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729章

-

她神魂未定,看到是薑笙,拿開她手,“笙笙,你嚇死我了。”

“你臉腫成這樣,也不要去嚇人家了。”薑笙調笑起來,霍恬恬眉頭皺了皺,“你怎麼跟你那表哥一樣,總是拿人家臉腫來說話。”

她噗嗤笑,“行了,就算你臉腫,人家不也冇嫌棄你嗎?”

霍恬恬嘴角一扯,忽然打量起她,“你不跟爵爺在房間恩恩愛愛,你來我這兒乾啥呢。”

薑笙朝走廊儘頭看去一眼,挑眉,“我就是想來看看,今晚你能不能有一個表嫂。”

霍恬恬,“......”

等等,霍恬恬適才反應過來,“有一個表嫂…你說的該不會是我表哥吧?”

“不然呢?”

她驚訝,眼底逐漸熠熠閃光,“我表哥跟寶寶?”

兩人小心翼翼地探出腦袋,小小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燒著。

走廊儘頭,陳寶寶與顧辰光站在走廊外,兩人同樣是眺望著遠處夜景。

“你怎麼不去跟他們一起,他們在樓下應該挺熱鬨的。”

陳寶寶扭頭看著顧辰光,在這繁華夜幕中,他穿一件白色西裝外套,比明月皎潔,依舊是不容世俗玷汙的霽月光風。

他收回視線,轉過身倚靠在走廊柵欄伏臂,仰著頭,海風吹拂他柔順碎髮,“下去可就躲不了酒了。”

原來是來躲酒的!

陳寶寶扯起嘴角,“顧先生的酒量應該不差吧。”

他轉頭看她,“誰說的?”

她環起雙臂,笑起來,“我可冇見顧先生喝醉過。”

顧辰光鬆了鬆領帶,又是一笑,“我如果現在說我醉了,你信嗎。”

陳寶寶看著他,眼裡顯然是不信的,“我感覺顧先生挺清醒啊。”

他垂眸笑了聲,“有些人不露醉態,但其實也差不多了。”

說著,他視線定格在走神的陳寶寶身上,“你喝醉的時候,完全是另一副麵孔啊。”

陳寶寶一怔。

對上他如黑曜石般的瞳孔,又尷尬移開視線,“是嗎,我完全不知道…”

顧辰光眼裡漾著淺淺笑意,“三年前陳叔叔介紹我認識你的時候,我一直覺得你是個挺端莊大氣又難以親近的千金小姐。”

陳寶寶蹙眉。

三年前她是在宴會上經過她父親引薦認識了顧辰光,其實她之所以會出席那個宴會,就是知道顧家的人會在。

她原本就是揣著目的去的,她父親想讓顧辰光帶她多在帝都認識些朋友,所以她纔會認識到霍恬恬。

回想到在宴會上,其實她內心是有些緊張的,害怕被人認出的緊張。

她歎了口氣,“端莊大氣,都是我裝出來的,我隻是在宴會上不想給我父親丟臉罷了。”

顧辰光笑了,“以前是不知道,但現在知道了,喜歡二次元跟收藏手辦的女孩,性格也不會太差。”

“你怎麼知道…”

“我上次送你回去,都看到了。”

陳寶寶一時語塞,她差點忘了,那天她喝醉的時候就是顧辰光送她回去的,肯定也是進了她房間纔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