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638章

-

其他人也被她的狠勁給嚇著了,不敢貿然向前。

朱縉罵了聲娘,吼道,“你們幾個廢物,一個女人還搞不定,都給我上啊!”

薑笙先發製人,製服兩三個人不在話下,但仍有七八個人。

她穿著高跟鞋,很快體力不支,地上都是酒瓶玻璃。

一個男人朝她撲來,將她帶倒在沙發上,薑笙屈膝猛踹,男人吃痛捂襠蜷縮倒下去。

另外兩個壯漢擒住她,將她摁倒在沙發上,朱縉發話,“給我把她麵具扒了。”

寇婉緊盯著他們動手,環抱雙手的指節掐入臂中,剛碰到麵具,門外幾個人被踹到朱縉腳下。

兩個壯漢倏然停手。

湧入包廂的保鏢顯然是專業打手,很快將朱縉手底下的人打趴在地。

寇婉嚇得尖叫,縮到桌角下顫栗地捂著耳朵。

朱縉愣住,表情也凶狠,“你們什麼人,也不打聽我朱縉的名字!”

黑衣保鏢讓出一條路,從保鏢身後走出來的中年男人不是彆人,而是顧明淵。

朱縉臉上瞬間如同豬肝色,僵在那,“顧…顧家主?”

寇婉顫了顫,臉色刹那蒼白,竟然是顧家主?

怎麼會是顧家人!

薑笙從沙發上坐起,捂好欲要掉落的麵具,她也很驚訝,顧明淵,那不是顧辰光的父親嗎?

顧明淵負手停在朱縉麵前,麵上掛著微笑,“朱老闆的大名,我怎麼會不知道呢。”

朱縉臉色鐵青,卻也是敢怒不敢言,隻是不甘心,問,“顧家主是什麼意思,我跟陳家的事情與顧家主您沒關係吧?”

“是沒關係。”顧明淵垂眸,靠近朱縉,抬手拍了拍他肩膀,“可朱老闆似乎也忘了我與陳德文的關係。”

朱縉臉上失了血色,顧家竟然為了陳家出手,他失策了。

陳家他是還不放眼裡,因為陳德文就要退位了,但顧家不一樣。

顧明淵的級彆比他背後的人要高一級,他要是不給顧明淵麵子,回頭他也冇有好果子吃。

他咬了咬牙,賠著笑臉,“顧家主說的是,是我糊塗了,這件事是我不對,還望顧家主見諒。”

他回頭揪起躲在桌角後的寇婉,掄了她一巴掌,那力道,讓寇婉整個人摔到桌麵上,嘴角溢位血來。

寇婉捂著臉頰顫栗,驚愕地看著他。

朱縉指著她,目露凶光,“你他嗎個賤人,也敢慫恿我?你算什麼貨色敢對我指手畫腳?”

寇婉冇想到朱縉扭頭就把事情扣到自己頭上,她心口涼了半截,“朱老闆,不是我…”

朱縉扯住她頭髮,將她摔到地上,抬腳踹她,也發了狠。

寇婉匍匐在地上慘痛叫出聲,縮在那發抖,哽咽哭出聲。

朱縉教訓完她,朝她碎了口唾沫,走到顧明淵麵前,“顧家主,是我有眼無珠,被這賤人利用了,您看…”

顧明淵隻看了眼地上顫栗的寇婉,對朱縉笑了笑,“美色當前,朱老闆難免衝昏頭,既然人也教訓了,我自然能體諒朱老闆。”

朱縉客客氣氣道,“多謝顧家主諒解。”

說完,對那兩個受傷的壯漢說,“給我把這不安分的賤人帶走交給鎏金會所老闆,好好教訓。”

“朱老闆,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寇婉被人從地上拽起,拖了出去。

朱縉也匆忙帶著人告辭離開。

司夜爵跟羅雀很快出現在門外,看到包廂裡狼藉一片與杵在那似乎受到驚嚇的薑笙,他眉目深沉起來。

大步邁向薑笙,將她摟到懷裡,臂力收緊,轉頭看著顧明淵,“多謝顧伯父。”

顧明淵擺手,“不用客氣,隻要記住你答應過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