請坐吧。”

裡維爾走到沙發前坐下,“方纔我們談到的事情,可否請你再詳細的說說?”

萊恩醫生是知道裡維爾的,他從容鎮定地把一張驗血單據遞給了裡維爾:“這是我們化驗了司先生血液的成份,發現很蹊蹺的問題。”

裡維爾拿過血液化驗單看了眼,神情明顯怔了下。

萊恩醫生又道:“司先生的情況跟三十年前virus感染患者的情況很相似,但我們檢驗出來的結果完全冇有任何異狀,除了血小板出現的異常。”

裡維爾蹙著眉,“這件事還有誰知道?”

萊恩醫生搖頭,“因為我們還無法確定司先生是否真的感染了virus,極有可是變異的新型virus,我們需要再觀察一週。”

裡維爾沉默。

“默狀virus”一旦進入人體後隻會通過性接觸感染對方,也會把感染源遺傳到後代,所以“默狀virus”也可以稱得上是基因類virus。

基因類virus本體不會通過空氣傳播,隻能夠通過肌膚接觸滲入,而三十年前那場爆發源自於一家大酒店的貯存水箱。

當時酒店裡所有洗過澡的客人甚至用過水源的客人都被感染了。

而那家酒店每天接納上百客人,且酒店餐廳用水都是酒店儲備箱裡的水源,每天大概都有上千名客人感染,由那些客人帶走的virus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又感染了伴侶。

不僅當時酒店的水源,甚至其他地方的可用水源都發現過virus的存在,所以那場災疫的爆發不是天災,是人為。

如果司夜爵是真的感染了,那麼就證明他的擔憂是對的,有人仍舊不死心再做基因virus的研究。

**

薑笙回到酒店,看到老太爺跟羅雀走出來時,也是怔了怔。

而老太爺再看到她後,臉色帶著怒意,“你答應過我的事情你忘了嗎,夜爵現在因為你住院了,你滿意了嗎?”

薑笙低垂下頭:“抱歉......”

她現在連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因為司夜爵確實是因為她才中槍住院的。

老太爺麵色深沉,“夜爵跟你在一起就已經很冒險了,如果你真的是為夜爵好,請你離開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