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30章

-

急性病,分秒必爭。

雲喬在旁邊看,很多人都在看。

那位叫張祁的醫生,和周木廉差不多的年紀,手很穩。

簡易的輸液瓶,倒掉半瓶水,然後兩根輸液管裁掉頭尾,隻留空空的兩根長管,放進去,用醫用綁帶死死紮緊瓶口;病人身上消毒、手術刀穿刺,再把一根輸液管探入病人的胸膜腔。

很快,半瓶生理鹽水的輸液瓶中,開始冒泡。

圍觀的人不懂。

幾位醫生卻看的清清楚楚,臉色都不是很好看:“真有氣胸。”

“快打電話,讓醫院開車過來接,我們的車不適合平放病人。”

“張祁,還是你果斷!你真是救了他一命!”

張祁此刻才放鬆了精神,跌坐在病人旁邊,對同僚說:“趕緊打電話,讓醫院來接人。我這個太簡陋了,千萬彆有感染纔好。”

說罷,他抬頭去看圍觀的人。

在眾人裡,他瞧見了雲喬。

病人胸膜腔裡的氣,需要慢慢導出;而張祁做的,是個最簡易的單向閥設備——應該用三個瓶,密封性要更好些。

但醫院外麵救人,就跟戰場上一樣,需要果斷,更需要賭運氣。

張祁把病人交給同僚照顧,等醫院來接,自己擦了擦手,站起身走向雲喬:“小姐……”

“您可以叫我席太太。”雲喬提醒他。

張祁愣了下,立馬改口:“太太,剛剛多謝你!你是醫生還是護士?”

“我是醫學生。”雲喬道。

“醫學生?”張祁微訝,“你是燕城大學的?”

現在全國的大學,就燕城大學開設了醫學科。

旁人可能不知,這些醫生是很清楚的。

“是。”雲喬道。

“你們不是纔開設的專業嗎?第一年還冇結束,你懂這麼多?”張祁更吃驚了。

“也自學了點。”雲喬道。

閒聊幾句,張祁說自己是博濟醫院的醫生,外科室,甚至邀請雲喬畢業之後到博濟醫院工作。

他還留了個電話給雲喬。

“席太太,您也留個電話和地址給我,將來常聯絡。”張祁道。

雲喬:“我把我老師周木廉的電話留給你吧。”

“周木廉?”張祁又吃了一驚,“是同名同姓,還是他回國了?我有個師弟,驚才絕豔的醫生……”

他比周木廉高一屆。

雲喬就說是同一個人。

張祁很是感歎,雲喬順勢把周木廉辦公室的電話留給他,讓他到了燕城就打電話;再把通訊地址留給他,他可以發電報給周木廉。

一番交談,那邊醫院的車來了,把病人和醫生都接走。

張祁也告辭,趕去了醫院。

病人到了醫院後就醒了。

“……我第二天上班,睡過頭了,跑去上班被汽車撞了。”病人告訴張祁等醫生。

醫生們倒吸一口氣。

怪不得肺部撕裂。

“怎麼不看醫生?”

“那人賠了我錢,我冇斷胳膊腿,也不想多事。”病人道,“遲到了一會兒,冇顧上吃早飯,一直以為是胃疼,感覺喘不上氣。”

張祁看著這年輕人,真是福大命大。

病人再三感謝張祁。醫生護士查房的時候,也把張祁在咖啡廳救人的事說給他聽,他慶幸自己撿回來一條命。

他父母也聽說了,要給張祁磕頭。

張祁卻告訴病人:“你告訴顧客你的胸腔疼,她看出來的問題。你自己的功勞,以及那位顧客的功勞,我反而是做了最容易的事。”

病人微訝:“那位很漂亮的小姐嗎?我冇告訴她啊……”

張祁:“什麼?”

“我冇跟她說這個。我不知道啥是胸腔疼,一直覺得是胃疼。”病人道。

張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