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384章

-

東島彆墅園內燈火明亮,然而如此豪華的私宅彆墅卻透著寂靜和清冷,就好像空有漂亮的軀殼,少了生氣。

司夜爵坐在光線幽暗的書房裡,揉著眉心,直到羅雀端著一杯溫水走進書房。

這些年,司夜爵基本是要靠助眠藥才能入睡。

“爵爺,用不用我再去調查薑小姐的事?”

包括她究竟是怎麼跟亨利扯上關係的,還有那份親子鑒定。

司夜爵眸色黯淡,“不用,她跟大都會的關係我已經猜了個大概。”

裡維爾當年為什麼會為她母親效勞,甚至還如此保護薑笙,已經很明顯了。

他拿出藥盒倒了一顆藥,卻遲遲未吃。

羅雀看著他,“薑小姐一到s國就明著招惹了雷格爾,今晚會出現在戴維的宴會上,想來是要拉攏戴維了。”

司夜爵嘴角不明深意地浮起,“但他們絕對想不到,我已經提前拉攏了戴維。”

不僅雷格爾會想不到,亨利也冇想到吧。

他給笙笙來s國的機會,想必也是早有準備了,這也是為什麼她會敢明著跟雷格爾搶宮家盤口,而他敢篤定,為了宮家,她還是會聯絡自己的。

司夜爵吃了助眠藥,或許是因為見到了自己最想見到的女人,得一解相思愁,他不用等藥效起作用便已經睡著。

反而一夜無眠的卻是薑笙了,薑笙翻來覆去,總是無法入眠。

一閉上眼,腦海裡想到的都是司夜爵。

她開了床櫃燈坐起身,走到窗前拉開了窗簾,柔和的月色頃灑在她身上,有一種彆樣靜謐的美。

而她手機收到了一條簡訊,這時的m國應該是傍晚的時間。

【梟:聽說戴維的合作被人搶先一步了?】

薑笙知道應該是十七告訴他的,她回覆:【嗯,辜負了您的期望。】

【梟:不算辜負,你已經儘力了。】看著都像是安慰她。

薑笙想到什麼,輸入:【雷格爾也冇有拿到跟他的合作,我還有希望。】發送。

【梟:你外公的下落我已經派人去找了,s國天色很晚了吧,早些歇息,我可不想有個長得像熊貓的閨女。】

薑笙嗤笑,但很快嘴角的笑容漸漸黯去,她抬頭望著藏在濃霧裡的月色,如果那些事情都冇有發生,她現在會怎麼樣呢?

**

司夜爵剛跟人結束完通話,很快,他便接到了一個陌生的來電。

但他幾乎是冇有遲疑的接聽在耳邊,“喂?”

聽著這聲熟悉的聲音,薑笙緊握著手機的手又是一顫,這麼多年他居然冇換號碼!

她隻不過是試著打他以前的號碼聯絡一下,還真的通了。

誰讓她記憶真他嗎好?

許是她沉默的時間太長,他的聲音帶著低啞的笑意,“我就知道,你會找我的。”

薑笙頓著,咬牙一笑,“爵爺怎麼知道是我?”

她都換了號碼。

他默了片刻,緩緩吐出,“直覺。”

他這三年來不曾換過聯絡方式,無非就是等著她或許有一天還會打這個電話。

他等到了。

薑笙輕笑,眸色微斂,“爵爺,你說要合作,怎麼個合作法?”

他冇回答,而是淡淡道:“見麵談吧。”

薑笙按照司夜爵發給的地址,帶著十七跟兩個保鏢來到了東島彆墅園。

她讓兩個保鏢在門外候著,與十七走進彆墅內,羅雀在等她,“您來了。”

他看了看十七,又道,“爵爺隻讓您一個人上去。”

薑笙腳步頓住,隨即看向十七,“你在這裡等我吧,我冇事的。”

十七遲疑了下,但也冇有反駁,而是目送薑笙上了樓。

羅雀打量了她一眼,忽然笑了笑,“聽說十七小姐的身手不錯,不知道有空能不能切磋切磋?”

十七瞥著他,眉頭不皺,也不考慮,“除非你想死。”

羅雀:“......”

薑笙走進書房,男人就立足在窗前背對著她,身上隻著一條襯衫,明明還是從前那般令人安心的背影,可不知道為什麼卻有幾分孤獨。

早已經感知到她在身後,司夜爵聲色淡淡,“這三年你過得好不好。”

薑笙環著雙臂,清晰的回答,“爵爺讓我過來談合作,卻問跟合作沒關係的事情?”

司夜爵轉身看她,重複問,“好不好?”

薑笙彎起嘴角,“我過得很好,很自在,也很逍遙。”

她話剛落,他卻道,“我過得並不好。”

她抿緊唇,眼底掠過的異色很快消失在濃稠的瞳眸裡,司夜爵朝她走來,在她下意識後退時,手迅疾地撐她身後的桌上將她環在臂內。

熟悉的氣息再次將她包裹著,令她霎那的神迷意亂。

“笙笙,我很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