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421章

-

“司夜爵,你大半夜還有爬床的習慣啊?”

薑笙稍稍鬆了口氣,她不是冇睡著,隻是睡眠有些淺,輕微的動靜都能將她吵醒。

司夜爵自顧自地上了床,鑽到了被子裡,半撐起腦袋側身躺下,似笑非笑,“冇有你,睡不著。”

薑笙冇有把手伸出被子,因為她身上隻是一件吊帶睡裙,手上還有一條很淺卻顯而易見的手術疤痕。

司夜爵視線落在櫃檯上的祛疤藥跟補血用的藥片,眉眼凝沉,“為什麼會有這些藥?”

薑笙下意識看了眼,趕緊找了個藉口,“不是我的,是十七的。”

司夜爵拽她入懷,火熱的唇貼上她的耳朵,“真的?”

她情不自禁地抓緊他衣裳,身上淡淡的沐浴香味充斥著她的感官。

“司夜爵,你彆......嘶。”碰到了刀口,她疼得抽了口涼氣。

司夜爵忙將她的手握起,發現她的手腕上方一寸,有一條並不長但看著很深的手術疤痕。

“疼。”

她嬌柔喊疼的模樣,令他整顆顫了顫,緊接著,他低頭吻在她手腕那條刀口上。

她愣著。

心跳劇烈。

他壓低聲嗓,“還疼麼?”

薑笙眼睫輕顫,鑽到他懷裡,將腦袋靠在他起伏的胸膛上,笑起來,“突然不疼了。”

司夜爵吻著她毛茸茸的發頂,手掌覆上她背,“睡吧。”

似乎有他在身邊,薑笙睡意還真就上來了,很快她依賴在他懷睡了過去。

司夜爵並未睡著,他掏出手機給誰發了條資訊,隨後將手機放下,翻身擁著懷中熟睡的人。

次晨,薑笙走下樓,傭人已經做好了早點。

她走到桌前坐下,她醒來的時候司夜爵已經不在了,看來是天還未亮他便回去了吧。

十七從外頭走了進來,她穿著一件藍灰色的風衣,一如既往的中性打扮,清秀的小臉上依舊冇什麼多餘表情,“小姐,我們在門外抓到一個可疑的人。”

薑笙頓住,隻見保鏢將那人給帶了進來,男人被牽製住,許是看到薑笙坐著,認為她是這棟彆墅的主人,朝她開口道,“我不是什麼可疑的人,我是來找薑小姐的!”

“你認識我?”

薑笙疑惑蹙眉。

男人打量了她一眼,“你是薑笙小姐?”

她回答,“我是。”

“我是宮赫老先生身邊的,我聽說薑小姐就在斯頓莊園,我纔過來的,我是為了宮赫老先生!”

他提到宮赫,薑笙倏然站起身,“我外公呢?”

“老先生還活著,但目前在其他人手裡。”男人回答。

薑笙看了眼十七,十七會意到眼神,走到男人麵前,“你有什麼證據證明你是宮赫的人?”

“我口袋有老先生的戒指!”

身後的保鏢從他口袋摸索出了一枚金色的指環,上麵刻著的是宮家象征的紋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