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366章

-

熟悉的醫用消毒水氣息讓她緩緩睜開了眼,映入眼中的是白色的天花板。

“笙笙,你醒了?”霍恬恬看到她醒來,笑著起身問。

而病房裡還有薑慎跟羅櫻,他聽羅櫻說她暈倒住院後趕緊就來了,很是擔憂,“笙笙,醫生說要你好好休息,你......懷孕了,還動了胎氣,差點造成流產。”

薑笙怔著,手不由地覆上腹部,其實也有一點內疚,她差點害了孩子呢。

她無力地開口,“是誰送我來的......”

她記得她昏迷前好像看到了一個人。

霍恬恬撇撇嘴,知道她在期待什麼,“是我表哥啦,他助理剛把他叫回去。”

薑笙抿唇,眼睫蹙動。

羅櫻見她想要坐起身,忙扶著她,要不是她哥告訴她,她也不知道,而且嫂子還懷孕了......

半響,她神情黯淡地開口,“你們先出去吧,我想一個人待一會兒。”

羅櫻猶豫,而霍恬恬安慰著她,“好,那我們先出去,你要注意休息啊。”

薑慎也點了點頭。

他們從病房離開後,薑笙靠在床頭視線落向還下著雨的窗外。

眼神仿若一潭死水,毫無漣漪。

司公館。

“什麼,薑小姐她懷孕了?”羅雀接到羅櫻電話,得知她懷孕的訊息,很是驚訝。

偏偏是這個時候懷孕。

爵爺豈不是......

他朝房間看去一眼,一時間無法替他拿主意了,隻能等他醒來。

老太爺走了過來,“什麼事啊?”

羅雀愣著,突然間也不知道該不該告訴老太爺這件事,“是羅櫻的電話......”

老太爺語氣不耐,“那丫頭不是跟那個薑笙在一起嗎,還有什麼好擔心的?”

再說她能有什麼事?

比起他孫子現在所受的一切折磨,薑笙淋雨暈倒也都是小事。

他走進房間,而羅雀掛了電話也跟著他進去,還未開口,老太爺突然道,“這幾天你找個時間,必須讓薑笙簽了那份離婚協議。”

“可是......”

“可是什麼?”老太爺轉頭看他,“訊息我都放出去了,難道還要讓她繼續拖下去?等夜爵醒來以後這事還又得繼續冇完冇了了是吧?”

他語氣冷沉,“他既然狠不下心,那我乾脆就幫他好了,早點斷絕乾淨也好。”

羅雀冇說話。

他何嘗不知道爵爺也是為了逼薑小姐簽字才那樣對薑小姐呢?

但薑小姐要真的不簽,爵爺也不可能真的能做到把她逼上絕路,爵爺對薑小姐使用“冷暴力”,無非就是想讓薑小姐主動離開。

他點頭,轉身出去了。

而此時,老太爺接到了自己兒子司行戟的電話,想來也是看到新聞了。

**

三天後。

薑笙站在視窗旁,視線黯然地看著樓下往來的行人,昨天一場雨過後,空氣中帶著潮濕夾狹草木土壤的清新氣息。

羅櫻帶著便當推開門,怔著,問:“嫂子,你怎麼突然下床了?”

薑笙收回窗外的視線,“下來走走。”她又問,“我什麼時候可以出院?”

這三天她一直都待在醫院,其實也悶得慌,而她為了不讓孩子們擔心,也不讓父親跟羅櫻他們告訴孩子們自己住院的事。

這三天來,司夜爵冇有給過一條資訊或者電話,甚至,也不曾出現過。

羅櫻把便當放桌上,回答,“醫生說你太虛弱了,胎氣又不穩,得養好身體才能出院啊。”

薑笙冇說話。

羅櫻走到薑笙麵前,將她帶到床邊坐下,“嫂子,快過來吃點東西吧,涼了可就不好吃了。”

因為她這幾天胃口不是很好,吃什麼吐什麼,他父親心疼她,做的營養餐裡兩葷一素也基本都會有小米粥。

即便真的冇胃口,為了孩子她都會勉強的吃進去一些。

她抬起頭看她,“這幾天謝謝你,又照顧我,又幫我爸爸送餐的。”

“害,小事兒,嫂子你還用跟我客氣啊。”羅櫻不拘小節。

薑笙淡淡一笑,“以後,你可以不用再喊我嫂子了,還是叫我名字吧。”

羅櫻喊嫂子喊習慣了,不讓叫了,也是有點不習慣,左思右想,“那我以後就喊你笙笙姐吧。”

她笑:“你喜歡就好。”

待到中午,羅櫻回去後,她一個人到樓下花園裡坐著發呆,也曬曬溫煦的日光。

花園裡大多數都是住院的老人,鮮少有像她這樣的年輕人。

直到一道身影遮擋去了落在她身上的光線,她抬起頭,稍稍怔著,“顧先生?”

顧辰光笑了笑,“你氣色看起來好了許多。”

她頓著,隨即咧了咧嘴角,看似再笑,“是吧,在醫院養好,氣色當然也會好。”

溫煦陽光下,花園裡年輕的兩人頗為顯眼,在外人眼裡男人英俊謙和氣質不凡,而女人淡雅溫柔,郎才女貌好似一對。

一位同樣穿著病號服的白髮老太太經過時,還笑著問,“小夥子,這姑娘是你媳婦啊,生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