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385章

-

薑笙眼睫輕顫,耳邊重複迴盪著他的話語。

笙笙,我很想你。

想她?

當初執意推開她的人,難道不是他?

薑笙臉上稍顯一抹冷意,麵無表情的看著他,垂放在身側的手不由緊握,“司夜爵,你有資格說這些話麼?”

司夜爵緘默,躍然於他眸底的黯色逐漸濃稠。

薑笙毫不避諱地直視著他,“三年前,是你推開我要跟我離婚的,難道現在你後悔了,我還得吃回頭草?”

他斂住了眸底隱晦的情緒,卻是笑了,“你不用吃回頭草。”

薑笙疑惑之際,他眼神凝住他,“我們,還是夫妻關係。”

看見她眼底稍有的訝色,司夜爵抬手扶在她臉頰上,“笙笙,我們冇有離婚。”

“什麼意思?”薑笙指尖微微縮緊。

他淺淺一笑,“離婚協議,我沒簽。”

他,沒簽。

薑笙腦袋嗡的一片空白,他怎麼會沒簽呢?

要離婚的不是他麼?

都讓羅雀過來給她簽字了,他沒簽?

可沒簽又如何?

他當年的無動於衷,不聞不問,如果冇有那天卑微雨中祈求著他出現,她就不會暈倒,而她父親,羅櫻,她腹中的孩子也不會遇到那樣的事情。

薑笙漠然將他推開,“分居三年,我們的婚姻也算是主動解除了。”

“我不同意,就解除不了。”他拽住她手腕。

薑笙甩開他,“司夜爵,你就是在犯賤!”

“是,我就是犯賤。”

他承認。

薑笙愣著,他冇有放開她,“笙笙,知道我這三年為什麼冇有去m國找你麼?”

她不說話。

他說,“因為我不敢。”

薑笙眼神倏然恍惚,手腕上的溫度讓她無從抗拒。

司夜爵笑了,笑容有幾分落寞,壓低聲嗓,“我怕見到你我會控製不住,就像昨晚我還是見到了你。”

他逼近她,讓她無路可退,“笙笙,如果你冇出現,我會控製住自己不去想你,可你終究還是出現了。”

三年來的隱忍,剋製,不過是逼自己不要去想,可他騙過了所有人,卻騙不過自己。

薑笙緊握的手微微鬆放,覆下的長睫蓋住了她眼底裡一絲絲的情緒,良久,她抽回手,“我們還是先談合作的事情吧。”

司夜爵垂眸啞笑,走到桌前拿起了一份資料,“這是候選人名單,戴維給我的。”

薑笙怔著,“他怎麼會給你這個?”

或許是隻有談正事,她還會像以前,儘管如此,他已經很滿足了。

他邁步停在她身前,把資料遞給她,“因為他擔心的事情,也是我們所擔心的事。”

薑笙接過資料檢視,列表上十幾個名單,戴維就在內。

“戴維先生是zt候選人?”她很驚訝,他不是剛接手as集團嗎?

司夜爵點頭,“我想戴維的背景亨利應該都告訴你了,戴維家庭從政,他的爺爺是前兩屆的zt,上任不到三年突發意外。”

薑笙看著他,對待公事,他投入狀態很快,一如既往的沉靜內斂,“戴維知道他爺爺的死因不簡單,所以這些年他一直偽裝成一個桀驁不馴隻知道投資商業的gua

二代。”

司夜爵抬眸見她瞧著自己走神,故意不經意地湊近她,“有問題麼?”

瞳孔那張放大的臉讓她倏然回過神,移開視線,索性臨危不亂道,“所以這就是為什麼戴維跟你合作的原因?”

司夜爵眯目一笑,“是。”

她耳朵紅了呢。

還是跟以前那樣,說她變了倒也冇多少變化,隻是,變得比以前更有韻味,成美了。

薑笙知道他在盯著自己瞧,平複了內心的雜亂,咳了聲,“那你為什麼還要我跟你合作?”

司夜爵跟戴維兩人早就串通到了一起,不管是她還是雷格爾,都不可能拿得到跟戴維的合作。

司夜爵凝著她,溫聲道,“因為我無法出麵,有些事情還得靠笙笙。”

“你靠戴維不就得了?”

“戴維的身份不方便,而你是艾莉斯。”司夜爵好似故意的,若有似乎地“親近她”,薑笙僵著身子,連連頭都不敢抬。

她挪開腳步欲要走開,身後一雙手將她抱入懷中,一個旋身之際跌坐在那熟悉的懷抱裡,她掙紮了下,“司夜爵,你給我放手!”

“笙笙,彆動了。”司夜爵埋入她肩頭,語氣帶著無可奈何,隻將她箍緊在懷。

而薑笙感覺到什麼,忽然就不動了。

她咬牙切齒,“爵爺這是什麼意思,借談合作的事情對我耍流、氓?彆忘了你的人都不是十七的對手,你信不信我......”

“你不會。”司夜爵下巴抵在她肩頭,好似耳鬢廝磨,“你不會讓她傷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