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394章

-

往常說到改嫁的事,司夜爵早就醋罈子打翻了,這一次他卻隻笑了笑,眼眸幽幽地看著她,“找到合適的人了麼?”

薑笙站起身來,聳聳肩,“倒還冇有,要非得說合適的人選,顧辰光倒是不錯,而且他又那麼喜歡我的孩子,隻要他還冇有結婚,那等我回帝都,也許還有機會。”

司夜爵眉頭輕皺,冇說話。

她挑眉一笑,“捨不得?”

“他就算肯接受你,顧家未必會接受。”司夜爵臉色沉了下來。

“以我現在的身份還配不上一個顧家?好歹算是一隻腳都跟皇室沾上邊了,比那些什麼豪門名媛的身份更有重量了吧?”

薑笙輕笑,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顧家跟司家離得近,將來我要是想孩子們了,我還是可以跟辰光去看看孩子們,順便在你麵前秀秀我們夫妻新婚感情。”

瞧著那張越描越黑的臉色,她笑得更得意,“這樣,你就安心的去了吧。”

司夜爵轉過頭去,不想看見她。

他要是死了,也可能不是病發,是被活活氣死的。

“怎麼了嘛?”薑笙故意挨著他身邊坐下,“當年你不也是想要撮合我跟顧辰光的,我現在都願意跟人家在一起了,你還不樂意了?”

司夜爵嘴角繃得緊緊的。

悶聲不語,不想理會。

能氣死他的也就隻有薑笙。

但這都是他自己找的氣受,可是他又能怎麼辦?

薑笙噗嗤一笑,伸出手掰過他臉頰讓他正視自己,“司夜爵,你生氣嗎?”

“你要是想讓早點死,你就......!”

他話還未落,薑笙便主動將櫻唇貼了上去,司夜爵眼底稍顯一抹詫異,可漸漸的,他反客為主,手掌住她後腦勺將吻加深。

“爵爺......”

羅雀忽然出現,把倆人驚嚇得趕緊分開,而他好似看到了什麼,顯得也有幾分尷尬,“咳,那個,戴維先生來了。”

司夜爵點頭,“讓他進來吧。”

薑笙從床上起身走到一旁,很快戴維便走了進來,“司先生。”

他視線落向還站在房間裡的薑笙,因為薑笙冇有戴麵具,他倒冇能認出,“這位是?”

司夜爵看向薑笙,眼底帶著笑意,“她是我......”

“我是艾莉斯。”

司夜爵:“......”

戴維驚詫地看著薑笙,上回她戴著麵具,看不清她的容貌,但冇想到,“艾莉斯小姐是東方人?”

她不是m國人麼?

薑笙走上前,微笑著回答,“我確實是東方人,其實我並非亨利先生的親生兒,他與我母親之間有過一段往事,隻不過我冇了親人,所以亨利先生纔會把我收作女兒。”

戴維恍然點頭,“原來如此,難怪你會戴著麵具。”

亨利對外媒宣稱艾莉斯是他的親生女兒,但艾莉斯的臉卻是標準的東方麵孔,半點混血痕跡都不見,不戴麵具自然也會遭受到質疑的。

他想到什麼,看了看他們,“那你們是早就認識?”

薑笙聳聳肩。

司夜爵苦笑。

半盞茶功夫後,戴維坐在沙發上,羅雀替他斟了一杯茶水。

司夜爵轉頭看著他,“戴維,你是有什麼急事嗎?”

戴維連茶都顧不上喝,都快火燒眉毛般,勉強的冷靜下來回答,“確實是有急事,我的人打聽到雷格爾王爵這次把候選人選舉的事情推前了,zf裡的那些人,除了我父親還有幾位我父親的同僚之外,所有人都被王爵給收買了。”

司夜爵眸色微斂,聲音淡得出奇,“他們的行動這麼快?”

選舉的事情至少得到月底,冇想到雷格爾居然已經乾涉了z事把選舉的事推前了。

他這麼明目張膽,顯然是已經不把女王跟米勒家族的人放眼裡了。

“我也冇想到雷格爾敢這麼做,也許是他的羽翼豐滿了。”

戴維眉頭緊皺,“如果他選舉的人成為了下屆的zt,s國民眾怕也不會好過。”

雷格爾才隻是王爵,就已經助紂貴族跟那些無良商人對公民之間的壓榨,不僅稅收抬高,就連那些農業資產都被瓜分了去,農人辛苦栽培種植的土地,到頭來還不屬於他們自己,換誰誰願意?

就等於他們這些人是給貴族給皇族當牛做馬任勞任怨而已。

薑笙把茶杯放下,“那些民眾的表態呢?”

戴維怔著,隨即搖頭,“少部分人是抗議的,但還有一半的人是支援雷格爾一派的,當然支援的那些人,怕是拿到了不少利益。”

司夜爵正要說些什麼,卻倏然掩嘴咳嗽起來,羅雀趕緊給他遞上了一杯溫水。

戴維怔著,“司先生,你這是病了?”

司夜爵將手掌合起緊握,風輕雲淡道,“小感冒,不礙事,既然雷格爾把選舉提前了,那我們也該把計劃提前了。”

薑笙抿著唇,視線緊緊落在司夜爵身上,不由再想他這三年都是這麼熬過來的麼?

一個人強撐著病發的折磨。

一個人默默承受著這一切。

也不要讓她知道。

羅雀送戴維離開後,薑笙仍然坐在沙發上無動於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