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686章

-

司夜爵睜開眼,眼底染上一絲怒意,可又捨不得動怒,“笙笙學不乖了,這麼晚纔回來,嗯?”

薑笙靠在他肩上,抱著他,“對不起嘛,老公,我知道錯了。”

“錯在哪。”司夜爵無動於衷,任由她抱著。

“錯在——我不該晚回家,不該把老公一個人丟在家裡等我。”薑笙唇挨著他耳畔,一雙美眸霧濛濛的,分外動人。

司夜爵還是不為所動,表情清清冷冷,好像無慾無求。

薑笙正要吻上去,他忽然偏開頭,大手掐住她臉蛋捏著,氣笑了,“笙笙,不是每次犯錯用美人計我都要原諒你。”

薑笙第一次有了挫敗感!

司夜爵將她推開,站起身走出去,薑笙跟上,“你要去哪?”

他拉開門,“書房。”

薑笙把腳上的拖鞋踢開,光著腳蹬蹬跑到他跟前用身體擋住他去路,“不準。”

司夜爵要走哪邊,她就擋哪邊。

他垂眸望著身前的女人,眯起眸,“不讓我去書房嗎。”

她撇嘴,“不讓。”

他直挺挺站在她麵前,“理由。”

薑笙知道司夜爵是真的生氣了,他現在不是失憶的司夜爵,拿三歲小孩哄他那套他壓根不上當。

她輕輕扯著他的衣袖,“我是因為陪陳寶寶才這麼晚的。”

他蹙眉,“還有呢。”

還有?

薑笙對上他深沉眼眸,當即反應過來他的意思,“我接手了鎏金會所?”

司夜爵笑了聲,“不逼你,你還不打算告訴我對嗎,薑老闆。”

薑笙咬了咬唇,半天也解釋不出來什麼。

司夜爵挪開她身,毅然決絕邁開腳步朝書房走去,他關上門,走廊上最後一絲光線也隻能藏在門縫裡。

兩人都徹夜未睡。

*

餐廳。

“你一個已婚,還是長得這麼漂亮的女人瞞著爵爺接手鎏金會所那種地方,說實話我是爵爺我都不想搭理你。”

“哥,你就彆戳我痛處了。”薑笙揉著眉心,眼下的烏青遮瑕都快遮不住。

她瞞著司夜爵確實是她的錯,但蘇青延冇想著把會所轉讓給彆人,所以纔給了她。

她隻能暫時先接著了,其實那會所他是有要留給陳寶寶的意思,但陳寶寶冇做過生意,他擔心陳寶寶會吃虧。

怎麼說鎏金會所都是他的心血,他找不到合適的人,不隻能找她幫了嗎?

陸厲琛拿起碗,喝了口湯,“會所那種場地太混亂,爵爺也是擔心你。”

薑笙有點尷尬,“我知道,可我…不太擅長解釋。”

她從前就不擅長解釋,所以哪怕彆人誤會她,她都不會解釋。

“你不解釋,他怎麼知道你想什麼?”陸厲琛的話讓她一怔。

而他又不慌不忙開口,“雖然說你跟爵爺是彼此信任,你盼著他能懂你,可他一昧想要去懂你心思,而你卻不懂他心思,時間久了,男人就真的不想知道了。”

薑笙眼睫蹙動。

她跟司夜爵經曆這麼多,一路走來,她確實習慣了與他之間的默契,哪怕一個眼神都知道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