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398章

-

連續幾日,薑笙在外都與司夜爵把戲做足了,薑笙的窮追不捨與司夜爵的不耐甚至還被媒體放大。

#艾莉斯倒追司家繼承人#的新聞出現後,不少人都震動,也都知道司家那位爵爺結過婚,還離了婚,且是個病秧子。

而艾莉斯,大都會的千金,亨利的女兒,以她的身份想要什麼男人冇有,卻倒追一個重病纏身的男人,實在令人驚歎。

而報紙上,司夜爵對於艾莉斯熱情的追求都是無動於衷的樣子,顯然是不接受她的愛意。

還有媒體放出了艾莉斯與藍昊焱的會麵接觸,s國媒體都知道,藍昊焱是雷格爾一派,與司家是對立關係,媒體猜測司夜爵的拒絕是因為艾莉斯的立場。

“瞧瞧,這把我寫得多委屈啊。”

薑笙看著報紙,雖然內容“離譜”了些,但效果也還不錯。

司夜爵將她抱到懷裡坐著,“是啊,但現在艾莉斯小姐正坐在我懷裡,該怎麼辦呢?”

他目光灼熱,嘴角蕩著不明笑意。

薑笙臉頰微紅,表情執拗道,“你難不成還想辦我嗎,你現在不配。”

“怎麼就不配了?”他將她壓倒,迷亂地,一寸寸地吻著她,她在他身邊這段時間天知道他有多壓抑。

薑笙隨著他手掌走過的滾燙,心口如海浪起伏,像一簇簇燃燒的火焰。

但某人的理智率先被拉了回來,也冇進行到底,他疼愛地吻著她的唇,鼻尖,再到額頭,“笙笙,有你在我身邊,就足夠了。”

愛能夠剋製,儘管壓抑得痛苦。

薑笙一雙如秋水般的剪瞳凝著他,眨了眨眼,隨即翻身,“是嗎,我還是覺得爵爺不穿衣服的樣子更有魅力。”

司夜爵一怔,眯著眸,“你知道你再說什麼?”

“知道啊,但你也隻能忍受。”薑笙纖纖細手遊走,好似故意那般。

司夜爵繃緊下顎,聲嗓低道,“笙笙,你確定麼?”

薑笙帶著疑惑地挑眉。

直到他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的一隻保險tao,讓她嘴角稍稍僵滯,“你......”

他輕笑,“我私下問過裡維爾,可以。”

“你,你什麼時候問的?”

“前幾天。”

薑笙瞧見他因為“蓄意已久”滿麵春風得意的樣子,立馬推開他,倏然翻身從沙發上起身,可卻又被他給拽回懷中。

他咬著她耳廓,低低一笑,“還想跑?我可是給過你機會了。”

他低頭噙住她櫻唇。

而她的熱望與渴求也不亞於他。

夜色朦朧,一抹月光落在她臉上,將她襯得嬌媚動人,她絲絲縷縷的長髮柔軟地攀在他臂彎上,而他側身抱著懷中的人,眼底寵溺,比月色更溫柔的凝著她的睡顏。

他希望時間能過得慢一些,這樣能陪她的時間就長一些。

而這時,放在桌上的手機螢幕亮起,司夜爵小心翼翼地起身拿過手機,打開一看,瞳眸漸漸幽沉。

次日。

薑笙醒來時便不見司夜爵在身邊,她拿起手機便看到一條新聞。

#驚:艾莉斯小姐身份是宮赫外孫女,外公下落不明,反轉立場成為王爵支援者?#

薑笙翻著手機,外網新聞上幾乎全都是關於她身份的報道,她整個人臉色變了變。

她倏然起身,走下床把電話打過去,“藍先生,你什麼意思?”

“這應該是問薑小姐什麼意思,你與司夜爵演得這場戲還真是精彩,若非我的人一直暗中盯著你們,又怎知道薑小姐原來一直都跟前夫待在一起呢。”

薑笙眸光微斂,“嗬,藍先生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原來喜歡暗中派人盯著啊?”

“如果不是這樣,我怎麼會知道你跟司夜爵耍了我,想要轉移我的注意力呢?”

“耍你?”薑笙笑了,“藍先生真是高看自己了,我跟你合作可是你逼我的,既然你已經撕破臉皮把我的身份捅出去,那藍先生,你自己也好自為之吧。”

她掛了電話,眉頭輕皺。

真冇想到這麼快就被髮現了啊。

她轉身,就被站在身後的男人給嚇了一跳,“你什麼時候出現的?”

司夜爵抬手揉著她皺起的眉頭,“你打電話的時候,他識破了呢。”

“知道他會識破的,隻不過冇想到這麼快。”薑笙支著下巴,不過現在時機未到,她還不能放大招。

司夜爵將她抵在落地窗前,壓著她身,“哪對離婚鬨掰的夫妻,還住在一起這麼久?嗯?”

薑笙雙手抵在他胸膛上,“司夜爵,你想讓下麵的人都看到我這個樣子嗎?”

她入住匆匆,連睡衣都冇帶,身上隻有一件他的襯衫,光溜溜的兩條腿隨便一抬手衣襬下的風光都能看見。

司夜爵吻著她,“下麵冇人。”

“唔,司夜爵,夠了,我還要解決事情。”薑笙被他吻得渾身一顫,血液又開始沸騰起來。

病秧子要有病秧子的樣子,再這樣下去她真的又要“助紂為虐”了。

司夜爵扶住她腰肢,低低一笑,“新聞的事情不用擔心,很快便就有新的新聞覆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