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661章

-

露姐看到了十七,還驚訝,“這壓貨的,怎麼還有女人啊?”

朱縉吐出了一口煙,冇回答她。

這時,一輛路虎彆到朱縉身側,朱縉把煙丟掉,欠著身子走到車前。

車窗將到一半,車內光線太暗,看不清坐在裡麵的男人,隻看到他戴著一塊金色名錶。

不知道對朱縉說了什麼,朱縉從頭到尾都客客氣氣,低聲下氣。

十七下意識掃了眼車牌號,轉身掏出手機把車牌號發送到羅雀手機裡。

她發送完,轉頭對那些搬貨的人說,“都動作快點,勝哥等著接應。”

朱縉朝這邊看過來一眼,是車內的男人問了什麼,他笑著回答,“這娘們是勝哥派來壓貨的人,聽說身手很牛bi,勝哥很信任她。”

朱縉突然把十七叫過來,十七皺了皺眉,把手裡的小刀收起,麵不改色走來,“朱老闆什麼事。”

朱縉搓著手,麵帶微笑,“我老闆想讓你跟著他做事,要不,壓完這趟,我跟勝哥說一聲?”

十七麵無表情,“我不換雇主。”

朱縉誘利道,“這樣吧,勝哥給你開多少錢,我老闆雙倍開給你。”

十七朝車內掃了眼,車裡的男人一張臉被陰影覆蓋,西裝革履,看他手背有一絲的青筋橫紋,能猜測年紀大概在四十到五十階段。

她開口,“勝哥於我有救命之恩,多少錢,我都不叛主。”

露姐不屑一笑,她走上前拍了拍十七的臉,“林勝不就是一個黑市的地痞頭子嗎,佟董讓你跟著是看得起你啊小妹妹,彆不識好——啊!”

十七反手摺了露姐的手腕,露姐疼得站不穩,喊道,“朱老闆,救我…這賤人…好痛。”

所有人都看向這邊。

朱縉正要說什麼,十七用勁將露姐的手臂掰脫臼。

十七推開倒地哀嚎的露姐,“我隻負責做這趟交易,跟你們冇有任何關聯,勝哥已經在等了,時候不早了,不該拖了吧。”

朱縉一腳踹開露姐,“滾回去,瞎參合什麼。”

露姐有苦難言,隻能忍痛抽泣地離開。

朱縉轉頭對車裡的人說,“佟董,讓您見笑了。”

車裡的男人開了口,“行了,先把貨運出去吧。”

他升起車窗,讓人開車離開了。

朱縉看了眼十七,大概想到她這般不給自己麵子,哼了聲,轉身走了。

所有的貨已經搬上車,貨車緩緩從港口倉庫驅離。

十七坐上小車,給羅雀發了資訊,隨後駕駛車跟在後方。

羅雀站在車前等著,接到司夜爵的電話,“爵爺,警方已經在路口埋伏好了,十七說貨現在在路上。”

司夜爵語氣淡淡,“行,等會讓十七配合警方調查,讓林勝的人錄口供時把貨指向朱縉。”

羅雀點頭,“明白。”

司夜爵穿著浴袍站在陽台,翻看羅雀剛發給自己的車牌號,江e開頭的車牌號是江城那邊的車輛,剛洗完澡的薑笙走出陽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