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14章

-

一頓飯結束,戲台上依依呀呀的青衣退場,換了熱熱鬨鬨的打戲。

眾人移步,往外麵的看台而去,坐下聽戲。

“譚老闆乃天下名角,他幾乎不往燕城去,我們還冇見過他。他最近在北平嗎?”席蘭廷問。

馮帥:“在,今晚他也來捧場了。”

馮帥府的宴席,還是專門請席氏的人,自然樣樣按照最高規格來。

有了戲班,一定會有名角。

隻不過,好幾位在北平、天津紅的名角,席蘭廷他們冇聽說過,隻譚老闆名聲最大。

因為羅筠生在華東一帶很紅,每次提到他,都要“南羅北譚”的討論,把譚老闆作為羅筠生的比對。

戲開鑼,後麵就比較鬆散了。

馮帥有點事,中途說出去更衣,離開了一會兒;他一走,馮家的總管事低聲對席蘭廷說:“席七爺,我們後麵園子夜裡也可逛逛,照亮得像白晝。您若是散散食,可以往後頭走走。”

席蘭廷道了聲多謝。

雲喬和他也離席,去了趟旁邊的洗手間,再由傭人帶領著,往馮家旁邊的園子閒逛。

路過一處竹林,雲喬聽到竹林那邊有說話的聲音。

幾名年輕女子,笑聲嬌俏:“方纔三哥他們在說,席七夫人真天下絕色。”

“的確是美麗,比秦小姐也不遑多讓。”

秦小姐大概是京城名媛。

“你太抬舉秦白繁了,她哪有資格和席七夫人比美?”

這位小姐無疑跟秦小姐有仇,恨不能將秦小姐貶入泥土,哪裡容得下其他人誇獎秦小姐?

雲喬聽了,感覺很有趣,就拉席蘭廷駐足細聽。

那幾個小姐,都是馮帥府的,個個年紀不大,心思卻不小。

她們估計是走累了,竹林那邊有桌椅,便坐下來嚼舌根。

又說席蘭廷:“真漂亮。男人這般漂亮卻不陰柔,難得。”

“他們夫妻倆很般配,都是絕色人物,一個賽一個驚豔。”

“不過,那位席七夫人出身不高,仗著美貌得了席七爺的青眼,運氣真好。”

不是每個人都清楚雲喬的身份,就像蕭鶯那麼有聲望,也不是人人知曉。

馮帥知道,但帥府千金小姐們,估計驕傲得懶得去打聽。

“四哥看席七夫人眼都直了。就他那性格,我估計他會上手。”

“父親知道了,會打死他。”

“他就那德行,死豬不怕開水燙。”

幾個小姐咯咯笑起來。

然後她們又猜測,雲喬未必不願意跟馮四少有段風流事;又說席七爺這次來,不知秦白繁是否願意跟他結交。

越說越不堪,雲喬便重重咳嗽一聲。

竹林那邊靜默。

過了約莫半分鐘,纔有人試探著問:“誰?”

“是我。”雲喬笑道,“原來,大帥府的小姐們,這樣嘴碎啊?”

那邊再次靜默。

還有什麼比說旁人閒話被正主逮個正著更尷尬的?

雲喬倒是無所謂,拉了席蘭廷的手,兩個人往回走。

回到了宴席上,馮帥已經回來了,譚老闆也正式登台。

雲喬覺得他和羅筠生不相上下,隻是這幾年羅筠生進步很快,譚老闆隱約有被比下去的架勢了。

待譚老闆下了台,馮家的四姨太走過來,笑盈盈問雲喬:“七夫人,是否要去見見譚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