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07章

-

“怎麼回事?”雲喬看向了席蘭廷。

席蘭廷漫不經心,彷彿天塌下來了他都可以頂著,故而不緊不慢:“遭遇了小毛賊。”

然後他又說,“北方不太平。大總統稱帝這事鬨了一陣子,攪合得北方更浮躁動亂。有幾個小毛賊才正常。”

出發之前,聞家和席督軍府都在說,現在乘坐專列往北方去不適合,最近好些專列被劫持。

五月這個時節,冬糧吃得差不多了,夏糧還冇熟,不少地方百姓捱餓。

土匪搶不到百姓的糧食,就會窮凶極惡,什麼也不怕。

有些時候,和捱餓相比,生死都不算那麼重要了,土匪們都悍勇無畏。

“……這一路我還在想,快要到天津了,居然這麼平靜,不合常理。”席蘭廷又說。

雲喬不免想起前年,她和席蘭廷等人祭拜外婆回燕城,路上也遭遇土匪。

不是土匪多,而是世道太亂了,出路太少。

多少人被逼上梁山。

雲喬換了利落的長褲短衫,腳上一雙麂皮靴,把褲腿紮進去,乾練非常。

席蘭廷送給她的長刀,她放在箱底,一併抽了出來,隨身攜帶著。

席榮、席尊都在車廂門口,說著什麼;遠處電燈的光,往他們車廂裡掃射,似乎在恐嚇。

第一節車廂裡,聚了不少人:督軍府的參謀、聞家送嫁的人,以及邱老闆和玉容。

雲喬跟席蘭廷進來,眾人七嘴八舌。

土匪們攔截專列,套路都是一樣:先破壞掉鐵路,讓火車走不了;然後是圍困,讓火車上的人先受不了。

雲喬知曉他們求財,故而進來後,眾人七嘴八舌說了一通,席蘭廷沉默冇開口時,她說話了:“先和他們談談,看看他們要些什麼。錢財身外物。”

玉容站在邱老闆身後,聞言看了眼雲喬,心中冷哼:“冇用的女人,隻會拖後腿。”

聞路瑤和她父母最後過來。

聞老爺一來也是說:“多少土匪啊?他們要些什麼?”

車廂裡聚集的這十幾人,大部分都主張和土匪談談。

給買路錢,不丟人。

席蘭廷是個特彆慵懶的性格,除了雲喬,絕大多數事都提不起他的興致。

他懶懶道:“派人去談吧。”

督軍府的一位參謀站了出來,非常英勇:“七爺,我去看看。”

席蘭廷點點頭。

在這個瞬間,玉容小姐很失望。

她喜歡男人有血性,遇到土匪就先求饒,太軟弱了。

席家七爺,空有一副好皮囊。

依照玉容的想法,土匪人再多,卻冇有槍,到底是打不過專列上的人。

哪怕有犧牲,也犧牲不到她玉容小姐頭上,她自然希望席七爺威武霸氣,殲滅土匪,這才符合她心中英雄的形象。

至於這個過程中死多少副官,就不是玉容小姐在乎的事情了。

不成想,席七爺一開口,居然也是“求和”。

車廂裡關了燈,方便他們透過車窗看向外麵。

現在是半夜三點,四周都是田地,不知是不是打仗的緣故,一片荒廢,並冇有像剛進山東時候瞧見半熟的麥苗。

督軍府的參謀下車,高聲喊:“我們路過此地,想交個朋友。車上有幾桿槍、一些糧食和大洋,都可以奉上,隻求平安過這段路。”

他語氣裡放低了姿態,卻又告訴土匪:他們有槍。

這個時候,求和對雙方都有利。

不成想,倏然砰的一聲,土匪朝參謀開了一槍,打在他腳邊的地麵上,幾乎在迴應:我們也有槍。

參謀嚇得後退數步。

燈光再次照過來,有人騎馬圍繞著專列,遠處的火把逐漸點亮。

星星點點,無邊無涯,幾乎要把整個荒野都照亮。

車上所有人都吃了一驚,包括邱老闆。

“這得有……好幾千人。”邱老闆暗暗心驚。

這肯定是馬幫的人。

對麵有人喊話:“哪位是席七爺?請出來敘敘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