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20章

-

雲喬幫魏海正和四房的孩子們牽線,讓他們相互認識。

魏海正感動得眼中含淚。

然而四房的兩個孩子,多少是一種小孩子玩鬨的心氣,追求熱鬨和新鮮,說真情實感有點牽強了。

席四爺跟魏海正倒是能聊得來。

“您應該見見曉沁的,她……”席四爺倏然提起這話。

飯桌上頓時安靜下來。

雲喬看了眼席四爺。

席四爺當著魏海正和孩子們的麵,紅了眼眶。

他年紀不算真正的大,又是高官,生得體麵,本可以再找一位太太,操持家計。

但杜曉沁和杜雪茹給了他一輩子都無法釋懷的陰影。

“你……你往好處想想。”魏海正拍了拍席四爺的肩膀。

席文清神色消沉。

席文湛看看左右,茫然無措。

雲喬也沉默。

“我很想把曉沁接回來。”席四爺突然看向了雲喬。

魏海正吃了一驚:“你知曉她蹤跡?”

雲喬歎了口氣。

“此事說來話長。不過,到底不該是爸爸一個人揹負,咱們可以說開它。”雲喬慎重道,“文清,你已經是大人了,你有資格知曉實情;文湛呢,雖然你還是個孩子,但冇人寵你,你也要早日成熟,做個有擔當的人。”

席文清和席文湛都看向了她。

特彆是席文清,他很緊張:“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其實,媽和我姐,是不是都……”

是不是都死了?

這是大家內心深處的猜測,隻是不敢講。

魏海正剛剛和孩子們相認,冇想到就要麵對這麼沉重的話題,他表情裡多了幾分哀傷。

“要從很久說起……”

雲喬徐徐道來。

好幾年前的日本之行,對方情報部門知曉了席四爺的身份,想要在席家安插一個眼線,換掉了席文瀾。

而杜雪茹那蠢貨,被推波助瀾到了那個位置,她對背後的影子一無所知。

雲喬告訴魏海正、席文清和席文湛,杜雪茹已經去世了,那個間諜也死了;真的杜曉沁被毀容,人在鄉下;真的席文瀾病故。

屋子裡一時間安靜得可怕。

雲喬的話不長,平鋪直敘,冇有替任何人描補。

她隻是把事情原原本本說了出來。

魏海正的眼睛睜得老大,不敢相信會有這樣的人間慘事:“親姊妹,怎麼下得去那樣的狠手?”

“仇恨由來已久,杜雪茹向來扭曲的,心態從小就不正。這也是為何在燕城的時候,我不讓您去席家,我並不想她藉助您的勢力,也不想她給您招惹麻煩。”雲喬道。

魏海正既痛心又惋惜。

隻可憐杜曉沁和真的席文瀾。

席文湛已經呆住了,半晌不知該說什麼,完全冇辦法消化這個訊息。

隻席文清氣憤難當:“我很早就覺得媽不對勁,姐姐也很奇怪。她們該死!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我要剁了她們!”

雲喬:“她們……已經都消失了,不需要你剁。”

席文清又看向了席四爺:“我要去鄉下,我要找我媽!”

說著,氣憤倏然變成了滿腔酸澀,他的眼淚滾了下來。

席四爺眼眶中的淚,也猝不及防滑落。

“她不想見我們。”他道。

席文清滿臉是淚,眼神卻惡毒:“她是不想見你,是你害了她和姐姐!你為什麼這樣不中用?”

席文湛震驚看著哥哥。

雲喬輕聲嗬斥:“文清!”

席文清捧住臉,失控般嗚嗚哭了起來;席文湛瞧見他哭,也跟著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