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813章

-

到吃完飯的時候,所有人圍繞坐在火鍋前,桌上擺滿豐富的生食。

薑笙給宣白露打過電話,等她到的時候,也是薑笙給她開的門。

“宣阿姨,您可來了,快進來…”薑笙正要把她帶進來,宣白露抬手扯住她,她站在門口不動,微笑道,“我就不進去了,你讓梵克先生出來,我想跟他談談。”

薑笙疑惑,但她也冇問什麼,朝屋內喊了聲。

梵克放下碗筷,起身走到門口,宣白露問他能談談嗎。

他點頭。

看著他們走到院子外,薑笙也覺得有些好奇,緊接著霍恬恬跟陳寶寶湊到她身旁,尤其是霍恬恬,極為驚訝,“怎麼會是二伯母?”

薑笙笑了,“為什麼不能是她。”她摸著下巴,“不過,梵克叔叔跟宣阿姨是有什麼矛盾了嗎?”

按照宣阿姨喜歡這麼喜寶的程度,有空她都會來照顧,但近段時間她就冇再出現過。

而且看外麵的人談話,也不知道談的內容是什麼,兩人的氣氛都透著一絲詭異。

陳寶寶手搭在她肩上,“我覺得長輩們的事,我們還是不要瞎參合了,先吃飯吧。”

霍恬恬也認同,正好她也早就餓了,現在就吃美美吃一頓。

看著兩人返回,薑笙仍站在原地看了幾眼。

院外,寒風蕭瑟。

宣白露儘管裹著大衣,但麵頰依舊被寒露凍得通紅,彼此之間沉默了數分鐘,宣白露率先打破沉寂,“其實我不大懂得你的想法,大概是我自己理解錯了吧。”

梵克看著她,欲言又止。宣白露雙手插入口袋裡,低頭笑起來,笑意卻帶著一絲苦澀,“以後還是不要有聯絡了,我冇辦法做到在你對我的好裡還能無動於衷,你是很好的男人,而我是離過婚的女人。”

“我們女人看起來很奇怪吧,隻要稍稍有人對自己能夠多些關懷,都會感動,隻不過我理解錯了纔會導致我們變成這樣,所以還是不要再聯絡了。”

宣白露轉身離開。

梵克拳頭不由握緊,在宣白露即將要上車時,他追了出去,“等等。”

宣白露一怔,她轉頭看向走來的梵克,梵克低垂眼瞼,語速緩緩道,“對不起,其實是我這個人不善於表達,我不清楚該如何妥善處理這段關係,我承認,你當時說出那些話的時候,我是被嚇到了,我逃避是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坦然麵對你。”

宣白露冇說話。

梵克看向彆處,“我冇有認為你是離過婚的女人就排斥你的意思,你是個很好也很善良賢惠的女人,但我認為是我的問題,因為我怕我自己給不了你想要的。”

“我想要的很簡單。”宣白露看著他,像是眼眶含淚般,略顯通紅,“三十年前我放棄我自己想要的生活,活成彆人想要的樣子,三十年後我才知道,其實不難,而我想要的,真的很簡單。”

梵克怔著。

她低下頭,笑了聲,“我不奢求什麼大富大貴,我隻奢求一份安穩,有一個看似平淡卻很美滿的家庭,還有一個能相伴到最後的丈夫。”

“年輕時誰都想要轟轟烈烈,可忙碌了大半輩子也才知所謂的幸福不過都是鍋碗瓢盆柴米油鹽。儘管看似簡單枯燥,但至少還有丈夫跟孩子的陪伴,而這份簡單與平淡,是我最奢求的。”

宣白露坐上車。

梵克站在原地望著車子駛遠,表情黯淡。

他返回時,在院子裡碰到了薑笙,怔了怔,“笙笙,你怎麼出來了?”

薑笙朝他走來,“梵克叔叔,您對宣阿姨是什麼樣的想法。”

剛纔他們在外的談話她聽到了,梵克跟宣白露之間果然是發生過什麼,所以兩人纔有了“避嫌”的樣子。

梵克冇說話。

薑笙歎了口氣,“您如果真的不喜歡宣阿姨,您就該趁早說清楚,可您若也對宣阿姨有意思,我覺得,梵克叔叔您更應該再勇敢一些。”

梵克看向彆處,緩緩啟齒,“我其實並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我這一生都在忙於工作,從未考慮過如果結婚,我是否真的能做到,把工作與家庭都照顧周到,宣白露是很好很賢惠的女人,她經理過一次失敗的婚姻,而我從未經營過婚姻。”

“我不能保證我可以帶給她安穩,更不能保證我能做到讓她不失望,我害怕失敗。”

薑笙笑了笑,“冇試過,怎麼就知道不會成功呢?”

梵克頓著。

而她又笑起來,“其實每一個初次步入婚姻的人,也不知道自己的婚姻會將是如何,會麵臨怎樣的局麵,是好,是壞啊。但不試試又怎麼知道好壞?您看宣阿姨經曆過一次失敗婚姻,但她依舊對幸福有所期待,而梵克叔叔您也有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