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11章

-

回到了車廂,席蘭廷隨手把自己和雲喬的行李整理了一番,箱子堆放在旁邊,上床和雲喬補覺。

雲喬睡不著。

她看著自己的手。

“……我的巫術,恢複得不算特彆理想。”她對席蘭廷道,“好像隻恢複了二三成。”

對上於鏊,她明明使用了巫術,抽走他的生命力,他卻還能在她手下過招。

神巫雖然受製於天道,不能隨便殺人,但控製得好,足以威懾凡人。

雲喬想要嚇唬那土匪。

不成想,效果不如人意,還得她幾招製服,那人才知道害怕,而不是一出手就癱軟。

“想要全部恢複很難,現在世道不同了。”席蘭廷道。

世間靈力稀薄,早已不是當年可比的。

雲喬的巫術,依仗天地靈氣。就好比一潭水,若水見底了,再如何會操控水也無濟於事。

“唉。”雲喬歎了口氣。

席蘭廷:“倒是有個辦法……”

“什麼辦法?”雲喬差點坐起來。

席蘭廷略微沉吟,“我想把半神體給你。”

雲喬錯愕看向了他。

車廂裡暗淡,火車還在勻速前進,時不時微微晃動著,讓雲喬的身心具震。

“你想要做什麼?”她幾乎失控般質問席蘭廷。

席蘭廷一把摟過她:“設想一下,又做不到的。我們還有長久一生要過,你彆急。”

“你什麼意思……”

“就隨便想想,異想天開。”席蘭廷道。

雲喬還是不放心。

席蘭廷卻不想再說話了,用手輕輕點她眉心。他術法遠在她之上,安神咒很快起了作用,雲喬波動的心緒慢慢平複,進入了夢鄉裡。

席蘭廷抱著她,眼睛看著不高的車頂,心裡走馬燈似的掠過各種畫麵。

他一直懂算計,漫長生命裡失算過的事,隻跟雲喬有關。

用人族的話說,她是他的劫。

“你們……可要爭氣點,彆讓我失望。”

他想起了那個蛇妖半體,如今依附程立而活。

不知那半體有冇有意識到,他們倆曾是一體的,席蘭廷很清楚他的思維方式。

他劈掉了自己的半體,有段時間非常痛苦,力難自支。

頭一回意識到那半體冇有消亡,是黃鶯妖蕭彎彎的死。

從那之後,席蘭廷就留心半體的所作所為。他籌劃了好些日子,想給雲喬謀個長盛不衰的前途,結果被她和十萬半妖束縛,動彈不得。

兜兜轉轉,四千多年了,席蘭廷真怕那半體消亡。

冇想到,那半體居然活了下來,還妄想謀算他的半神體。

挺好,一切都可以照之前的計劃進行——現在更順利,因為那半體手裡擁有的,不是簡簡單單的妖骨,而是鳳凰骨。

在雲喬還冇清醒的時候,他就想過她會有很長久的一生,那時候他做了很多計劃。

他絕不會讓雲喬短短時間凋謝。

雲喬睡得很香,火車到天津的時候她冇醒,故而冇去送薑燕羽;待她再次醒過來時,火車已經進了北平的站。

她連忙爬起來,梳洗更衣。

等她下車時,眾人都差不多下完了。

薛正東親自過來接,已經令人送聞家太太老爺去了飯店,隻和聞路瑤一起等雲喬、席蘭廷。

“你這麼磨蹭!”聞路瑤說雲喬。

雲喬:“我昨夜為了救你們狗命,耍刀耍累了。”

聞路瑤:“……”

她眼前浮現一隻頂冠鮮紅的大公雞,抖了抖滿身羽毛,昂首挺胸,神情囂張,真是要多得瑟就有多得瑟。

“看把她能的!”聞路瑤在後麵嘀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