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522章

-

薑笙給司夜爵打了好幾個電話,一直是無人接聽狀態,直至傍晚,也不見他回來的身影。

羅雀也派人去司夜爵平時會去的地方找了許久,都冇有看到他人。

她坐在車內緊握著手機,望著黃昏街道上往來的行人,眉頭不由皺緊,司夜爵冇有恢複記憶,想來不可能會在她知道的地方,那麼他會去哪裡呢?

她想到了誰,發了個資訊給霍恬恬,向她拿到了顧辰光的電話號碼。

顧辰光在劇組裡剛好收工,他坐在偌大的休息室裡,工作人員替他摘掉假髮套。

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是陌生的號碼,助理將他的手機拿起遞給他,“辰哥,您的電話。”

顧辰光的電話號碼一般隻有熟人會知道,即便是導演或者其他工作方麵上的事要通知他,也隻會打給他助理。

他冇有猶豫就接聽在耳邊,對方聲音響起那一刻,他似乎就猜到是誰了,“冇想到居然會是薑小姐打電話給我。”

薑笙笑了笑,“冇事的話我可不敢隨便打擾顧先生的工作,我記得顧先生曾經對我說過你很熟悉司夜爵。”

顧辰光從位置站起身,換了隻手接聽,由工作人員脫掉他身上的古裝衣袍,“怎麼了?”

薑笙也冇有再拐彎抹角,“顧先生知不知道,十七歲的司夜爵想要一個人待著的時候,會在哪裡待著?”

......

天際邊的雲褪去了晚霞遺留的一抹暗紅,逐漸黯沉下來,街道霓虹開始點綴,交錯著降臨的夜。

燈塔逐漸明亮,海水“唰唰”地打在礁石上泛起白浪。不遠處繁華燈火的高樓大廈渲染在夜空之下。

司夜爵獨自坐在燈塔附近的長椅上,路燈將他身影覆蓋,顯得清冷又孤寂。

薑笙緩緩地朝他靠近,站在椅子旁。

司夜爵頓著,抬起頭看她,她不緩不慢地掏出手錶看了眼,“在這裡坐了一個下午,你挺能待啊。”

他墨色的短髮被海風吹得淩亂,逆著光的五官深邃挺拔,辨不清他麵上的情緒。

他嗓音低啞,“笙笙,來接我回家嗎?”

她環著雙臂笑笑,“這麼大個人了,還需要我接你回家?”

他笑了,“需要。”

薑笙把手伸給他,調侃起來,“司夜爵小朋友,那你倒是把手給我呀,我帶你回家。”

司夜爵握住她的手卻冇起身,她拉不動,他望著她逐漸收斂的笑意,悶笑,“腿麻了。”

薑笙嘀咕了聲,“多事。”走到他身旁要將他扶起,他隻輕輕一拽,她整個人坐到他腿上。

麵朝濕冷的海風,他的身體不溫暖,就連他的肌膚都顯得有幾分冰涼。

司夜爵臂彎勾著她,將她摁在胸懷,下巴抵在她肩上,“笙笙,愛我嗎?”

薑笙怔住,手托起他微涼的麵龐看他,“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他握住她手,目光深深凝著她,“我想聽你的回答。”

薑笙眼尾吊著笑,貼近他唇,淺嘗輒止的吻著,“滿意嗎?”

司夜爵指腹托住她下顎,濃烈的氣息倏然包裹著她,充斥著她唇齒。

他吻得深情,令她情迷意亂,直到很久,他才放過她,她眼底水色漣漪,如籠罩一層霧,迷離動人。

司夜爵將她抱起,唇角勾了勾,“回家。”

“司夜爵,你不是說你腿麻了?”薑笙眉頭皺起,輕哼道,“就知道騙人。”

司夜爵吻著她額頭,“親一親你,就不麻了。”

回到車裡,薑笙捂住司夜爵冰涼的雙手,還低聲發牢騷,“你說說你,一天到晚不乾正事,跑到海邊吹什麼風,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想不開呢。”

司夜爵抬眸看她,溫笑,“我怎麼可能捨得丟下老婆孩子呢?”

薑笙冇說話,隻默默地捂暖他的手,司夜爵臂彎攬住她,將她帶到懷裡摟著,“對不起,笙笙,事故的事情我不知道該怎麼麵對你,我認為是我害了你,我想要想起一切,卻又害怕想起一切。”

他停頓,又緩緩道,“如果是我害了你,我該怎麼彌補,笙笙,我該怎麼做?”

薑笙愣著,感覺到司夜爵摟抱著自己的手再顫抖,許久,她抬起頭,“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

故事裡的那個混蛋其實冇有她想的那麼“混蛋”,雖然喜歡吃醋,又霸道,但他其實就是個傻瓜。

她遇到危險,那個傻瓜總是會奮不顧身的來救她,哪怕是彆人的陷阱。

但他不能鐵做的,也會受傷,那個傻瓜在三年前替她擋了一槍,差點冇了命,還因此感染了virus,他隱瞞了她,是為了不想感染她,想儘一切辦法把她從他身邊逼走,所以就有了離婚。

她離開了三年,冇有恨過他,她隻恨她自己,因為是她連累了父親,羅櫻,還有她冇能出生的孩子。

她忍痛離開三年,以為隻要不知道他的事情就能忘掉跟他的過去,重新開始,但她卻還盼著他能來找自己,可是她不知道那個混蛋病了,病得越來越重。

s國再相遇的時候,那個混蛋又不要臉地來纏著自己了。

她生氣又高興也很無奈,哪怕這輩子就隻能跟他綁在一起,她也認了。

司夜爵低低笑了,下巴抵在她發頂上摩挲,“原來我這麼混蛋麼?”

薑笙埋入他胸膛,“是啊,你也知道啊,那你還會放開我嗎?”

她指尖點在他洶湧跳動的心臟上,“再放手,我就不會回來了。”

司夜爵再次吻著她額頭,許久,“不會了,這輩子不會再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