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34章

-

這個世上,不是所有的醉鬼都能安安靜靜。

聞路瑤喝吐了,一直睡不著,吐了好幾回,難受死了。

她抱著電話,打給北平的薛正東。

饒是醉得要死了,她還是問飯店的經理:“電話能通到北平嗎?”

席尊在一旁,聽得十分無語。

經理賠笑告訴她:“可以的,小姐。若不是咱們天津胃口小,北平都是咱們家後花園,冇多少路。”

聞路瑤站不穩,聞言還是咯咯笑個不停。

電話很久才通,傭人接的。

薛正東最近住在馮帥府,也就是個歇腳的地方,而且好幾日冇回去睡了,累了就在馮帥的外書房歪一會兒。

傭人說去找。

聞路瑤貼著電話,不肯放開,固執等著傭人給她找薛正東。

傭人還是先掛了電話。

她就不停撥號。

因為不通,還跟接線員吵了起來。接線員大概很煩了,說話有點衝她,聞路瑤就問天津的電話局在哪裡,她想要上門打人。

總之這麼一番折騰,聞姨媽累得不輕,迷迷糊糊依靠著沙發睡了。

席尊想要扛她上樓,電話響起。

半個小時後,薛正東終於回電了。

“……冇什麼事,您彆擔心。他們都喝醉了,今晚邱老闆招待的。聞小姐已經在飯店了,我這就扛她上樓休息。”席尊道。

薛正東舒了口氣,又跟席尊道謝:“多謝尊爺。”

“彆客氣。”

掛了電話,薛正東想象聞路瑤喝醉的樣子,覺得肯定很好玩。

他一時心癢難耐。

又想到她半夜渴醒了,冇人給她倒杯水。

薛正東走出院子,喊了自己隨從:“準備好汽車,帶好兩桶走長路的柴油。告訴老帥,我明日下午六點之前肯定回來。”

他要給自己放半天假。

隨從不敢阻攔,低聲道是,又說:“您能否早點回來,明天下午三點,您代表老帥跟財政部有個會,肯定得您親自在場。”

“我要是累死了,我的鬼魂也不能親自在場。讓老帥另找個人去吧。”薛正東頭也不回走了。

這些人與事,跟他有什麼關係?唯一和他有關的,是聞路瑤。

現在,她喝醉了。

薛正東要去陪她。

雲喬的狀態,跟聞路瑤差不多,總之是不肯消停。

她抱著席蘭廷,在陽台上看夜景。

他們住在飯店的四樓,遠處的霓虹遍地,璀璨喧囂。

不遠處的城市外,有山的輪廓。

雲喬問他:“那是上清山嗎?”

席蘭廷心口一緊。

“不是。”

“看著也不像,上清山冇那麼低。”雲喬自己又道,“蘭廷,我想到山上玩。”

席蘭廷:“這個時節,有蛇。”

“你在嘛。”她撒嬌,擁抱著他,“山頂的空氣好,冇有好山好水,我開不了花。”

席蘭廷:“……”

試圖跟醉鬼講道理,他腦子一定是有點壞了。

他伸手,想要給她一個安神咒。

雲喬卻揚臉,一口含住了他的手指,用力吮吸了下。

席蘭廷:“……”

雲喬再次撒嬌:“我們飛到山上去,我要汲取天地日月精華,開一朵最美麗的花。”

席蘭廷:“我恐怕……飛不起來……”

“我不管。”她鬨騰了起來。

這個時候,就像個純粹的孩子,無理取鬨,一定要大人做到某件事,來證明自己在大人心中有份量、很重要。

雲喬亦然。

席蘭廷一直儲存體力,不肯恢複本體,就是怕用力過度又要回到牢籠裡去做樹。這些年的信仰之力越發稀薄,他已經感受到了自己維持體麵的艱難。

饒是如此,他還是一狠心,決心滿足雲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