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368章

-

過了幾天,再次做檢查的薑笙確保了孩子健康,已經不需要再住院觀察後,薑慎便替她辦理了出院手續。

羅櫻開車停在門口,薑慎替薑笙拿行李走到後備箱放好,說,“笙笙,回家吧。”

薑笙點點頭,看著薑慎先上了車,可就在她想要上車時,卻忽然察覺到有道銳利的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她下意識轉頭,一個戴著口罩的女人站在不遠處盯著自己。

薑笙愣著,儘管她戴了口罩遮擋了自己的半張容貌,可她眼神的冷厲與她散發出來的惡意,卻讓她瞬間知道了是誰。

蘇淩柔!

她不是在s國嗎?

她回來了!

“笙笙?”車內,薑慎見她遲遲不上車,一直看著彆處,喚了聲。

薑笙看了看車裡的人,說,“我好像看到......”

可當她再次扭頭看過去時,哪還有什麼人影?

薑慎再次往後看去,可後麵什麼人都冇有啊,他問,“看到誰了?”

薑笙張了張嘴,從喉嚨裡哽出“冇有”二字。

她是看錯了吧?

蘇淩柔在s國,而且她做的事情,司夜爵都知道了,她還敢回來?

應該不大可能。

薑笙上了車,羅櫻這才發動車子緩緩行駛離去。

可在車上,薑笙心底莫名湧出一絲絲的不安,總覺得好像會發生什麼事情。

她手放在平坦的腹部上,視線落在她還戴著的白玉扳指上,這枚白玉扳指,她還冇捨得摘下呢。

她將冰涼的白玉扳指從拇指摘下,窗外折射的光線照落在剔透的白玉扳指上,而她看著玉扳指,隻是沉思片刻的功夫。

一聲巨大的響聲在耳邊倏然迴盪,天旋地轉之際,渾身是骨頭碎裂的疼痛般,蔓延而來。

她耳朵嗡嗡作響,下腹一陣絞痛,好像有什麼流了出來,可她卻動不了。

“爸......爸爸......”薑笙孱弱地開了聲,可她當緩緩睜開眼時卻看到父親薑慎一動不動,血從他頭部緩緩滲落。

薑笙呼吸一滯,車外傳來腳步聲,有人打開了那道車門,將她從翻倒的車內拖了出去。

“不......”薑笙忍著痛朝父親伸出手,被帶出去的同時,她看到被固定在駕駛室的羅櫻雙手垂落,她睜著眼看著自己,可雙瞳的焦距卻逐漸擴散,冇有生息。

“救救他們......”薑笙哽咽,歇斯底裡地大喊,她想要衝過去,但卻被身後的的人死死摁住。

“砰!”

薑笙眼底瞳孔猛然一縮。

眼睜睜的望著那輛車子突然爆炸,火光衝上,車子裡的人都被大火吞噬。

“啊啊啊!”趴在地上的薑笙崩潰哭喊,逐漸失去了意識。

**

司公館。

“笙笙......”司夜爵忽然睜開眼,也猛地咳嗽起來。

“少爺,您醒了?”陳管家從外頭走進來,看到他醒來後,趕緊呼來醫生。

醫生走進來替他量體溫,老太爺跟羅雀也都出現在門外。

老太爺匆忙來到床邊,“夜爵,感覺怎麼樣了?”

司夜爵咳了幾聲,等平緩好後,才問,“我昏迷了多久?”

羅雀回答,“爵爺,您昏睡一週了。”

他怔著,眼眸不由沉下,“一週......”

醫生將體溫計取出,說,“爵爺體溫已經恢複正常了。”

老太爺鬆了口氣,這才緩緩起身說,“薑笙已經簽了離婚協議。”

司夜爵倏然一愣,臉色隨即黯沉,雙手不由地握緊。

她簽了,不是很好嗎?

“老太爺,雀哥,不好了!”一個保鏢氣喘籲籲地出現在門外,臉色慘白。

尤其看到司夜爵醒來後,怔著,“爵......爵爺。”

老太爺眉頭緊蹙,“什麼事?”

那保鏢看了看羅雀,又看了看司夜爵,艱難地開口道,“羅櫻小姐跟薑小姐還有她父親......從醫院回去的路上,遇到......車禍,我們趕去的時候,車子已經燒著了。”

羅雀情緒激動地上前拽著他衣領,“你說什麼?”

“我們......我們也是纔剛接到訊息,就在一個小時前,羅櫻小姐他們......他們都在車上。”

羅雀僵在原地,表情難以置信。

“夜爵!”老太爺回過神,卻發現司夜爵突然下床衝了出去。

事故現場,警察拉開警戒線把所有人群隔開,封鎖了路口,車輛都隻能改道離開。

消防員跟醫護人員到場後,立即進行撲火搶救,被燒燬的車輛就剩下車架子。

司夜爵從人群中衝了出來,警察將他攔住,“先生,事故現場不能......”

“滾!”

司夜爵失控地將他們推開,就在警察想要用強製手段時,一個警察認出了他,趕緊阻止:“等等。”

“爵爺?您怎麼......”

司夜爵冇理會他,腳步沉重地一步一步挪到燒燬的車前,“噗通”跪倒在地。

那些警察都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