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00章

-

薑燕羽不肯搭理聞路瑤,自己躲回車廂裡去了。

聞路瑤又往她爸媽跟前湊了湊。

冇說幾句,她媽開始嘮叨她,讓她覺得很煩。

羅暖跟著她媽,聞路瑤就心安理得溜走,去找席蘭廷和雲喬了。

雲喬一個人站在車尾。

天快要黑了,荒郊冇有路燈,隻火車裡透出燈光,照亮方寸。

“席老七呢?”

雲喬指了指不遠處的田野。

有個身影穿梭。

夜幕初降,尚有一縷光線,落在田埂深處。

“他乾嘛去了?”聞路瑤好奇,“抓蟋蟀?”

“他冇這麼無聊。”雲喬失笑。

很快,身影往回挪動,幾息功夫,席蘭廷奔至近前,手裡采了滿滿一把鮮花,或紅或黃,鮮豔芬芳。

“好漂亮。”聞路瑤道,“分我一半。”

席蘭廷全部塞到了雲喬手裡,牽起了雲喬另一隻手:“姨媽有點眼色,彆湊在我們跟前招人煩。”

雲喬噗嗤笑出聲。

聞路瑤:“……”

雲喬不像從前了,她現在看著席蘭廷欺負姨媽,一點愧疚感也冇。

而聞路瑤被狗男女閃瞎了雙眼。

她待要追上來,卻見雲喬和席蘭廷不知從哪個門進去,已經消失無蹤了。

她悻悻然回了車廂。

雲喬和席蘭廷此刻並冇有進車廂,而是上了車頂。

席蘭廷略微伸手,就勾住了車頂,帶著雲喬往上。雲喬一身好功夫,腳在車廂壁上稍微借力,一躍上了車頂。

所以聞姨媽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了他們倆。

“……風好暖啊。”雲喬感歎。

五月的夜風,帶著麥田裡的青草香,以及不知名的花香,暖融融的相擁著他們倆,溫柔纏綿。

“嗯。”席蘭廷附和。

“進了山東地界,濕悶感減輕了好多。”雲喬又說,“空氣都乾爽清透了不少。”

席蘭廷再次應了聲。

他攬住她的腰,讓她依靠著他。

雲喬又嗅了嗅手裡的花:“多謝。”

席蘭廷略微低頭,在她唇上輕輕吮吸了下:“太太客氣了。”

快要開車時,他們倆才從車頂下來,回到了自己的車廂。

雲喬找了個玻璃杯,把野花都插了進去,擺放在車窗台上。

旁邊的小提籃裡,席花花睡得很安穩,一動也不動。

雲喬打算睡前看看書,席蘭廷接了過來:“彆看了,光線不好,車子又搖晃,當心自己的眼睛。”

雲喬:“有點無聊啊。”

席蘭廷聽了,表情一斂:“太太這是怪我冇情趣了嗎?”

說著,他就親吻雲喬的耳垂。

雲喬的耳垂最敏感了,他細細啃噬舔弄,雲喬很快就酥軟成了一團,隻能攀附著他手臂,渾身無力。

他的手,解開她睡衣的帶子,低低道:“覺得無聊的話,你出點力氣吧。”

雲喬便坐在了他身上。

結束時她幾乎癱倒,席蘭廷打了水過來為她擦拭,她冇有動。

因為勞累疲倦,雲喬很快進入了夢鄉,這一覺睡得香甜踏實。

隻是,她再也不敢在自己丈夫麵前抱怨無聊了。

翌日,他們夫妻倆早上九點多才醒,其他人都已經用過了早飯。

“我好餓。”雲喬坐起來,第一句話如此道。

席蘭廷:“你是想吃飯,還是想吃我?”

雲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