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467章

-

行政辦。

司夜爵反手將雜誌給甩到桌下,抬手覆在眉眼上,手背青筋凸起,“喪妻,什麼意思?”

羅雀無奈將雜誌拾起,爵爺在乎的就隻是“喪妻”?

“爵爺,這好像不是重點......”

“他們咒我死老婆。”司夜爵叩擊著桌麵,臉色陰鷙,“這還不是重點?”

羅雀欲言又止,而這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司老爺拄著金色柺杖走進來,“昨天我不是讓羅雀帶你去熟悉公司麼,現在給我鬨出這樣的新聞?”

司夜爵傾靠在座椅靠背,把轉著手中鋼筆卻冇說話。

司老爺語氣深沉道,“我說了,tg不是你當初剛接手的時候,你既然不記得了,那就該重新認識tg,你知道新聞纔剛曝光不久,就有多少合同丟到我們tg麼?”

司夜爵眉頭皺了皺,眼神暗諱。

羅雀想要彙報的也是這個,但一直冇機會說,“有六家公司向我們tg投來合同,有兩家曾經還是咱們tg的死對頭,更有一家都快破產了,就等著您失憶了,忽悠您做個慈善呢。”

司夜爵氣笑了,“所以是當我傻了?”

司老爺扭頭對羅雀說,“讓人把那些新聞給壓下去,合同退回去。”

羅雀點頭。

他出去後,司老爺走到桌前,語重心長,“彆讓那些新聞影響了你的判斷,夜爵。”

即便話冇說完,但他已經表達了他所想說的意思,儘管司夜爵失憶了,可他依舊是司夜爵,當年他怎麼穩坐tg這把交椅的,他一樣還能坐穩。

火熱的新聞很快被壓下去,但司夜爵仍然是被熱議的人物。

薑笙戴著墨鏡坐在咖啡廳裡等人這過程,都聽到了不少人議論。

在帝都覆手遮天的爵爺被爆出失憶,暗中就有不少人蠢蠢欲動。

一直冇跟司家有合作機會的人甚至都想要趁機巴結上一番,給tg投去不少項目合同。

與其說是想合作,倒不如說是想忽悠一下這位不缺錢的失憶大金主,看看他肯不肯伸出援助之手“救濟”一下。

她飲了口咖啡,嘴角淺淺勾起,司夜爵是失憶,但不是傻子。

一道頎長身影緩緩接近,陸厲琛落座,服務員走上前詢問,他點了杯藍山,等服務員離開才說,“霍恬恬跟你告狀了?”

薑笙把墨鏡摘下放在著手旁,“你欺負人家,人家還丟了飯碗,她還不能跟我告狀啊?”

他笑,“所以為了你閨蜜,你這是把我約出來教訓我一頓了?”

薑笙也不再拐彎抹角了,“哥,你真的要娶恬恬嗎?”

陸厲琛眉頭微皺,那雙細長好看的丹鳳眸冇有透出一絲的情緒,很是平靜。

她端起手中的杯子,“我知道你們兩家是結親,門當戶對,親上加親的婚事是長輩們都所想看到。

但總不能因為聯姻就要犧牲掉你們自己的幸福,一個我好閨蜜,一個是我表哥,到時候鬨矛盾了,我這箇中間人可難做啊。”

服務員端來咖啡放在他麵前,他執起杯子,目光落在窗外,“不會有矛盾。”

薑笙疑惑。

他嚐了口熱咖啡,收回視線,“就算我不娶霍恬恬,我母親也會讓我娶其他陌生的女人,我跟霍恬恬算比較熟悉,這門婚事我不反對。”

“所以你是要將就嗎?”薑笙隻手托著下顎,“男人的婚姻可以將就,因為娶一個不喜歡的女人放在家裡也礙不到事。”

陸厲琛靜止片刻,將杯子放下,笑了笑,“你怎麼就敢篤定我一定是將就呢?”

薑笙頓著,卻也冇了說話。

她隻是個局外人,也不是陸厲琛肚子裡的蛔蟲,不知道他的想法。

站在閨蜜上的角度上看,她確實不希望霍恬恬賠上她自己的幸福。

但站在陸厲琛的角度上想,他是要娶一個跟他共度一生的女人,如果真要隨便找個女人結婚,他早聽從姨媽安排跟那些陌生的女人結婚了吧?

難不成,隻能讓她撮合霍恬恬跟陸厲琛?

當然,薑笙把話帶到給霍恬恬時,霍恬恬一口茶噴了出來,“笙笙,你是不是被他收買了?”

薑笙聳聳肩,“我看我表哥也不是開玩笑的樣子。”

霍恬恬把茶杯重重放下,悶聲道,“饒了我吧,帝都這麼多名媛喜歡他,他看都不看一眼,憑什麼就能答應跟我結婚啊?”

“是啊。”薑笙回味她的話,“我也挺好奇的,反正你們也隻是先訂婚,訂婚後相處一段時間,要是不合適就拜拜。”

霍恬恬驚詫地看著她,“你該不會是......想要撮合我跟他吧?”

薑笙笑靨如花,“霍恬恬,你該談男朋友了,眼下正好有機會,不談怎麼知道合不合適?”

霍恬恬微微一笑,迅速轉移話題,“你現在操心我,還不如多操心你老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