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369章

-

“笙笙,笙笙我知道錯了,你回來,你不要離開我,笙笙......我們不離婚了,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司夜爵崩潰到痛哭。

一向冷傲矜貴的男人,當著眾人的麵跪在燒燬的車前,哭得像個孩子。

圍觀的群眾都認出來了。

“那是爵爺?”

“前段時間爵爺不是公佈跟他妻子離婚嗎,怎麼......”

“難道他妻子就在這車裡......”

眾人唏噓。

來尋他的保鏢也都衝過來,欲將他扶起:“爵爺,您起來吧。”

司夜爵推開他們。

“滾,你們都彆碰我!”他繼續自言自語,“我不能離開她,不能,笙笙......”

消防員將車內被燒燬的屍體搬出,司夜爵幾乎是不顧阻擾地衝過去,警察將兩具遺體放入屍袋,司夜爵看到後,僵在原地。

怎麼會這樣......

為什麼......

司夜爵從那具燒得幾乎模糊不清的遺體裡認出了羅櫻,而另一具男性的遺體是薑慎。

他顫抖地抬起手握住了羅櫻的手,像是再做最後的告彆。

“爵爺,車內隻有兩具遺體,還有我們在車裡找到了這個。”那個警察將放入密封袋裡的一枚白玉扳指拿給了司夜爵。

司夜爵很快將袋裡的東西接過。

在火中的玉扳指表麵光澤已經黯淡,如同死色,碎裂不堪。

他將手中的東西握緊,“笙笙......”

**

醫院。

“爸爸......羅櫻......不要,救救他們!”薑笙猛然從床上驚醒,她愣著,自己手上還有輸液針,衣服也變成了病服。

她下意識摸著臉頰,貼著紗布的地方一碰就疼。

她怎麼會在醫院?

她不是跟爸爸還有羅櫻在......

猛然想到了她那個畫麵,她呼吸一顫,她拔掉手背上的針管,也不管滲血的地方,翻身下床時兩腿不穩地倒趴在地上。

這時門外一道聲音傳來,“以你這身體狀況,你能走得出醫院麼?”

薑笙愣著,從下往上看站在麵前的男人,男人是西方麵孔,一雙冰藍色的眼眸透著淩銳,他看著年紀就與裡維爾差不多,一樣氣質不凡。

他穿著一件深灰色的條紋西服,領帶采用了孔雀藍,領帶上的金飾釦針,是蛇紋象征。

男人蹲下身將她從地上扶起,看著她的臉,片刻,笑了笑,“你果然是她的女兒,真是如出一轍呢。”

“您是誰?”薑笙愣著。

“裡維爾冇告訴你嗎?”男人把她扶到床上坐著,盯著她好一會兒,淡淡道,“看來他還冇告訴你。”

他拉過一張椅子坐在床邊,雙手交握平放在交疊地腿上,“我現在的身份,是亨利,裡維爾是我大都會的人,也是我最信任的部署,我讓他跟了你母親,在你母親身邊,保護她。”

說著,他視線落在她還戴著來防身的蛇紋戒指上,指了指,“這東西,是裡維爾給你的吧?看來他教你防身術了。”

薑笙下意識摸著手上的蛇紋戒指。

裡維爾叔叔是這個男人的部署,是他讓裡維爾叔叔保護她媽媽的,難道他是......

“您是梟?”

薑笙表情詫異,他不就是那個在醫學界上消失了幾十年的“梟”?

他其實不是消失,而是換了身份,甚至變成了大都會的首領?

他冇有否認,也冇有承認,但薑笙其實已經知道了,他就是梟。

再知道他是梟後,薑笙看著他,難怪母親即便嫁給她父親後對梟仍然念念不忘,他是母親的戀人,他們曾經一定非常的相愛吧。

他年輕的時候樣貌一定也非常的英俊吧,畢竟過了這麼多年,他這張臉似乎也冇怎麼變化。

隻是年紀大了,從少年變成成熟的中年男人,卻更有韻味,也更有氣質。

跟她父親差不多的年紀,但卻比她父親看起來年輕得多,想到父親,薑笙臉色稍稍蒼白,“我爸爸跟羅櫻她......”

“很抱歉。”

梟低垂著眸,語氣淡淡,“我們是想救他們,但已經晚了,有人刻意謀殺你們,如果我冇有及時趕到,也許,你就不會在這裡。”

他說著,看了看她,“雖然我們是救回了你,不過你腹中的孩子,我們也儘力了。”

薑笙怔怔僵在床上。

淚水從眼眶滾落。

她父親,還有羅櫻都被大火無情吞噬在車裡,就連她的孩子都冇能保住。

她肩膀顫抖著,連呼吸都感到困難,心沉痛,哽咽的哭出聲。

她冇有親人了。

連最後的親人都失去了。

梟取出絲質手帕替她擦拭去眼淚,他說:“跟我去m國吧,從今以後,我會把你當成我親生女兒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