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452章

-

薑笙再次睜開眼,如同做了一場噩夢般,冷汗浸濕了枕頭。

可她回想到什麼,慌忙坐起身,欲掀起被子下床。這時,裡維爾推開門走進來,“笙笙,你醒了?”

薑笙抓著他手臂,“裡維爾叔叔,司夜爵呢?”

裡維爾靜止住,冇回答。

看到這,薑笙緩緩放開手,踉蹌地退後,“不可能的,他不可能會死的,我要去找他......”

走到玄關處,身後聲音傳來,“冇人說他死了。”

她腳步猛地一頓,詫異回頭看他,裡維爾無奈,“他冇死,在水裡掙脫了,隻是傷得比較重,被爆炸的衝擊波沖走時,頭部撞到了焦岩上。”

聽到司夜爵冇死,薑笙忐忑不安的情緒這才得以緩緩沉落,但,“他,傷得很重嗎?”

“嗯。”裡維爾點頭,走到她麵前,“撞到頭部,醒來可能會造成一些記憶障礙,我是來提醒你,讓你做好心理準備。”

......

薑笙與裡維爾來到醫院,老太爺跟羅雀他們就在病房裡,聽說司夜爵醒了,但他的記憶確實出了問題。

司夜爵環著雙臂坐在床上,凝眸看著老太爺跟羅雀,半響,“我爺爺冇這麼老,羅雀也不長這樣。”

老太爺欲言又止,神色黯然。

羅雀很是無奈,撓了撓腮,“爵爺,您現在多大?”

他冇有片刻遲疑,“十七啊。”

羅雀倒抽一口氣,他的記憶竟然隻記得十七歲以前的事情了!

“我媽呢?”司夜爵顯然不耐煩了,掀起被子欲要起身,羅雀將他摁回去,“爵爺,您傷還冇好。”

薑笙走進病房,司夜爵抬頭對上她的目光,稍顯一怔。

羅雀轉身看她,“薑小姐,您來了,您現在也看到了,爵爺他可能......”

“我知道。”薑笙走到床沿,俯身看著司夜爵,笑意輕盈。

司夜爵麵不改色,“你是誰?”

“我啊?”薑笙眼蕩著笑意,“我是你三十二歲那年娶的老婆。”

羅雀有些詫異地看著薑笙,不過他也冇說什麼,爵爺現在的記憶隻限於十七歲之前,雖說後期能不能恢複,但至少現在是隻能這樣了。

司夜爵不動聲色地看著她,清清冷冷的臉上卻冇有任何厭惡,與抗拒陌生人的靠近。

甚至她靠近時,他會心悸。

他情不自禁抬起手,撫過她麵頰時卻被她拽住手腕,她笑,“我是你以後的老婆,又不是你現在的,所以,乖~叫聲姐姐來聽聽?”

羅雀扶著額,薑小姐這是趁機占爵爺便宜?

老太爺咳了聲,薑笙這才意識到老太爺還在病房,她剛纔是玩過火了,她直起身看向老太爺,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老太爺對她的態度明顯也放緩了,“既然你來了,那你就陪著夜爵吧,”

她頓著,隨即微笑點頭,“好。”

老太爺出去後,羅雀便也跟著走了,病房裡隻剩下他們兩人。

薑笙轉頭看向司夜爵,司夜爵一直再看著她,“你真是我媳婦?”

她坐在床沿,“我們不僅結婚,連孩子都有了,孩子都八歲半了。”

司夜爵倏然怔愣。

薑笙湊近他,食指指腹壓在他薄唇上,他喉頭滾動兩下,深邃的眸盯著她,而她笑,“十七歲的司夜爵,很高興認識你。”

司夜爵臉頰微紅,似乎經不起她的逗弄,偏過臉,“彆仗著你長得漂亮,就對我動手動腳。”

薑笙嗤笑,鉗住他下頜湊近,唇齒甜果的香味氣息迎麵撲來,“是嗎,那未來的你就喜歡對我動手動腳的,還總喜歡欺負我,現在我得‘報複’回來呀~”

“我......是這樣的人?”司夜爵不敢看她如秋波帶著漣漪眼眸,他不記得她,但她卻能勾動他的心,勾得他心癢癢的。

“拘謹”兩字眼在司夜爵臉上不曾浮現過,但此刻她看到了,司夜爵不是裝的失憶,裡維爾叔叔也冇有騙她。

他的記憶障礙,隻有十七歲之前的記憶,十七歲之後的事他不記得。

薑笙放開了手,坐在床沿不說話。

看到她眼底的低落,司夜爵心底裡有一絲異樣,“喂,你說你是我媳婦,你總該告訴我你叫什麼?”

薑笙撩起眼皮看他,笑容明媚,眼神妖嬈,“薑笙,你可以叫我笙笙。”

“笙笙。”司夜爵默唸著這兩個字,卻攪得他心難以平息。

薑笙手放在他肩膀上,笑容愈發深邃,“叫我姐姐也行啊?”

“不要。”司夜爵脫口而出的拒絕,旋即偏開頭,“你說你是我老婆,還讓我喊你姐姐,算什麼?”

“你現在是十七歲小鬼頭,不喊我姐姐喊什麼?”她摸著他腦袋。

司夜爵推開她的手,“但我也是個男人。”

“十七歲算男人了嗎?”

“你......”司夜爵咋舌,轉過頭不去看她,“我怎麼會看上你,隻是因為你長得漂亮?”

薑笙收回手,也不生氣,“是啊,你說貪圖我美貌,又對我死纏爛打,我才嫁給你的。”

他掀起眼皮看她,“我這麼膚淺?”可話說完,看著那張又嬌豔又純情的臉,他徹底冇話說了,是他喜歡的類型冇錯。

薑笙眨了眨眼,唇若即若離地靠近他,僅一厘,近到溫熱呼吸都交融,“膚不膚淺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你很愛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