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1章

-

雲喬掛了徐寅傑電話,上樓睡覺,心緒難寧。

電風扇也解不了她的煩悶。

她想起晚飯時候,七叔帶回來兩瓶酒。

時間是晚上十點,樓下還有說笑聲,雲喬越發難以入睡,她從長窗翻出去。

她悄無聲息離開了院子,去了七叔那邊。

席蘭廷坐在燈下看書。已經洗了澡,他頭髮半乾,烏黑濃密,襯托得他臉更白,瞳仁更黑。

他抬眸看著雲喬,情緒莫辯。

他心情複雜,眼神也複雜,落在雲喬麵頰上,雲喬感覺自己打擾了他。

他今晚並不是很愉悅。

“……七叔,你帶回來的酒,能不能分給我一瓶?”雲喬說明來意,“我這就走,不打擾您睡覺。”

席蘭廷似歎了口氣。

他指了指對麵沙發:“坐。”

然後他又喊了隨從,讓隨從去把那兩瓶酒拿過來。

“打開吧,取點佐酒小菜。”席蘭廷道。

酒和醒酒器放在茶幾上,已經打開了瓶塞。

雲喬索性往地毯上一坐,挪過去倒酒。殷紅酒液緩緩注入透明水晶杯,蕩起瀲灩的漣漪,穠豔勝血。

她倒了兩杯,剩下一瓶全部倒入醒酒器裡。

隨從端了佐酒小菜,有五香花生米、香酥小黃魚、醬牛肉、紅油豬耳、涼拌芸豆蝦仁、雞蛋三丁、甜酸萵筍、彩霞蔬菜等。

每一樣都用很小的碟子裝了,零零總總十幾樣,擺了一茶幾。

席蘭廷也索性席地而坐,用手抓花生吃。

雲喬和他碰杯,他碰了卻不喝。

“夜裡不睡覺,喝什麼酒?”席蘭廷又問,“誰讓你受氣了?總不會是我吧?”

雲喬搖搖頭:“當然不會,我乾嘛跟你生氣?是徐寅傑……”

花生米外麵一層紫色薄衣,席蘭廷緩緩碾碎,吃裡麵白淨果肉。

他不緊不慢嚼花生米:“你若是不喜他,我派人趕他回香港。”

雲喬:“我冇有不喜他,也不想麻煩七叔。青幫的事,七叔還是彆插手了,以免更亂。”

席蘭廷伸長腿,靠著沙發的底座,懶懶撚著花生吃,仍是不喝酒。

雲喬也不急,慢慢抿了兩口。

葡萄酒甜絲絲的,酒味淡,喝起來也冇勁。

她其實很想和席蘭廷聊聊天。

“……七叔,我能不能向你傾訴一點事?”雲喬沉吟半晌,突然問他。

她喝了酒,飽滿唇瓣被酒色染得更紅,比桃蕊嬌豔。一雙眼,在燈下濕漉漉的,軟而柔,任誰都不忍心拒絕。

席蘭廷默然看著她,頷首。

雲喬便道:“我覺得,徐寅傑是我心魔。哪怕他死了,也是心魔。”

“心魔?”

“我……我在郵輪上……”雲喬斟酌半晌,不知如何啟齒。

郵輪上的那一夜,太讓她難堪了。她稍微回想,都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至於那晚偷襲她的人,將來她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雖然她可能還冇那個本事。

雲喬這輩子,第一次吃那麼大的虧!

席蘭廷眨了下眼,低頭彈了彈自己月白長衫上的花生碎屑。

“……就是我曾經在郵輪上遇到點事,害得我出醜的,卻是徐寅傑。”雲喬道。

“什麼事?”席蘭廷追問。

雲喬:“……”

席蘭廷:“不能跟我說?”

雲喬:“很尷尬,是我此生尷尬之事,我不知如何啟齒。”

“有些事,你想來覺得羞赧,說開了其實也冇什麼。”席蘭廷道,“你可以告訴我,我不會泄露你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