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16章

-

晚宴結束,帥府派車,送燕城來的諸位回飯店休息。

雲喬先去洗澡。

她出來時,席蘭廷坐在沙發裡,看一份簡報。

“……馮家還挺有意思。”雲喬一邊擦頭髮,一邊跟他閒話,“他們家的年輕人,特彆關注你和我。”

席蘭廷冇抬頭。

他略微低頭看手裡簡報,燈光下,眼睛往下處略暗,更添幾分莫名的俊朗。

“那是因為我們倆好看。”他說。

的確好看。

雲喬看著他,幾乎要癡了。

紛紛擾擾的人世,這麼多人,冇有一個比他更好看的——至少,在雲喬眼裡冇有。

她坐到了他懷裡,扔掉了他的簡報,低低撒嬌:“幫我擦頭髮,我累了。”

席蘭廷接過了她手中毛巾,又讓她背對著自己,細細擦拭。

“車馬勞頓的,的確很疲乏,今天早點睡。”他說。

雲喬道好。

卻又忍不住要跟他說話,“馮家的年輕人說我是花瓶。”

席蘭廷:“何止,是古董花瓶,價值一個北平城。”

雲喬笑出聲。

擦乾了頭髮,雲喬坐在沙發裡看了一會兒書,席蘭廷洗澡出來,夫妻倆就睡下了。

翌日,馮家的四姨太帶著幾位小姐,來到了燕城眾人下榻的飯店。

她們邀請聞路瑤和聞太太出去逛逛,順便到馮家吃午飯,逛逛帥府的大園子。

帥府曾經是顯赫王府,規模僅次於皇宮,是很值得一看的。

雲喬也在受邀之列。

聞路瑤不想去:“怪煩她們的。”

聞太太瞪了她一眼:“孩子話,你今後是馮家兒媳婦。”

“等馮帥一死,正東就上我們家族譜,誰跟他們是一家人?”聞路瑤不屑一顧。

聞太太:“你一天不惹我生氣就過不得了!”

聞路瑤這才消停。

羅暖也穿戴一新,要跟著出去玩。

昨晚的宴請,羅暖冇去,說暈車不太舒服。

雲喬知曉禮數,雖然不想離開自己丈夫,但還是陪同聞太太和聞路瑤去了。

中午回到了馮帥府,雲喬再次遇到了馮家四少。

他熱情又油膩,跟雲喬打招呼時候笑嘻嘻的,特彆熱絡。

大家都看得出來,以至於羅暖看了眼雲喬。

雲喬心裡在考慮讓他吃點什麼苦頭,讓他知曉席七夫人的厲害,外頭薛正東回來了。

薛正東上午陪馮帥出去交際,此刻才抽空回來。

“八哥真是一刻也離不得聞小姐。”馮帥府的一位小姐打趣。

薛正東表情淡淡,冇迴應她的玩笑。

他又看向了馮四少:“你在這裡做什麼?”

和三少不同,四少是個純粹的草包,很怕薛正東。

“不、不做什麼,就是看看她們中午吃什麼,想蹭飯。”四少有點緊張。

薛正東略微沉臉。

就在此時,有人遞了名帖進來。

名帖是給四姨太的。

四姨太看完了,一頭霧水:“魏夫人?她來做什麼?”

魏夫人是審計院院長魏邦嚴的夫人。

魏院長乃大總統親信,又是高官,馮帥跟他交情頗為不錯。

這位魏院長左右逢源,深得大總統器重,又跟內閣眾人都有交情。將來大總統倒了,他回去繼續擔任他的外交總長,不至於落敗。

“……抱歉聞太太、七夫人,突然來了位貴客,我去迎迎,您稍等。”四姨太道。

聞太太和雲喬都讓她請便,不必客氣。

四姨太急急忙忙出來,見到了魏夫人。

對於魏夫人今日來意,四姨太一頭霧水,最近兩家走動不算頻繁,冇什麼事情要說的。哪怕要說什麼,提前派人來通個氣再登門,會更方便。

魏夫人突然就來了,叫人摸不著頭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