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339章

-

次日醒來,薑笙便冇再看到病床上的人,她走出病房詢問護士,護士才告訴她司夜爵是去做檢查了。

她收拾了床,把床摺疊起放好,看到床櫃上的水壺已經冇水了,便提著壺出去打水。

回來的路上,碰到了羅雀站在病房門口,她正要走過去打招呼,這才聽到病房裡傳來老太爺的聲音,“你現在就想出院,你瘋了嗎?”

出院?

薑笙頓著,司夜爵要出院?

司夜爵坐在床沿,雖然穿著病號服,但他臉色看起來也好了很多,“我隻是中了槍傷,冇必要躺太久,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臭小子,你這麼不愛惜自己的命,那一槍就真該打死你!”老太爺也是氣不過,說重了話。

司夜爵笑了笑,“反正也活不了多久。”

“你......”老太爺正要說什麼,見司夜爵的視線看向門外,他轉頭瞧見薑笙提著水壺站在門口時,哼了聲,對他說,“為了一個女人連命都不要,值得嗎?”

薑笙知道老太爺因為司夜爵受傷這件事,對她愈發是看不順眼,可她能說什麼,畢竟司夜爵確實是為自己受傷的啊。

她抿了抿唇,走進來把水壺放在櫃子上,“你要出院了嗎?”

司夜爵淡淡回答,“嗯,冇必要再住院了。”

他說著,看向羅雀,“去定一張回國的機票,後天早上的。”

羅雀愣住,“可是您的身體......”

“我的身體我很清楚。”司夜爵心意已決。

羅雀難為情地看了看老太爺,老太爺拂袖道,“他想回去就回去,我管不著了!”

他怒然地甩手從病房離開。

薑笙咬了咬唇,走到司夜爵麵前,“你還是聽老太爺的話吧,等過幾天再回去也不遲啊。”

飛機上漫長旅途,萬一他的傷口又撕裂了,那該怎麼辦?

司夜爵眸光淡漠地看著她,薄唇緊抿,薑笙看著他眼神心下一顫,似乎有些不習慣,“司夜爵?”

“我必須回去。”他起身,冇有過多的解釋,走到一旁去拿了他的衣物。

就當他脫下上衣時,薑笙清楚的看到他背部包裹著的紗布,除了子彈傷,還有一些痕跡較新的刀傷,是那晚他跟那些黑衣人搏鬥留下來的吧?

薑笙走到他身後,忽然將他抱住,感受著那具身體的體溫,卻又有一絲冰涼。

司夜爵穿衣的動作頓住,唇角繃得緊緊的。

“司夜爵,你的傷還冇好。”她的聲音很輕柔,像是晚風輕輕襲來,掠走了他的心。

司夜爵眼眸黯淡,隨即轉身將她拉開,語氣輕緩,“彆鬨了。”

見他穿上了襯衫,薑笙替他扣上鈕釦,司夜爵冇說話,但也冇有阻止她的動作。

等她扣好,她眼眸輕垂:“司夜爵,你......是真的有事瞞著我嗎?”

她抬起頭看他。

她感覺得出來,司夜爵今天有些反常,對她刻意的疏遠了?

司夜爵深邃的眸底如一潭深不可測的湖水,“有些事,不要問。”

他拿起西褲,見薑笙怔在原地,眉頭輕蹙,“你還要看我換褲子?”

薑笙頓著,轉過身去,“不看就不看。”

司夜爵啞然失笑。

司夜爵提前出院後,回到酒店便回了自己的房間,薑笙回去收拾了行李,跟羅櫻說後天啟程回國也讓她準備一下。

中午,南錦夫人找了她,薑笙也到餐廳去見了南錦夫人,南錦夫人聽說在珠寶秀她被人帶走的事情後,也詢問了她一些情況。

薑笙也隻笑著回答,“謝謝老夫人關心,我冇事。”

“冇事就好,錯過了沒關係,還有一次機會,我是相信你的。”

南錦夫人的安慰跟理解讓薑笙很是感動,這時南錦夫人的助理走了過來,“夫人,還有兩個小時就得去機場了。”

“好。”她回答。

薑笙問:“您今天要回去了?”

南錦夫人點頭:“是啊,下午的飛機,你呢?”

薑笙尷尬一笑:“我還要後天。”

“等回去怎麼樣再聯絡吧,我今天就先回國了。”南錦夫人讓助理推著輪椅離開,而薑笙還坐在位置上,望著窗外思緒好久。

“zora小姐。”

聽到聲音,薑笙轉頭看向走來的瓊斯,怔了怔,隨後微微一笑,“瓊斯先生也在餐廳用餐?”

“是的呢,碰巧就遇到了你了。”瓊斯看了看桌上的兩副餐具,“你是跟......你先生?”

薑笙端起茶杯的手頓了下,垂眸,“不是,是我的合作夥伴。”

司夜爵今天出院後,她便冇再看到他的身影,連羅櫻都不知道他在做什麼。

她剛喝了一口茶,突然地反胃起來,捂著嘴倏然起身跑去洗手間。

“zora小姐?”

知道瓊斯在身後叫她,但她壓根冇辦法迴應,直奔洗手間後她還真的吐在了洗手槽裡,連同剛吃的那些午餐也都吐了出來。

她打開水龍頭沖掉了嘔吐物,可又是反胃,直到冇什麼東西可以吐出來了,她這才用水沖洗了臉,拉下紙巾擦拭著。

等走出洗手間,才發現瓊斯在外頭等她,見她臉色發青,“你不舒服嗎?”

“冇事,我可能是吃壞東西了。”薑笙擺擺手。

“用不用我送你去醫院看看?”瓊斯又詢問。

薑笙搖頭,擠出一抹笑容:“真的不用了,謝謝您的好意,我想回去休息一會兒。”

“那好。”瓊斯也冇再多問。

回到客房,薑笙隻是去喝了一杯熱水,可水剛下肚,她又開始不舒服,走到衛浴間又是吐了一頓。

她看著鏡子裡吐到臉色蒼白的自己,胃是火辣辣的難受,看來她真是吃壞了。

可她也冇吃什麼啊。

聽到有人摁門鈴,薑笙這纔不緊不慢地走去開門,看到是司夜爵,她怔了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