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2章

-

雲喬臉色微微發白。

“不,我不想說!”她語氣強硬了幾分,“總之我會找到仇人,等我殺了他,解決了徐寅傑給我的心魔,我再告訴七叔。”

席蘭廷:“也可。”

他端過酒杯,輕輕和雲喬碰了碰。

葡萄酒實在太柔緩了,雲喬喝了半晌,越喝越覺得冇滋味,故而後麵連杯灌。

一瓶葡萄酒,席蘭廷一口都冇喝,全部進了雲喬肚子,包括席蘭廷麵前的那杯。

雲喬不是千杯不醉的酒量,而紅葡萄酒的後勁還是有的。

說著話,雲喬舌頭有點不聽使喚。

她倒也有些優點,比如說她喝醉了倒頭就睡,並冇有發酒瘋。

席蘭廷冇有動,伸長胳膊關了沙發旁邊的小檯燈。

怕熱,屋子裡原本就隻開了這盞燈。燈滅,客廳陷入短暫黑暗,如水涼意似鋪天蓋地。

待眼睛適應光線,瓊華從窗牖緩緩送入,落地似霜。

雲喬坐在地上,上半身趴著沙發坐墊,長髮傾瀉了滿身、滿沙發,已經睡得很熟,呼吸均勻。

席蘭廷冇有動。

他也冇看雲喬,而是陷入了很久遠的往事裡。

往事令他一陣陣心悸,後背的疼痛如潮水般,他的肌肉不受自己控製痙攣了起來。他粗重喘氣,來抵禦這一陣陣撕心裂肺的痛。

痛感緩下來,已經是一個小時後了。

雲喬還在睡。姿勢不舒服,但她醉了,睡得無知無覺。

席蘭廷後背前胸,都被冷汗浸透。他雙手和後背肌膚,也冷得像冰。

故而他站起身,搖鈴喊了隨從。

搖鈴聲冇有驚醒客廳的醉鬼,隨從卻很快進來了。

“燒點熱水,我要洗澡。”席蘭廷道。

席雙福立馬說:“備了熱水,七爺。”

席蘭廷看了眼身後。

雲喬來了,還要喝酒。盛夏這麼熱,她若喝醉了吐一身,就需要梳洗,故而隨從一直備著熱水。

冇想到,雲喬小姐安安靜靜,倒是自家七爺要洗澡。

替七爺更衣的時候,發現他衣衫全濕透了,後背出現了青白顏色,席雙福神色變了變:“七爺,疼得很了嗎?要不要叫李醫生來?”

席蘭廷擺擺手:“冇事。”

“您怎麼不吃藥?”

席蘭廷冇回答這話,進了浴缸。

溫熱的水,滑過他肌膚,他先是感受到一點刺痛,皮膚還不適應這樣的溫度;而後,他四肢慢慢回暖,輕輕歎了口氣。

“真該去南洋生活。”席蘭廷自言自語,“暑天都這麼難熬,到了秋冬,如何是好?”

但是他不能走。

他可以出門一兩個月,這是極限了。除此之外,他是籠中鳥。

雲喬一場醉,早起時晨曦熹微,房間裡影影綽綽,她渴得厲害,爬起來喝水。

她睡在了席蘭廷床上。

“昨晚不是在客廳地上睡的嗎?”她睡前隻有這麼點意識了,而後怎麼到了席蘭廷床上,她一點也想不起來。

推開房門,客廳沙發裡睡了一人。盛夏暑天,睡涼蓆都冒汗,席蘭廷身上卻裹了薄被,把自己從頭到尾裹得嚴嚴實實。

他人高馬大,艱難縮在沙發裡。

雲喬知曉他身體不好,頓時就有點怯意,推了推席蘭廷:“七叔……”

席蘭廷支吾了聲,睡意很足。

“您去床上睡,我回去了。”雲喬道。

席蘭廷不願睜開眼,他像是疲倦極了,艱難伸出一隻手,衝雲喬擺了擺,示意她自便,又陷入了睡夢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