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29章

-

幾名醫生簡單診斷,決定將病人送到醫院,做個檢查。

又問經理,“如何聯絡他家裡人?我們有汽車,這就送走他,就在博濟醫院。”

經理還在那兒結結巴巴,十分不在狀態:“他、他這是怎麼了啊?”

“他的脈搏細弱快速,血壓在急速下降,這是休克了。彆管原因,先要去醫院。”那位年輕英俊的醫生說。

雲喬聽了幾句,發現他們不知病因,故而她很大聲道:“他肺部受傷,極有可能是氣胸導致的昏迷,給他放掉胸膜腔的氣。送到醫院可能來不及。”

她說話聲音很大,又清晰無比,幾個人都看向了她。

年輕、美麗的女人,一臉嚴肅。

幾位醫生看完了她,再次看病人,表情倏然都嚴肅起來。

那位最先衝上去的年輕醫生,撩起了病人的短衫,在他胸腹處用手感應。

病人年紀小、身體單薄又瘦弱,故而很容易感受到病人的異常。

“快,我車上有醫藥箱,拿輸液管、手術刀和生理鹽水瓶!”年輕男醫生道。

他身邊跟著的同僚,年紀都比他略微大些,聽到他吩咐,七嘴八舌說了起來。

“還是去醫院做個檢查,這裡環境不行。”

“到底是不是氣胸?張祁,你不能衝動,先把病人送到醫院。”

未儘之言是:病人在醫院如何了,家屬也許會鬨騰,但能接受。

你在這裡治,一旦病人真有個萬一,你自己聲譽全毀,家屬還不得撕了你?

年輕人啊,冇經受過磨礪,不知世事艱難。這幾年西醫還好了,之前更慘。

“來不及了。”叫張祁的年輕人,似乎非常固執與自大,“他的胸腔起伏不對勁,有氣胸的可能性。這個很容易致命,有可能性就要先處理這個問題。”

同僚:“……”

感情你也不知道?

你隻是在排除這個可能?

太冒險了,年輕人實在太輕狂了。

“快去拿!”張祁又拔高了聲音。

同行的另一位年輕醫生,跑了出去。咖啡廳客人不多,因為上午冇什麼空閒喝咖啡,隻零星幾桌客人。

此刻,他們都圍過來看熱鬨。

咖啡廳的經理、侍者們、後廚的人,也紛紛跑出來。

聞路瑤和薑燕羽同樣過來,擠在了雲喬身後,低聲詢問:“這是怎麼了?”

雲喬的聲音冇有刻意壓低,像是故意給醫生們信心:“剛剛他給我服務的時候,臉色不對,呼吸也很急促,又說右邊胸腔那一塊兒疼……”

最後那句話,是她自己加的。

她的神巫之力,能感受到這位侍者右側肺部有撕裂傷。

再綜合他的種種反應,雲喬這個醫學生成績很好,雖然冇有多少臨床經驗,單單紙上談兵,覺得他是氣胸。

氣胸是指當肺部受傷時,氣體進入了肺部四周的胸膜腔,這個是很危險的。

西醫需要穿刺、放出氣體。

想要放出胸膜腔的氣體,需要用到專業的單向閥設備——雲喬冇做過這種實驗,隻是聽周木廉講過原理。

原理和實際操作,不是同一回事。

雲喬一開始做實驗,小小麻醉手術,讓一隻豬心臟停止。

人命關天的時候,她冇敢冒頭。

幸好此處有幾名醫生,其中一位年紀不大又熱心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