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750章

-

薑笙聽聞是有些詫異的,“高佟在被逮捕前把財產轉移到韓笙名下,他是知道自己被逮捕?”

難道不是韓笙設計將他騙現身的?

趙隊難為情道,“高佟不是因為知道自己會被逮捕才轉移的財產,是因為知道韓笙懷孕了。”

薑笙驚訝,“所以韓笙懷的是他的孩子?”

趙隊點頭。

這一切就說得通了,為什麼高佟會冒險去見韓笙,以高佟這般警惕性極高的人,怎可能因為“乾女兒”一句話就相信她了。

原來是韓笙告訴他她懷孕了,高佟冇有結婚,也冇有孩子,哪怕跟韓笙,這孩子隻是個意外,但他也算有後了。

所以他在知道這件事後,轉移了一部分財產給韓笙,想來是因為孩子。

冒險來見韓笙,被警方逮捕,他都極力撇掉了韓笙,他或許真的以為韓笙會生下孩子替他撫養長大。

可偏偏他卻不知道,他的孩子被韓笙用以碰瓷顧家的籌碼,被犧牲掉了。

他明明有睜眼看到這個世界的機會,卻被自己的親生母親扼殺在腹中,多麼的可悲。

天越來越冷,轉眼便步入十一月冬季。徐明被判死緩兩年,韓笙因為是幕後雇凶的人,判了十年,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當時訴訟韓笙有罪的律師是顧亦凡,以雇凶致他人死亡情節嚴重上述到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韓笙冇有反駁,韓董跟韓夫人再不願,也冇有提出任何異議。

顧老爺因為那段時間期待的孫子變成了不少自己孫子的打擊,鬱鬱寡歡,顧明淵跟霍美君都放下工作陪在老爺子身邊。

而顧辰光也把自立門戶的事推延到後頭,東臨集團跟夜澤的海外項目正式開工,開幕慶祝酒宴上,司夜爵帶著薑笙出席。

安東臨持著酒杯走來,“夜爵,來捧場呢。”

司夜爵微笑,接過侍者遞來的酒杯,“安叔的工程正式開幕,我當然要來捧場慶祝。”

薑笙也拿過酒杯,“恭賀安董。”

安東臨開懷笑著與他們碰杯,“你們的祝賀,那我可就一一收下了。”

夜澤帶著年輕女伴朝他們走來,他身旁的女人年紀大概在二十多歲,樣貌不算出眾,但氣質佳。

司夜爵同樣與他碰杯,“夜董又尋覓到佳人了。”

夜澤笑道,“像我這種老光棍,可比不過你們有家室的人,不帶個女伴過來充充場麵能行嗎?”

安東臨笑了,轉身看他,“夜董要是肯成家,冇準到要兒孫滿堂了吧。”

“我自小生活在國外,也冇有兒孫滿堂的想法,我這個人啊,就是喜歡自由自在,要是有個婆娘管我,我冇準還嫌煩呢。”

夜澤年輕時就是個浪子,風流倜儻,且接受的是國外教育影響,並冇有傳統的成家立業觀念。

當然他是這麼說,可他心裡是否想過成家,誰又知道呢。

薑笙笑著問,“夜先生不介紹一下您的女伴嗎。”

夜澤摟著身旁女伴,“小澤雅,東瀛人。”

小澤雅笑容靦腆地朝他們點頭問好,說的中文。

薑笙看著她,驚訝,“小澤雅小姐的中文很流利。”

她回答,“我大學讀的是漢語係,我很喜歡z國文化。”

與她交談幾句,見夜澤去彆處跟與朋友敬酒,她便也就跟他們告辭隨在夜澤身側。

薑笙湊到司夜爵身旁,“冇想到夜先生雖然五十多,還挺有吸引年輕姑孃的魅力。”

小澤雅跟她差不多大,也是二十七八歲,夜澤都五十多了,不過他注重對外表的保養,所以看起來不顯老,說他四十也不過分。

司夜爵微眯眼,“我到他這個歲數,也有魅力。”

薑笙對上他視線,嗤笑,這醋都能憑空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