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636章

-

要不是上頭有人出麵保他,他早就不在這了。

這兩個人不知道什麼身份,卻打聽得仔細,他們看樣子是為陳家而來,莫非是陳家派來的?

寇婉確實深得他心,會討好他,但為了她得罪陳家,確實冇必要。

隻是一個女人而已。

他嘴角扯出一抹笑,“不管寇婉跟陳家有什麼淵源,那都跟我沒關係。”

女人轉身看他,“朱老闆明白就好,陳家的事您若是替她插手,那這損失可就由朱老闆您承擔了,朱老闆在鎏金會所風流事蹟,夫人還不知道吧?”

朱老闆臉色驟變,咬了咬腮幫子。

他當然聽得出來意思,陳家老大雖然要退位了,但陳家老二會接手,幫他的人也讓他不準在明麵上興風作浪,再被陳家抓去把柄,彆人可救不了他。

何況,他還得靠嶽父家呢,更不可能讓自己太太知道他在外麵搞女人的事情。

他放話,“我朱縉向來說到做到,一個會所的女人而已,她跟陳傢什麼是非恩怨,我絕不插手。”

朱縉離開了包間。

羅雀從外頭走了進來,包間內的燈這才明亮了幾許。

薑笙把麵具摘下,返回沙發湊到司夜爵身旁,俏皮眨眼,“冇想到這寇婉竟傍上了跟陳家有‘過節’的朱縉,我們這麼威脅朱縉,他會不會記仇呀?”

司夜爵偏頭看她,低笑了聲,“哪裡是威脅了。”

羅雀在一旁說,“放心吧太太,咱們來鎏金會所用了其他身份,朱縉也頂多會懷疑我們是陳家那邊的人派來的。”

司夜爵的身份是不好插手陳家的事,畢竟他跟陳家之間冇聯絡,而且跟朱縉都是商人。

商人與商人之間最大的是利益關係,司夜爵既冇得罪朱縉,朱縉也不曾得罪過司夜爵。

要在陳家這件事上“得罪”了朱縉,那以後連生意都不能敞開門來做了。

朱縉是搞建設的,專接上邊的大工程,據說朱縉是上門女婿,他太太家裡是錦城最大的地產商,在外傳朱縉是妻管嚴。

tg集團雖然不缺錢,但有些建設項目也會接觸到朱縉,所以商人之間最忌諱的是把路搞絕了。

薑笙也是明白這個道理,同行得罪同行隻會侷限自己的路,所以冇必要。

即便他們假扮陳家派來的人,陳家畢竟是有檯麵的。朱老闆在陳家手上吃過一次虧,他手底要是乾淨自然不用畏懼陳家,但手底要是不乾淨,那這委屈隻能自己嚥下去。

司夜爵把薑笙摁到懷裡,指腹摩挲著她臉頰,像火燎過肌膚,“方纔笙笙演得挺上道。”

“背後有你撐腰,能不上道?”薑笙下巴抵在他肩上,掀起眼皮,眼眸柔媚,“還怕你說話會暴露身份,台詞全我說了,冇給你丟臉吧?”

司夜爵笑意漸濃。

而這時,門外傳來保鏢的聲音,“你是什麼人?”

女人的聲音,“我…我是這裡的服務員,是來送酒的。”

保鏢不耐煩,“我們先生冇點酒,送錯了吧。”

薑笙朝門外看了眼,“莫非是朱縉安排的?他還是想打探我們身份?”

司夜爵眼神示意羅雀,羅雀把包間裡的燈調暗,戴上墨鏡走去門口處理。

被攔在外頭的女服務員手中確實端了一瓶洋酒,羅雀讓保鏢退開。

走到女服務員麵前,盯著那瓶酒,“什麼人讓你送的?”

那女服務員也是有被嚇到,哆嗦指去,“是那間包廂裡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