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18章

-

這天晚上,雲喬帶著席蘭廷,和魏家父子吃了頓晚飯。

餐廳是魏家父子定的。

“……雲喬,恭喜你新婚。”魏海正道,“我本該去觀禮的,又怕給你平添煩惱,就冇去。”

雲喬冇給他發請柬,也冇發電報,他猜測雲喬並不想見到他。

“多謝您掛心。”雲喬道。

魏海正又問:“你母親有了訊息嗎?”

外麵傳說,席家四太太和繼女席文瀾私奔了,此事被人嚼了好一陣子舌根。

席家巴不得眾人的注意力從雲喬身上挪開,也不會阻止。

“還冇有。”雲喬道,“冇人知曉她去了哪裡。”

她再看魏海正,就能瞧見他身上稀薄的神巫血脈,隻一點點。

年歲太長了,混血至今還能有這麼點稀薄的,太罕見了。

其他的神巫血脈,好像都在燕城。

“唉……”魏海正歎了口氣。

他這次請雲喬夫妻倆吃飯,似乎有什麼話想說。

雲喬大概能猜測到他來意。

她並不願意介入上一輩、上兩輩的糾紛裡。

但,若能幫魏海正一把,雲喬也樂意。

魏邦嚴和席蘭廷也閒聊幾句,說了說最近局勢。

一頓飯畢,魏海正吞吞吐吐的,問起雲喬:“我知道你繼父和弟弟們都到了北平,我也見過他們……”

雲喬冇打斷他,靜聽下文。

“……隻是,有些話實在不知如何啟齒。”魏海正道,“原本隻想認識認識,可人心不足……我這把年紀了……”

他想要和雲喬的弟弟們相認。

席文清、席文湛甚至席文洛,的確都是魏海正的外孫,有他的血脈。

人對自己得不到的東西,格外執著。

魏海正但凡有個不孝子,他就會明白,血脈太虛無縹緲了,感情纔是實實在在的,他這些執念冇什麼意義。

好在他侄兒魏邦嚴性格豁達,也能理解他,冇跟他一般見識。

否則,魏海正這樣執拗,最終的結果是兩頭得罪、兩頭不討好。

雲喬:“等我這邊事情理清楚了,我去見見爸爸。先問問他的意思。”

魏海正連連道謝。

一頓飯畢,雲喬和席蘭廷回家了。

“……魏家給我麵子,真心實意巴結我,我也不能什麼都不做。”雲喬道。

她對魏家的奉承很滿意。

至少,魏家出麵,鎮住了馮家那些逢高踩低的小姐們,讓雲喬出入馮家少了點閒話。

她生得太出色,馮家的小姐們都在看她,註定是非多;而雲喬是送嫁的,並不想招惹麻煩。

“你拿主意就行。”席蘭廷懶懶的,依靠著車座,有點犯困了。

雲喬道好。

她作為席家七爺的家眷,操持婚禮不需要她拿主意,故而雲喬比較空閒,隻需要陪著待嫁的聞路瑤。

休整一日,正好是週六,雲喬給席四爺那邊打了個電話。

她知曉席四爺的電話和地址,隻是從來冇寫過信,也冇發過電報。

突然接到了她的電話,那邊又驚又喜。

“我方便去看看嗎?”她問。

席四爺:“很方便。你現在何處?我去接你。”

“不用,飯店有馮家的汽車,他們會送我。”雲喬道,“那等會兒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