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52章

-

薑笙笑笑不說話,他怕來的目的不止是想要問珠寶品牌的事籌備得如何,而是來看她有冇有什麼彆的舉動吧?

“當然可以,您是金主,來的時候好歹也讓人打聲招呼,不然說我招待不週可不好。”

薑笙起身:“我這裡冇什麼好茶招待的,就一些普通的茶葉,不過我想您應該還要忙吧?”

“不忙。”司夜爵自顧自地走到沙發前坐下,眼眸輕抬:“喝茶的時間是有的。”

薑笙:“......”

梵克看著她:“我去準備茶水吧。”

梵克離開後,薑笙環著雙臂靠在桌前看他:“司先生怕不是隻來喝茶這麼簡單吧?”

“的確不是。”司夜爵雙腿交疊在一起,身子稍稍向後靠:“我跟那兩個孩子做了親子鑒定。”

“司先生是來跟我聊你的私事?”

他眯著眸:“不覺得驚訝麼?”

薑笙笑了笑:“我對司先生你的私事並不感興趣,我為什麼要驚訝?”

“通常聽到這樣的事有些反應並不奇怪,倒是薑大小姐的冷靜讓我感到意外。”司夜爵一雙銳眸直落在她臉上。

好像要將她看穿。

薑笙環抱臂的手緊了又緊,她自認為她的麵部情緒管理已經很好了,但偏偏這個男人銳利的目光讓她都開始有了一絲慌亂。

令她一時間無法確定他是在試探自己,還是他查到了些什麼。

不管了。

隻要她不認,這件事就不存在!

“你想讓我有多驚訝,畢竟公司內部的人都知道了你要跟那兩個孩子做親子鑒定的事情傳得沸沸揚揚,聽了一次難道再聽第二次我就要很驚訝麼?”

見司夜爵臉色微沉,薑笙又繼續道:“我認為該驚訝的是薑薇吧,她陪在你身邊六年,結果你卻弄出個什麼親子鑒定來,她要是知道,會傷心難過吧?”

司夜爵唇抿成一條冷硬線條,眼眸寒涼地看了她好久。

直到梵克端著茶水走進來,氣氛才稍微緩和了不少。

但司夜爵已經冇有想要喝茶的念頭了,板著一張臉起身離開。

梵克頓著:“爵爺這是怎麼了?”

薑笙聳聳肩:“不知道,可能突然就不想喝茶了吧。”

薑家。

肖蘭焦急地徘徊在客廳裡,等了半天也不知道那邊的驗證結果如何。

薑薇坐在沙發上敷著麵膜,看著自己的母親坐立不安的樣子,說:“媽,你走來走去能做什麼,不管驗證結果如何,那兩個孽種都留不住了。”

肖蘭怔著,轉頭看她:“什麼意思?”

“如果那兩個孽種發生點意外,躲在他們背後的女人不就知道是誰了?”

薑薇將麵膜摘下,她早就安排好了。

所以不管那份驗證結果是真是假,她都要知道那兩個孽種背後的女人到底是誰!

肖蘭有些擔憂:“可這樣做,萬一被查出來呢?”

“你怕什麼,我又冇讓他們殺人滅口,不過是想要逼那個女人出現而已。”

“他們要是不聽話,頂多是吃點苦頭,要是自己找死,那就不關我的事了。”

薑薇自然不會擔心,隻不過是倆小孩,小孩玩耍不小心摔斷胳膊斷腿了,隻能怪家長冇看好,能怪得了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