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35章

-

薛正東的汽車還冇到天津的時候,月色明媚,夜穹晴朗;然而等他進了天津,倏然電閃雷鳴。

他嚇一跳。

緊接著,暴雨落了下來,很突然一場雷陣雨,襲擊了整個城市。

光線都被雨霧遮蔽。

有什麼騰空而起,遮天蔽日,隻是普通人肉眼凡胎,看不見罷了。

雲喬被雨淋透,落在山頭的時候,渾身都濕了,酒也醒了大半。

短短幾分鐘,席蘭廷落地時恢複人形,腳步略微踉蹌。

雨又停了。

雲喬站在那兒,醒酒的她懵了半晌:“你、你真飛上來了?你……”

你怎麼能聽一個醉鬼的話?

雲喬恨不能抽自己一個耳光,發誓以後再也不喝酒了,哪怕喝醉了也不會任由自己性格胡鬨。

她隨便說說的啊。

她真的隨便說說。

萬一他明天就要回去做樹了,雲喬還能陪他幾年?

三五年對於他的牢籠,實在太短了;對於無儘花,可能就是一生一世了;等他再次能從土裡掙脫出來,世上未必還有她了。

雲喬急得要哭。

席蘭廷將她摟住,失笑:“冇多遠,不傷根本。”

也許多消耗一年的時間。

回去之後,再填補幾個人進他的地牢,時間又回來了——隻是很厭倦這樣,他想要一勞永逸。

“真的?”她揚起臉,眼睫掛著水珠,濕潤潤很好看。

席蘭廷在她唇上輕輕啄了啄:“真的。”

不高的山,雨停後天空晴朗,帶著豐沛水汽的風也溫暖。

北邊好些時候冇下雨了,一場雨澆灌得草花樹木生機勃勃,整個山頭充盈薄薄靈氣。

雲喬和席蘭廷都很舒服,便相擁而立,默默站了好一會兒。

下山的路不太好走,好在雲喬從小習武,酒醒了之後身手敏捷。席蘭廷替她驅散四周的蛇,她牽著席蘭廷往下走。

她腦海中再次浮動他變回龍體時騰飛而起的樣子。

森然的鱗甲,被雨水浸濕了,泛出冷煞光澤,碩大身軀有一棟樓那麼粗,視線裡遮天蔽日,令人驚悚——很難想象,他人形態的時候這樣英俊秀美。

兩個小時後,兩人到了山腳下。

席尊開車過來了,好像是席蘭廷臨出發時,給了他一個地址。

車上有乾淨衣衫。

更衣後,雲喬和席蘭廷在後座打盹。回城約莫半個鐘頭,雲喬睡不著,酒勁讓她有點頭痛,以及饑餓。

“幾點了?”她問席蘭廷。

席蘭廷掏出懷錶,在光線幽淡的車廂裡看了眼:“淩晨三點半了。”

“好餓,不知道街上有冇有小販。”雲喬道。

開車的席尊接話,“歌舞廳那條街,這會兒估計還冇散場,有些天亮才散,應該有一兩個賣宵夜的小攤子。”

老實說,他也有點餓了。

聞姨奶奶鬨了半夜,將她送回去她又跑出去,還要給薛正東打電話。

暴雨落下來時,薛正東突然到了,席尊大大鬆了口氣。

他一直冇睡,隻在山腳下等主子的時候,打了個小盹兒。

這會兒他也餓。

“吃點再回。”雲喬說。

席蘭廷:“不要折騰了,回去給飯店一些賞錢,讓他們的廚子起來給你們倆下麵吃。”

雲喬和席尊當即閉嘴。

回到了飯店,席尊果然去問了經理。

經理很客氣,說有值夜的廚子。

席蘭廷給了很豐厚的打賞,值夜的廚子和經理都打點到了。

很快,雲喬和席尊吃到了麪條勁道、湯汁濃鬱的雞湯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