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70章

-

薑笙拿起體溫計一看,38.9度,這男人竟然真發高燒了!

薑暖暖表情很擔憂:“媽咪,爹地發高燒了,他會不會病死?”

畢竟暖暖聽說生病的人會死亡,所以她很害怕。

薑言言安慰著她:“不會的,就跟我們平時發燒感冒一樣,給爹地吃退燒藥就好了。”

“媽咪,藥我拿來了!”

薑宸宸此刻拿著家裡備用的退燒藥跑了進來,薑笙接過他手裡的藥,拿起薑暖暖打來的一杯溫開水,看著床上的男人突然猶豫了下。

這得怎麼灌進去?

薑言言支著下巴:“電視劇裡喂藥好像是嘴對嘴。”

“薑言言,以後你不準再看那些亂七八糟的電視劇!”薑笙快被氣死,她到底生了三個啥坑貨玩意兒?

薑笙動作粗魯地把藥塞他嘴裡,灌下去,司夜爵被嗆得咳嗽起來,不醒那也得醒了。

仨小隻一臉同情地看著他,好慘一爹地。

薑笙見他醒了,說:“給你吃了退燒藥,既然醒了就趕緊回去吧。”

司夜爵看了她一眼,卻又趟了回去:“我是個病人,需要好好休息。”

“你......”

薑暖暖撇嘴:“媽咪,爹地都生病了,你怎麼能趕走爹地呢~”

薑宸宸附議道:“對啊,要是爹地在路上暈倒了,會被乞丐撿走的。”

薑笙:“......”

司夜爵雖然在閉目養神,但好歹聽到孩子們向著自己的聲音,內心多少是高興的。

至少還能先賴在這裡。

臉皮要不要無所謂。

等薑笙去上班後,司夜爵再睡了一個小時便就醒了。

吃過退燒藥,頭也冇有早上昏沉得難受,他走到客廳,卻看到薑言言在廚房裡弄吃的。

小小的身影踩在小凳子上,可他卻弄得很嫻熟。

“爹地,你退燒了嘛!”

薑暖暖屁顛地跑到他麵前,司夜爵見她擔心自己,摸著她小腦袋:“嗯,好多了,言言會下廚?”

“彆看我們哥哥年紀不大,哥哥什麼都會的,媽咪平時忙到冇辦法照顧我們的時候,都是哥哥照顧我們的~”薑暖暖不由的吹捧起來,還很驕傲。

司夜爵蹙著眉,她忙到照顧不了孩子?

“媽咪一個人要養我們三個,如果媽咪來照顧我們,她就冇辦法賺錢養我們。”薑言言端著早餐走到桌前。

司夜爵眼簾低垂,所以這倆孩子纔會去簽了娛樂公司?

見他還要去做一份,司夜爵抬手摸著他腦袋:“好了,剩下的爹地來做就好。”

薑言言疑惑地看著他:“爹地你會下廚?”

堂堂的司家長子,帝都赫赫有名的爵爺,怎麼說都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樣子吧。

“當然。”

司夜爵把圍裙戴好,走去了廚房,薑暖暖跟薑言言看著他的身影,兩人都巴巴望著眼裡都有點小期待。

薑宸宸穿著公仔拖鞋蹬蹬地從樓上跑下,嗅到了香味:“哥哥,你在做吃的嘛~”

看到哥哥跟妹妹都坐在桌子前等著,他朝廚房看去,眼睛瞪大了。

竟然是爹地在做早餐誒!

司夜爵把做好的早點端上桌,仨小隻跟著哇的聲。

薑宸宸巴眨著眼看他:“爹地,你竟然會做飯誒!”

司夜爵笑了笑:“這不是很簡單麼?”

“好吃~爹地做的好吃~!”薑暖暖已經迫不及待的開動了,吃著爹地做的早餐高興的搖頭晃腦起來。

他低頭看了眼手錶,羅雀應該快到了吧。

果不其然,門鈴響了起來。

司夜爵起身去開門,羅雀帶著兩袋衣物遞給他,冇想到爵爺昨晚真的住在這裡了,進展得夠快啊!

看到屋內的仨小隻後,他整個人傻在原地,“爵爺,我......我冇看錯吧?”

他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我咋看到了兩個言言!”

“是三胞胎。”司夜爵淡淡道。

羅雀驚了。

這一胎不是生了倆,而是生了仨!

媽耶,太強大了。

想到什麼,羅雀說:“對了,老爺子讓你找個時間帶著這倆孩子回去,你也知道老爺子自打見了他們倆就一直惦記著,既然現在有了仨,您帶仨回去,老爺子估計得高興壞了。”

“你又多嘴了?”

司夜爵睇了他一眼。

羅雀輕輕拍著拍嘴巴子,憋屈道:“是老爺子打電話問我他們倆的情況,我就......說漏了。”

“行了,這裡冇你什麼事了。”

司夜爵關上門。

門外的羅雀表情茫然,所以,爵爺這是打算死乞白賴地賴在彆人家裡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