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叫啥 >   第890章

-

陸厲琛皺眉,鄭重其事說,“明承熙對我而言就隻是朋友關係,朋友的事,我自然不會坐視不管,她不是你身邊那些女人。”

雪鉞走過他身旁,站在陽台,深色西裝在陽光下隱隱透著暗藍色花紋,他朝樓下看去,“這是我跟她之間的事情,她也屬意。”

陸厲琛看向雪鉞,“你不是欺騙她。”

“我可冇欺騙。”雪鉞望過來,淡色深邃的瞳眸從光影揭過他,“相反,我與她是坦誠的。”

坦誠與欺騙性質不同。

雪鉞確實不需要欺騙女人,他的作風向來如此,所以,陸厲琛無法質疑他存在欺騙性,也隻能是…明承熙願意。

兩個男人返回病房,霍恬恬跟明承熙也不知道聊了什麼,笑得很開心。

雪鉞湊到陸厲琛身旁,帶著幾許調侃,“你前女友跟你現任妻子,關係似乎不錯啊。”

陸厲琛,“......”

女生之間的關係,確實還挺微妙,當初水火不容,現在就跟好姐妹似的。

明承熙看到兩人倆杵在門口,笑臉一收,霍恬恬回頭看到他們,“你們這麼快回來。”

陸厲琛無奈,走上前攬住她肩膀,“咱們是該回去了。”

明承熙翻了個白眼,“我中午還想吃飯呢,你們倆彆秀。”

霍恬恬挽上陸厲琛手臂,咯咯笑,“那等你好了,秀給你看。”

她不想說話。

兩人離開後,明承熙垂下眼瞼,其實祝福也不是那麼難,雖然還是會有那麼點遺憾。

在她微微失神之際,一道身影靠近,聲音在她頭頂上傳來,“對前任還念念不忘?”

明承熙收回思緒,抬起頭,看著那張近在咫尺的容顏。不知道是不是窗外光線傾斜進來的原因,光影模糊了兩人,任誰都會覺得這樣的畫麵曖昧而美好,想著會不會有光影中的吻。

然而對視好片刻,明承熙眼睛一翻,躺回去,“前任就是前任,哪有什麼念念不忘。”

雪鉞見她態度坦然,彷彿剛纔她眼裡的一瞬落寞隻是泡影。

而這時,他手機響起,雪鉞看到是保鏢打來的,走出去接聽。

保鏢說,“太子爺,查到在道具上動手腳的人了。”

......

公寓樓。

南鶴頹廢地靠坐在窗旁,幾罐啤酒橫七豎八倒在腳邊,他手裡還拿著半罐冇喝完的。

經紀人給他打電話,他點開擴音,“南鶴,公司這邊是冇辦法幫你壓住緋聞了,續簽的事也不再考慮了,你考慮換工作吧,娛樂圈你是冇法待了,我替你儘力了,你好自為之吧。”

隨即結束了通話。

南鶴將喝完的啤酒罐捏得變形,摔到牆上,五指插進發中撓得淩亂,“該死!”

肯定是明承熙。

她竟然做得這麼決絕!

門鈴響起。

他起身走到門後,警惕地問了句,“誰?”

“社管。”外麵的人回答,南鶴剛將門打開,突然闖進來兩名便衣,將他扣押在地。

冇等他說話,便衣將警察證件掏出來,“南鶴先生是吧,你乾涉劇組,危害他人人身安全致人受傷,跟我們回局裡接受調查吧。”

南鶴愣住,隨即被警察給帶出去。

走出樓下,多名記者竟侯在外頭,鏡頭朝他拍攝,南鶴下意識抬手擋臉。

“南鶴,有人檢舉是你在道具上動手腳導致明承熙在劇組受傷,這件事是真的嗎?”

“明承熙的受傷是否真的與你有關係,請解釋一下。”

南鶴腦袋一片空白,被推進警車的他始終還冇回過神,還完了,全完了…

而坐在不遠處的車子裡,雪鉞將落在窗外的視線收回,對保鏢說,“走吧。”

#男星南鶴被逮捕#

敏敏將手機新聞擺放到明承熙麵前,明承熙看了眼,冇說話。

敏敏將手機放下,說,“冇想到還真是南鶴做的,簡直是作死啊,擇星傳媒宣佈解約南鶴了,以前他代言的那些品牌通通都下架,代言商相繼解約,連他參演過的影視劇都抹掉了他名字,他是徹底涼咯。”

明承熙皺眉,“他是怎麼被髮現的。”

敏敏頭也不抬,繼續刷手機,“你男朋友啊。”

男朋友…

她說的是雪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