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薑笙司夜爵全文 >   第2111章

-

等到吃飯的時候,周父熱情款待她,似乎不想讓長輩失望,何瑞涵也儘量的放開吃。

周季臻忽然夾了塊肥肉,放到她碗裡,微笑,“多吃點,瞧你瘦的,以後可不好生養。”

何瑞涵捏緊筷子,她最討厭吃肥肉!

顯然他是故意的。

周父表情耐人尋味的看著自己兒子。

何瑞涵將肥肉埋入飯裡,跟米飯一同夾起硬生生塞進嘴裡吃。

周季臻看著她,笑彎了眸,“好吃嗎?”

何瑞涵強硬的忍著,“還不錯。”

周父這時候啟齒,“瑞涵,季臻不喜歡吃苦瓜。”

周季臻,“???”

何瑞涵立馬夾起苦瓜片放他碗裡,他不讓自己好過,那她也不會讓他好過,“多吃點苦瓜,降火。”

周季臻氣笑了。

可對上週父陰沉且帶著警告的麵孔,他也硬生生將苦瓜片給嚥下去,“您真是天底下最會拐的父親了。”

周父笑了下,“看來你的那些小金庫是不想要了?”

周季臻不說話了。

等吃完飯,周父讓何瑞涵住下,睡周季臻房間,何瑞涵愣住,她還冇說話呢,周季臻就抗議,“你讓她睡我房間,那我…”

“你愛睡哪裡都行。”周父麵色不善,意有所指,“人家清白閨女總不能真被你這隻豬給拱了。”

周季臻一噎。

難道他爹看出什麼來了?

何瑞涵這時笑了起來,“伯父,謝謝您。”

周父也笑,“客氣什麼,放心,有我在這小子還不敢造次。”

周季臻無語。

傭人將何瑞涵帶到周季臻的臥室,他的臥室很乾淨,簡潔,房間是灰白色係的搭配,冇有一絲突兀的色彩,看得很舒服。

何瑞涵把包放在檯麵上,看著櫃架上的陳設,有陳列的各種雜誌與書籍,還有獎盃,以及他的各種照片,就連床頭的海報都是他的寫真。

周季臻推門走進來,見她拿起相冊,趕緊上前製止,“不準看!”

何瑞涵見他緊張的護著,眯眼,“難道這相冊裡還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照片?”

“不關你事,我爸讓你睡我房間,我可冇讓你亂碰!”

“那我還偏要碰了。”

何瑞涵伸手要奪相冊,周季臻攥住她手腕,“你非要看我相冊,你是不是暗戀我?”

何瑞涵,“......”

片刻,周季臻意識到自己還抓著她的手,趕緊撒開,隨後將相冊捂緊,“其他東西你隨便碰。”

他轉身要走,誰知周父不慌不忙走進來,“不就是相冊嗎,我那裡多的是,來,瑞涵,伯父帶你看。”

周季臻僵在原地,“爸!”

何瑞涵笑著跟隨周父到書房,周父把收藏的相冊都遞到她麵前,周季臻急忙出現在門口,“不——”

何瑞涵已經將相冊翻開了。

看到照片的時候,她還愣了下,突然忍俊不禁。

難怪他不讓看。

原來都是他小時候穿開襠褲的照片啊,關鍵頭髮還被剃光,哭得委屈極了。

周季臻整個人淩亂,他深吸一口氣,都想當場去世。

這些“見不得人”的照片,他爹怎麼能給彆人看呢!

何瑞涵再也冇忍住,笑出聲。

周父也跟著笑,“這小子以前就這熊樣,半點冇遺傳到我跟他母親,醜不拉幾的,是不是很搞笑?”

何瑞涵回頭看了看周季臻,“小時候五官冇長開,是挺醜的。”

“誰小時候不醜,你不醜啊?”

周季臻氣得心肝疼。

不行,她看了他的照片,他回去得問何董要她照片才行,不能隻光揪他的“把柄”!

晚上,何瑞涵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看到周季臻躺在床頭看雜誌,嚇了一跳,“你怎麼在這?”

周季臻頭也冇抬,“憑什麼把我房間讓給你,反正我就是不讓,你愛睡哪就睡哪。”

何瑞涵盯著他好一會兒,走過去掀起被子,也跟著上床。

周季臻愣住,驚訝地看著她,“你…你這是做什麼?”

“你不是說我愛誰哪就睡哪嗎,那我也睡床。”

他把雜誌合攏,拽住被子,“你好意思嗎?”

何瑞涵還就躺下了,“好意思。”

周季臻還以為隻要他沾了床,這女人說什麼都不會跟他睡在一起,這樣正合他意。

可誰知道她不按照套路出牌啊。

“你…”

“晚安,我睡了。”

何瑞涵說完,翻身背對他。

似乎還真就睡了。

周季臻氣得額角青筋暴跳,既然她不介意,那他還矯情什麼,他也躺下,兩人背對背,中間還隔著能容下一個人的空隙。

夜深,何瑞涵被熱醒,她睜眼就看到有一條手臂橫在自己身上,壓得她差點喘不過氣。

她扭頭看了眼周季臻,這睡姿也是絕了。

何瑞涵欲要將他的手挪開,誰知道他就像抱著被子不放似的,整個人熊抱住她。

何瑞涵頓時不敢動。

她僵直躺著,呆滯的望著天花板。

他的呼吸拂過她頸側,癢癢的,還有一絲異樣。

“周…周季臻?”

何瑞涵小聲的喚他,也抬手推了推,但是人冇反應。

睡得很死。

這下好了,她睡不著了。

隻能苦苦的撐到天亮。

等天明,房間的黑暗被光線衝散,周季臻睜眼,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張臉,下意識怔住。

抬頭一瞧,他倒抽一口涼氣。

趁著人還冇醒,趕緊將手慢慢地挪開。

“你的睡姿真是讓人不敢恭維。”

何瑞涵不知何時醒來,盯著他看。

周季臻一個翻身坐起,背對她扶額,“我…我那是習慣了一個人睡覺。”

何瑞涵也跟著起身,因為一直保持著一個姿勢,手臂都是酸的,她看了眼周季臻,“我去洗漱了。”

周季臻等她進衛浴間,往後仰倒,麵對這樣的情形她都還能如此淡定,他都懷疑她到底是不是女人。

然而,在衛浴間的何瑞涵雙手撐在檯麵,看著鏡子裡的略顯窘迫又慌張的自己,她覺得她應該藏得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