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23章

-

薛正東先找了隨從——那個開槍擊斃了殺手的隨從。

隨從可能第一次殺人,精神有點恍惚,薛正東也安排他住院,休整一段時間。等他好了,薛正東要給他報酬,不管是前途還是金錢。

“當時情況如何,你跟我講講。”薛正東道。

隨從:“啊,當時?”

他腦子裡懵了下,努力回想。

“……小姐和羅小姐吃完了咖啡,走出門,我們站在門口等司機開車過來。對了,小姐還在看那邊的小販,我以為她想要買水果。

然後那殺手就拔槍了,這樣……”隨從著重描述了那殺手拔槍、開槍的過程,以及他自己如何掏槍。

薛正東一字不差聽著。

在最危險的時候,身為貼身保鏢,這位隨從全部的注意力,肯定都在那殺手的槍上。

隨從講述裡,也的確都是如此。

他眼裡看不到自家小姐和羅暖了,隻關注殺手一舉一動,瘋了一樣想要更快,在殺手開槍之前擊斃他,然而還是晚了一步。

“除了這些,你還看到了什麼?羅小姐是如何推開你家小姐的,你還記得嗎?”薛正東問。

隨從:“就那麼一推吧,可能……先生,我當時冇注意到這些。人家都掏槍了,我去看小姐也冇用,我得盯著掏槍的人。”

薛正東拍了拍他肩膀:“你辛苦了。”

巡捕房對這場槍擊案也做了立案,除了殺手屍體,也找了隨從、聞路瑤、羅暖和幾位目擊者談話。

薛正東的人去巡捕房要到了目擊者名單,一共四人,其中三位都是那條街上站在門口送客的夥計,一個是剛好開車回來的帥府司機。

他也一一去詢問了。

三名夥計倒是看到了羅暖推聞路瑤:“往旁邊一推,然後她撲上前,被子彈打中跌倒,又去抱殺手,真勇敢!”

他們三的看法都類似。

至於帥府司機,他和隨從一樣,注意力都在那殺手身上。

薛正東一無所獲。

他回到了醫院,想從羅暖口中套出一點真相,卻在走廊上和醫院的雜工迎麵碰上,對方手裡拉著垃圾車。

薛正東沉吟一瞬,急急忙忙去了急診室,翻檢垃圾桶。

他找到了聞路瑤那雙被丟棄的鞋子。

左邊鞋跟壞了,往旁邊折去,是司機抱著她上車、送到醫院的。

薛正東感覺自己已經觸摸到了事情真相。

他再次去了醫院。

聞太太和聞老爺還在醫院,守著羅暖——尤其是聞老爺,之前還覺得羅暖對路瑤居心叵測,現在有點後悔了。

反而是很熱絡的聞太太,此刻態度內斂又剋製,添了幾分生疏。

“爸媽,你們累了一整日,回去歇歇吧,我在這裡看著暖暖。”薛正東道。

聞太太的確疲乏,又心力憔悴:“正東,你辛苦了。”

“我應該的。”薛正東道。

聞老爺和聞太太走後,薛正東就坐在羅暖床邊的椅子上,似乎在出神。

片刻後,羅暖醒過來。

薛正東問她:“感覺如何?”

瞧見是他,羅暖微訝:“你守著我呢?”

“我也冇什麼事,就在這裡了。”薛正東道,“醫生說你需要忌口,好些東西不能吃,你想喝點米粥嗎?我叫人去買。”

羅暖搖搖頭:“我不餓。”

她伸手,想要握住薛正東的手,“哥,我好害怕……”

薛正東看著那隻手,沉吟一瞬告訴她:“我有潔癖,我不能和你握手。”

羅暖再次一愣,繼續淡淡笑了笑:“行吧。”

她不提自己傷口,不多說自己的功勞,隻靜靜躺著,很無聊似的問薛正東,“我何時能出院?”

“醫院有醫生護士精心照顧,你多住些日子。回去飯店,哪怕請個女傭,也冇護士懂醫理。”薛正東道。

羅暖:“那你晚上在這裡陪床嗎?”

薛正東:“你需要的話,我可以。”

羅暖笑起來,似乎很開心,像個孩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