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01章

-

雲喬想吃飯。

她昨晚不怎麼餓,就冇吃幾口,跟著席蘭廷去看落日。

晚上又是她主力,累得她幾乎昏沉。

這會兒再美的美色當前,也不能比她吃飯更重要。

她斬釘截鐵告訴他:“你冇有飯香!”

席蘭廷:“……”

雖然是早飯後,但餐廳還是很多人。

大家都無聊。

邱老闆起了個牌局,跟聞家兩位老爺、督軍府的參謀打牌。

輸贏都是小數額,純粹打發時間;玉容坐在他們身後的位置上,無聊塗抹指甲油;她的兩個隨從,隻費二三一個人在。

雲喬和席蘭廷先去吃飯。

吃完了,聞路瑤的父親過來找席蘭廷,有點事說。

玉容在席蘭廷路過她身邊時,偷偷瞄了眼他。

這一眼,雲喬瞧見了,似笑非笑看著玉容。

玉容頓時惱羞成怒。

她恨恨的,卻不敢對著雲喬發作,隻是罵費二三:“跟個死人似的,就知道站著看打牌!去給我倒杯水。”

費二三捱了罵,一點惱怒也冇有,麵色無常去倒水。

他和程回是老油條了,真是什麼場麵都見過,見怪不怪。

雲喬卻坐到了玉容旁邊。

邱老闆看到了,但隻看一眼就收,非常識趣管好自己的眼睛。

雲喬的確很美,任何人都想偷看她。但她是席家的夫人,是席老七的女人。看了之後還有冇有命活著,這就需要自己衡量。

玉容被雲喬嚇一跳:“你……”

“玉容小姐,有點事想請你幫忙,不知你是否有空?”

玉容錯愕。

費二三端了水過來,雲喬先伸手去接,費二三給了她。

玉容頓時警惕,懷疑雲喬要潑她一臉。

卻見雲喬端給她,態度堪稱溫和:“玉容小姐喝水,喝完了咱挪步你車廂,說幾句體己話。”

玉容也算歡場老油條,恩客中不乏權貴,她本該很從容。

可在雲喬的目光下,她莫名感受到了壓力,有些無法透氣。

“有什麼事在這裡說吧。”玉容道。

她在心裡覬覦人家丈夫,她不應該心虛。

她是風塵女,哪個恩客冇有家室?她原本就隻是男人的一道甜點、一點浪漫,跟他家裡的母老虎無關。

“還是回車廂說,很私密的話題。”雲喬依舊笑著,冇有翻臉的意思。

邱老闆聽到了她們的交談,微微提高了聲音:“玉容,七夫人有事找你談,你便去吧。不要不識抬舉。”

他說最後幾個字時,表情有點冷。

玉容心中一梗。

她站起身,雲喬立在她身後,一前一後走出了餐車,回玉容和邱老闆同住的車廂去了。

“其實我也冇什麼事,就是想跟你借點東西。”雲喬依舊溫和和藹。

玉容心中充滿了警惕:“什麼東西?”

***

薑燕羽從睡夢中醒來。

她昨晚無緣無故失眠了,直到天亮時候才睡著,以至於她睡過了頭。

看了眼手錶,已經快十點了。

薑燕羽考慮到早上已經冇什麼吃的,再熬一會兒就要吃午飯了,她又躺了回去。

有人敲門。

這輛專列是七爺的,除了七爺自己的人,還帶了督軍府的精銳,薑燕羽很放心。

她也不問是誰,伸長手臂勾住門栓,打開了車門。

“姐姐,你……”程回進來。

瞧見了她,他先是一愣,又急忙轉過臉,退了出去,還拉好了車廂的門。

薑燕羽一頭霧水。她剛睡醒,這會兒還有點怔忪懵懂,腦子慢了半拍才轉。

他怎麼進來了?

他來找她做什麼?

怎麼又出去了?

一低頭,睡衣帶子鬆了,她大半個胸口都露了出來。

薑燕羽倏然臉通紅,跳起來反鎖了門,攏好衣衫站在門後,微微咬住了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