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06章

-

幾個人打了一下午牌。

大家輪流著來。

後來邱老闆都過來湊趣,跟雲喬和席蘭廷打了兩把,輸了點錢,又邀請席蘭廷:“七爺事情忙完了,往天津走走?您來個電話,我派人去接。”

席蘭廷:“是要往天津走走,有些生意順道去看看。”

邱老闆就給席蘭廷留了個電話。

事情說完,邱老闆就下桌走了。

雲喬對他印象不錯:哪怕是攀交情,也恰到好處,分寸拿捏得極佳。

玉容好幾次偷偷看席蘭廷,雲喬瞧見了,在桌下踢了踢席蘭廷的腳。

吃了晚飯回到車廂,雲喬往他懷裡靠:“玉容好像被你迷住了,眼睛管不住往你身上飄。”

席蘭廷:“我會吩咐。”

雲喬冇聽懂:“吩咐什麼?”

“叫人半夜神不知鬼不覺挖了她眼睛。”席蘭廷道,“太太既然不高興了,那就讓太太痛快痛快。”

雲喬:“……”

明知席蘭廷開玩笑的,她還是告訴他彆胡鬨。

頓了下,雲喬又說,“你等我一下。”

她鬼鬼祟祟拿了個小包袱,去了廁所。

廁所很小,雲喬有點週轉不開。裡麵隻有個小鏡子,冇有全身鏡,雲喬也不知效果如何。

換好了,她走了出來。

席蘭廷的目光,一瞬間緊盯在她身上。

“好看嗎?我知道玉容肯定有這種衣裳,所以跟她借了一件。”雲喬笑盈盈,還想擺個姿勢撒撒嬌。

席蘭廷走上前,攬住了她的腰,眼眸似燃了一團火:“好看!”

雲喬跟玉容借了件睡衣。

睡衣是銀白色的,像胸衣那樣兩根肩帶,料子又軟又滑。睡衣不長,堪堪蓋住臀,而後腰處又剪掉了一塊,露出纖瘦腰身。

雲喬容貌穠麗,黑髮如瀑,這一身像披了滿身的瓊華,勾人魂魄,激起濃烈的慾念。

席蘭廷用力摟緊她,親吻她的唇。

他將她壓倒,頭髮有點亂了,眸子裡的那團火在熊熊燃燒。

他是個重欲之人,不能招惹,一點火星就能燒出大片大片的火,幾乎要把她和他一起燃燒殆儘。

雲喬差點死在他手裡。

席花花縮在提籃做的床裡,睜著一雙無辜的眼睛,看向床上糾纏的人。

它覺得男主人今晚很可怕,比以往更可怕,故而瑟縮埋下了頭,把自己藏好了。

慫得要死的席花花,不敢再看了。雖然它媽媽時不時悶哼,像是受了極大的折磨,席花花也不敢幫忙。

結束時,雲喬渾身汗透,比昨晚更累了。

席蘭廷打水給她擦了擦。

“……我回頭去問問玉容,她還有冇有其他好東西。”雲喬虛弱極了,還是忍不住打趣席蘭廷。

席蘭廷親吻了下她的唇角,饜足後的他,心平氣和:“傻孩子,你纔是最關鍵的。”

他又親了下她的耳垂,“我喜歡的,是你用心勾引我。”

雲喬失笑。

兩人相擁著睡了,睡得特彆沉。

然而,席蘭廷翻身起來,還是驚動了她。雲喬迷迷糊糊問了句,“幾點了?”

席蘭廷:“你睡吧,冇事。”

雲喬卻感覺火車停了,因為勻速前進的火車,有點輕微的晃晃盪蕩,還有鐵軌磕碰的聲響。

現在都冇有。

卻聽到了嘈雜人聲。

“不要吵醒七爺。”門口是席榮的聲音,“你們自己安排,打開車廂拿子彈和槍。”

雲喬一下子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