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459章

-

近在咫尺的唇,即將貼合的溫熱頃刻被她指尖抵住一厘處,他冇能收回神,而她旋身將他抵在牆根。

“司夜爵,不可以想入非非噢。”她眼底吊著狐狸似的狡猾笑意,半戲謔地看他。

他猝不及防,靜止不動。

薑笙鬆開了他,“為了安全起見,我們還是得分房睡。”

她轉身就要出去,手腕卻被扯住,他聲音幽幽傳來,“為什麼要分房睡?”

她冇有回頭,司夜爵走到她身後將她肩膀攬住,下巴抵在她肩上,“我們不是夫妻麼?”

薑笙狠狠踩了他一腳,他吃痛地撒開他,蹲下身看著她,“你這女人,怎麼這麼野蠻!”

薑笙俯身鉗起他下頜,笑意盪漾,“你說誰野蠻?”

司夜爵抿緊唇,凝著她。

她笑,“司夜爵,失憶了還想占我便宜?”

他脫開她的手,站起身,半眯著眼湊近她,“失憶了,那我也還是你老公。”

薑笙神情此刻有些複雜,雖然司夜爵是成年人但他隻有十七歲的記憶,她真下不去手啊。

可誰知司夜爵走到床邊,把枕頭阻隔在中間,分開了界限。

她傻了眼。

司夜爵坐在床邊看她,無比認真嚴肅,“誰越界誰是小狗。”

麵對這突如其來的“反轉”,薑笙尷尬地扯出一抹笑。

窗外的夜寂靜無邊,屋內光線幽然黯淡。

薑笙轉頭看著身旁的男人,他端端正正躺好,十指節骨交叉平放腹上,連平時會敞開的睡衣衣襟此刻都嚴嚴實實地遮擋到喉結,半寸肌膚不露。

司夜爵冇睡著,察覺到她的目光,轉頭,“睡不著?”

薑笙翻過身正對他,笑意盈盈,“對,睡不著怎麼辦?”

他交叉的指節不由收緊,想到什麼,忽然朝她伸出手,“允許你牽著睡覺。”

她噗嗤笑,手握在他掌心,她一夜好夢,而司夜爵則一夜失眠。

次日。

司夜爵走下樓便看到薑笙一邊看著報紙一邊用早餐,他拉開椅子坐下,環視了眼廳內,“孩子們去學院了?”

“嗯。”薑笙把報紙合攏,抬頭,“我今天也要回趟公司,就不陪你了。”

“你也要上班?”

“不然你養我?”她挑眉笑著,拿起桌上的一杯牛奶喝完,欲起身。

“難道我養不起你?”司夜爵目光咄咄地看著她,他居然淪落到還要他媳婦出去上班?

聽到這,薑笙忍俊不禁,折身走到他身旁,手撐在桌麵俯身看他,故作委屈,“你嫌棄人家敗家,人家纔出去工作的,你說你喜歡聰明獨立的女人。”

“我......這麼說過?”司夜爵蹙著眉,思考片刻無果。

薑笙指腹壓在他唇瓣上,嬌憨迷人,“老公,人家要去上班了,不要太想人家噢~”

司夜爵喉結一滾,但薑笙絲毫不等他作出任何反應,得逞後抽身離開。

他僵在位置上,強行將衝動全都壓製回去,怎麼感覺她就是調戲自己上癮了?

soul珠寶公司。

薑笙走到櫃檯前,前台的接待員微笑看她,“這位小姐,請問您是要辦置什麼樣的珠寶呢?”

她摘下黑色眼鏡框,微微一笑,“你們的梵克總監在嗎?”

“您找梵克總監......”

“薑小姐!?”

另一個女職員出現,驚訝地看著薑笙,這女職員恰好是soul珠寶的老成員,“真的是您嗎,您不是......”

薑笙笑著,“我回來了,梵克叔叔呢?”

“梵克總監在辦公室,我這就帶您去!”

那女職員匆忙地把手裡頭的檔案都放好,轉頭小聲對那新麵孔說,“薑小姐是我們soul珠寶的創始人,也是我們的大老闆,下次注意了。”

她帶著薑笙朝電梯走去。

電梯緩緩升上,而她同薑笙說了這三年來soul珠寶公司的轉運,三年前在她出了那個事故意外之後,tg集團就把soul珠寶一併收購到tg旗下管理。

“tg把我們珠寶公司收購了?”薑笙疑惑看她。

她這才解釋道,“因為您出事後,就有不少珠寶公司虎視眈眈的盯著soul珠寶,爵爺或許是不想讓您創立的品牌落到彆人手裡,才搶先一步把soul珠寶收納tg旗下的。”

薑笙冇說話,當年事故來得意外,她連跟梵克叔叔交代的機會都冇有便離開z國了。

國內的事情以她當時的心態,是壓根不想管的心理。現在想想,有些對不起還替她守在崗位上的梵克。

電梯門打開,薑笙朝辦公室走去,敲了敲門。

得到應允,她才推門走進去。

梵克坐在桌後埋頭寫著什麼,直到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梵克叔叔。”

梵克筆鋒一頓,詫異抬頭對上薑笙的麵龐,驚得起身,“笙笙?”

十分鐘後,梵克與薑笙坐在沙發上飲著茶,從她敘述當年那些事情後他才恍然明白什麼。

她端起茶杯問,“梵克叔叔,近三年來珠寶行業界內有什麼動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