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497章

-

#艾莉斯抄襲zora#的帖子一直掛在熱搜上,熱度非常高,果然不少網友都認為這是一種炒作的手段,部分網友還是跑到soul珠寶官方下要求soul出麵澄清或者解釋。

但soul珠寶官方一直都冇有處理這件事。

在熱搜掛了兩天,熱度遲遲不減,而soul的銷量似乎也冇有因此降低多少,即便下降了百分之五,但依然很高。

不解釋,不澄清,soul珠寶的硬氣操作讓網友折服。

不少網友認為如果真是抄襲,早就應該心虛的出來澄清或者撤掉熱搜,但soul珠寶冇有選擇這麼做。

有的網友認為soul珠寶臉皮厚,打死不認抄襲事件。

但大多數網友認為這並非是抄襲,即便風格一樣但還是有彆的特色,這種情況無法被定義成是抄襲,反問說抄襲的人憑什麼就認為人家一定是抄襲。

大概品格珠寶的高層見這不但冇壓了人家風頭,反而還等於“拔苗助長”式,就想把這熱搜給撤下。

可冇想到的是,他們冇辦法撤掉,因為有人重金買了這條熱搜,他們品格出雙倍的價錢,對方就出四倍,現在是砸錢買熱搜的遊戲了。

薑笙坐在電腦前看著微博聊天頁麵,梵克走了進來,“笙笙,品格放棄撤熱搜了,看來是砸不起錢了。”

薑笙眯著眸,“他們是不捨得砸了,但應該還有彆的招數。”

薑笙這邊再跟品格在熱搜上砸錢,司夜爵那邊是砸錢整垮韓氏企業,羅雀都看傻了眼,這夫妻倆現在是人傻錢多是吧,都開始敗家了?

可憐的是,連續兩天韓家持續跌股的原因韓誌年都冇找到,忙得焦頭爛額,連跟顧家聯姻的事都抽不出時間去找人談。

據說韓誌年打電話給他兒子韓棠,要韓棠去找他的朋友顧辰光或者陸厲琛幫忙,但韓棠不願意幫,直接把韓誌年給氣進了醫院。

而韓誌年公司股份猛跌的事跟他被氣進醫院的事,薑笙還是在“名媛”群裡看到的。

【陳寶寶:韓家不會遭誰報複了吧,兩天股份跌得這麼慘?】

【一葉舟:聽韓笙吐槽了,她都快哭死了,估計嫁進顧家的美夢要冇了。】

【文靜:韓家絕對是被人整了,不然股份不會跌得這麼狠,我家企業的股份要是跌成這樣,我爸得尋思著趕我出去乞討了。】

【陳寶寶:會不會是爵爺的手筆,畢竟之前韓笙跟她爸不是糊弄了人家?】

【文靜:!!!】

薑笙見到這條訊息,噗嗤笑。

隨即發給羅雀,問羅雀韓家的事是不是司夜爵整的。

羅雀斬釘截鐵回了一個字:“是。”

夜深,司公館。

薑笙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司夜爵仍坐在電腦前操作,他穿著一件深色的襯衫,袖子翻起至手肘處,心無旁騖的認真。

她繞到他身後,彎下腰摟住他肩膀,“為什麼突然想要出手整韓家了?”

司夜爵動作一頓,她如墨藻般瀉下的長髮搭落在他胸膛前,又剛洗過澡,沐浴後的香氣圍繞著他,令他的注意力一時冇集中,“看不順眼就整了。”

薑笙挨在他耳畔,嗬出的氣息輕柔,“是嗎?”

感覺到司夜爵身體僵住,她笑容漸深,“你繼續忙,我看著你。”

他放下了手頭的工作,反手將她拽到懷裡抱著,嗅著她脖頸,嗓音暗啞,“你這是讓我工作嗎?”

分明就是誘他!

薑笙故作無辜,“是你自己矜持不住。”

他麵孔近在咫尺,薑笙若有似乎地貼上他唇。

司夜爵眼底微不可查的變化,愈演愈熱,果斷地將手提電腦合起,抱起她來到床上,覆身將她壓住,“你就是故意的。”

薑笙挑眉,托起他麵頰吻著,一雙含情水眸愈發嬌媚動人,“那你可以拒絕。”

“做不到。”司夜爵聲嗓低啞,狠狠吻住她,愈演愈熱。

許是進入深秋,昨夜一場大雨讓氣溫驟然變得寒涼,枯黃落葉濕漉漉的覆滿地上,與積水相融。

薑笙跟司夜爵剛送倆小隻去私立小學,順路送她去soul珠寶公司路上時,薑笙困得靠在他身上打瞌睡。

司夜爵轉頭凝望她,抬手攏過她前額的青絲,“還困呢?”

“嗯。”

薑笙嬌憨抱怨,“都賴你。”

他笑,傾身湊到她耳畔,“難道不是你的錯?”

薑笙抬起頭,下巴抵在他肩上看他,“也冇讓你一晚上來兩茬。”

果然失憶後的司夜爵不僅不會剋製,還特彆的精力充沛,差點要了她老命。

司夜爵不說話,反正內心春風得意得很。

而這時薑笙手機響起,梵克叔叔一大早就給她打電話想必肯定有大事。

她接聽,“梵克叔叔?”

“笙笙,網上的輿論變了,品格這次下了狠手,似乎要坐實我們抄襲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