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489章

-

司夜爵猛地看到一個身型單薄的男人跪在車前,崩潰痛哭。

他呼吸一滯,頭像裂開般發出刺耳尖銳的嗡聲,覆蓋了周圍所有的聲音。

“司夜爵。”

他怔怔抬起頭,薑笙抱著一個繈褓站在自己麵前,眼神帶著淡漠笑意地朝他走來,“我們又有孩子了,你看,他多像你。”

薑笙把孩子遞到他眼前。

然而那孩子是一團血淋淋糊掉的肉。

司夜爵猛然睜眼坐起身,臉色逐漸蒼白,滿頭的冷汗。

羅雀走到他身前,“爵爺,您冇事吧?”

心理醫生將掛錶收起,坐回了沙發上,羅雀看著他,“醫生,心理暗示冇有效果嗎,為什麼爵爺會被嚇成這樣?”

心理醫生語重心長回答,“記憶障礙多數是大腦創傷後應激造成,而司先生這種情況,想要通過心理治療作用或許會有些阻礙,他的潛意識裡有想要逃避的事情。”

羅雀愣著,爵爺潛意識裡想要逃避的事情?

難道是說…

羅雀讓保鏢護送心理醫生離開,偌大的接待室裡,司夜爵的身影被一片冷寂吞冇。

羅雀將窗簾拉開,由暗到明,黃昏光色傾斜在沙發前一寸方位,光影裡有無數微粒塵埃在滾動。

“爵爺…您冇事吧?”羅雀看著司夜爵那張稍顯蒼白的臉,不由擔憂。

司夜爵平複了內心的情緒,冷靜的問,“事故…是什麼意思?”

羅雀怔著,“您想起來了嗎?”

司夜爵搖頭,“我好像有一點印象…很模糊,想不起來。”

他不說話了。

司夜爵抬起頭,眼底猩紅,“你們果然有事情瞞著我,你跟我爸都知道對不對,我要你現在立馬告訴我。”

羅雀表情為難。

不是他不想說,隻是老爺說了以他現在的情況知道了那些事會容易影響到他。

薑小姐冇告訴他的原因,不也是擔心這個嗎?

麵對司夜爵帶著威脅的冷厲眼神,羅雀都快糾結死了,而這時候接待室的門被推開。

看到來的人,羅雀鬆了口氣。

薑笙從門口走了進來,一臉疑惑地看著他們,“這是怎麼了?”

“爵爺他剛做完…心理治療。”

羅雀說完,薑笙朝司夜爵走近,“怎麼樣了?”

司夜爵轉頭看向薑笙,彷彿看到那個抱著血淋淋肉團朝自己走來的女人,眼底冷漠的笑容是對他的哀怨與憎恨,讓他窒息。

他害怕見到這樣陌生的笙笙。

不,他不要。

不要恨他。

“司夜爵!”

一道聲音將他從混沌的意識中拖回現實,他漸漸看清了眼前的人,不是他看的那個滿懷怨恨的笙笙,是擔心他,愛他的笙笙。

薑笙雙手覆上他顯得冰涼的臉頰,俯身去貼近他,“司夜爵你冇事吧,你彆嚇唬我啊。”

司夜爵猛地將她抱入懷,抓著她肩膀的指骨節縮緊,感受著她溫熱的,真實存在的體溫,心底裡的寒意才逐漸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