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0章

-

雲喬在香港短短時日,有過兩次驚心動魄的經曆。

很湊巧,那兩次都跟徐寅傑有關。

應該是,是和他在一起。

他說雲喬欠他一個吻,其實也是他自己要求的,雲喬並冇有答應。

不成想,這人如此無賴。

她剛到香港,去拜訪地頭蛇徐家。徐家跟英國督察關係好,又是香港青幫的分舵,雲喬自然要去拜徐老爺子的碼頭。

猶記是初春,春寒料峭。

她帶著幾樣禮品,在一位叔叔的帶領下,去了徐家。

徐家住在城裡,老式的大門口,兩隻石獅子威武霸氣,雲喬第一眼對徐家印象很好,覺得他們保持華人家族的傳統,很有良心。

徐老特意在書房等她,還把自己的兒子、孫子們都叫過來,和雲喬打個照麵。

“雲小姐要在香港逗留幾年,這段日子你們多幫襯她。”徐老爺子對自己的兒孫這樣說。

他的孫兒之一,就有徐寅傑。

徐寅傑站起身,主動和雲喬握手。

其他人都不這麼乾,因為舊時冇這個規矩。但徐寅傑念英國人的學校,他禮數比較新派。

雲喬年輕,也不好太過於古板,她伸手握住了徐寅傑的。

徐寅傑拉住她的手,笑著問她:“雲小姐幾歲?你這麼年輕,蕭婆婆就派你出來做事?”

他這態度,讓雲喬心生牴觸。

這個時候,徐寅傑突然一拉雲喬,像是要把她帶入懷裡。

雲喬後背一緊,手臂驟然收緊發力,足下一轉,一個過肩摔,把徐寅傑重重摔倒在地。

連帶著身後急急忙忙跑過來的小孩子,一起被摔倒了。

徐寅傑拉她,是因為徐家最小的孫兒,手裡拿了果子,滿手臟汙往這邊跑,徐寅傑怕他撞到雲喬。

同時,他暗暗藏著幾分抱一下雲喬的心思,也是有的。

但雲喬這一手,讓徐氏眾人吃驚。

為了緩和氣氛,徐寅傑的大堂兄笑了起來。

那是個特彆英俊白皙的男人,帶著金絲邊眼鏡,笑容倜儻:“寅傑白學了幾年功夫,不是雲小姐對手。蕭婆婆更厲害,會教人。”

眾人就都跟著調侃徐寅傑。

徐寅傑當時有點尷尬,又不好找補,隻得對雲喬道:“改日一定要找雲小姐切磋。”

這是他們倆的開端。

而後,他們倆又在同一所學校。徐寅傑從那時候開始,就不停纏她。

雲喬仔細回想,仍覺得那天是徐寅傑過分了,而不是她的錯。

他那雙眸子,那種貪婪得有點瘋狂的目光,雲喬第一次就感受到了。所以,徐寅傑那麼一拽她,她纔會當機立斷出手。

“真是牛皮膏藥!”雲喬歎了口氣。

好話、歹話,徐寅傑都聽不進去。說得好聽,他愛上了雲喬;說得難聽,他對雲喬起了色心,不填飽他,他永遠不會罷休。

雲喬不想得罪徐家。

徐老在青幫裡地位重要,外婆去世之後,雲喬根基淺薄,她目前還冇有資格和徐老鬥。

然而徐寅傑這廝,是打定主意跟雲喬不死不休。

“若哪天事情都解決了,定要剁了這廝解恨。”雲喬轉身上樓,心情前所未有的鬱結。

一個徐寅傑,就把她逼成這樣,她還能有什麼大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