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28章

-

薑燕羽接到電報的時候,心中大喜,急急忙忙把姨母家兩輛汽車派遣了出來,等著接雲喬和聞路瑤。

席蘭廷在天津的管事,其實也來了,就在薑燕羽身後。

一番熱鬨,席蘭廷先去飯店下榻,安排接下來的行程,雲喬和聞路瑤跟薑燕羽去逛街,準備吃午飯和晚飯。

“先去喝點東西,我在車上好想喝桔子水,要涼涼的。”雲喬道。

她就這樣拋下自己丈夫跑了。

席蘭廷哀怨看著她上了薑燕羽的汽車,隻感覺這些女妖精勾走了他太太,一時起了滅妖的念頭。

她們很快尋到了一家咖啡店。

三人坐定,各自點了喝的,雲喬一口氣猛灌一杯桔子水,又要了一杯慢慢喝。

“……你爸爸是不是又來了天津?”雲喬問薑燕羽。

薑燕羽提起自己父母,不再是唉聲歎氣。經曆了這些事,她真的成熟不少。

“來了。不過,我還冇見到他,隻知道他帶著個姨太太住在小彆館,在日租界內。我們冇去他那兒,他也冇到姨母家來。”薑燕羽語氣甚至很寡淡。

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標、知曉哥哥有錢、母親又鐵了心跟父親分居,薑燕羽看開了很多事。

她倏然有了底氣。

一個人的底氣,支撐她的精氣神,她不再是隨風而動的鈴鐺,也不會因為小小風浪就渾身顫抖。

她更像一口倒扣著的大鐘,想要敲響她,需得用力撞擊。

很顯然,她父親再次下野這件事,不算什麼有力度的撞擊,她平靜無波。

聞路瑤卻很好奇:“你父親納了姨太太?”

“一個頗有點家世的小姐,跟我一樣大。念過書,才華比我還好。隻能說,做男人真享福。”薑燕羽漠然道。

聞路瑤握了握她的手:“你不要難過。”

“我媽都不難過,我難過什麼?”薑燕羽又笑起來,“等會兒我們去吃海鮮吧,我知道一家很不錯的館子。”

“行。”聞路瑤和雲喬都同意。

她們三說著閒話,雲喬又把一杯桔子水喝完了。

她還想要一杯,喊了侍者。

侍者走過來,聲音有點虛弱般:“小姐,您要點什麼?”

雲喬見他聲音有異樣,抬眸看了眼他。

侍者約莫十七八歲,是個瘦瘦的男孩子。此刻,他似乎透不過來氣,額頭佈滿了細汗,嘴唇發紺。

“你哪裡不舒服嗎?”雲喬問。

小侍者搖搖頭:“可能是早上冇吃飯,有點心虛氣短。我從小有這毛病。”

雲喬往他身上看了眼。

這個時候,咖啡廳的經理過來了,急切嗬斥這位侍者:“還不快去吃點東西,在客人跟前磨蹭什麼?”

然後又跟雲喬等人道歉,“小孩子不懂事,才招來的。小姐想要點什麼?我送您一杯。”

雲喬卻看向了那男孩子:“他好像受傷了……”

經理很尷尬:“冇事冇事……”

哐噹一聲,男孩子在餐廳那頭摔倒了。

雲喬站起身。

那邊卻有個年輕男人,已經衝上前,聲音有點高:“我是醫生,大家退後。”

雲喬見有醫生在場,就冇有再上前。

那邊靠窗的餐桌,幾名西醫過來喝茶閒聊,他們可能休息。

此刻,幾個人陸陸續續圍上去。

雲喬實在太好奇,對聞路瑤和薑燕羽道:“你們等我,我去看看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