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40章

-

窄窄山洞,昏迷不醒的宮人,隻餘下她與他呼吸。

雲喬理智上很果決,但心在背叛她,一陣陣抽痛,痛得她幾乎要落淚。

蘭廷用大帽子壓下來,雲喬不曾辯解,隻是道:“丁姑香是太後所賜。我與人皇乃夫妻,隻不過閨房之樂,何來謀害?”

“丁姑”是一種蠶妖,能吐絲,也能吐出薄薄輕霧,可以迷惑人與諸妖魔。

用丁姑蠶絲製成的香囊,可以攏住那點薄霧,適當時候釋放,聞者可令施咒者稱心如意。

蘭廷聽到了“閨房之樂”二字,手臂線條驟然繃緊。

“……你的確擅長此道。”他冷冷道,“‘閨房之樂’,你還真樂在其中。”

雲喬聽了,心灰意冷。

當初在上清山,他們倆的第一次,是她主動的;而後也是她多次求歡,奮不顧身,甚至將他帶到大祭司的寢臥。

她隻顧享樂,從未想過後事——現在被人當麵羞辱,半句辯解之詞也湊不齊全。

她沉默。

山洞裡光線暗,外麵暴雨如注,她默默低垂了視線,不再與他對視,也不言語。

他倏然上前,抬起了她的下巴。

雲喬被他的手指觸碰,隻感覺一股子無名的憤怒,將她沖垮。

她抬手,重重扇了他一巴掌。

極重,她掌心震得發麻,半晌山洞裡都有餘音迴盪。

他的頭微微側偏。

雲喬後退兩步,抵住了山洞牆壁:“若離王覺得我有罪,讓朝臣來判決我;告訴人皇,讓他來處置我。

此處狹窄,你我陌生人共處一室,我諸多不便。這一巴掌,還請離王牢記:饒是我放蕩**,也不是人儘可夫。”

說罷,她側身麵對山壁,不肯再看他。

身後男人的呼吸,有點粗重。

他想說什麼,也有衣衫摩挲之聲,似乎是他抬了手。

然而最終,他隻是道:“今日那蝶,不夠華彩。”

說罷,他轉身出去。

腳步聲漸漸遠去。

雲喬麵對山壁,一錯不錯看著,眼睛裡的霧氣卻越來越重。

她眨了眨眼,兩行清淚滑下,令她猝不及防。

她急忙抹了淚。

外麵又有腳步聲,旋即傳來宮人聲音:“娘娘……哎呀,這麼多蝴蝶……”

雲喬聞言轉過臉。

小小山洞,離王站立過的地方,十幾隻彩蝶,翅膀上有極其絢麗的紋路,泛出淡淡熒光,交織起舞。

“這是何處來的?”宮人驚呆了,“好美的蝶。”

“這是術法。”雲喬告訴他。

宮人知曉王後乃神巫,會術法不稀奇,聞言盛讚她:“娘娘真是巧手。”

雲喬看著那些在眼前紛飛的蝶,久久冇有挪腳。

蘭廷說,那隻蝶不夠華彩。

這些纔夠。

雲喬的心,似乎被人重重一捏。

她眼淚簌簌滾落,當著宮人的麵。宮人不明所以,被她嚇一跳,連忙安撫她。

後來太後還問她緣故,因何而哭,是不是受了委屈。

她隻是說:“在那個瞬間,很想家。”

她的確是想上清山了。然而真正想的,卻是早已離開了上清山的人。

“雲喬!”

席蘭廷的聲音,將雲喬從往事裡拉回現實。

“怎麼了?”他問。

雲喬怔了怔,好像記憶在自己身上加了層晦暗。

她道:“你變個術法,我想看很有華彩的蝴蝶。”

席蘭廷沉默一瞬。

他將她摟進了懷裡,輕輕摩挲著她後背:“喬兒……”

他身後、她眼前,一隻隻彩蝶翩翩起舞,比當時的更多、更美。

雲喬呆呆看著,手上加大了力道,抱緊了他的腰,低低叫他:“蘭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