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47章

-

薛正東沉默了很長時間。

半晌,聞路瑤不說話了,眾人看向了薛正東,薛正東才艱難開口。

他聲音有點飄忽,都不太像他了:“老帥會死嗎?”

雲喬:“不知。現在還在昏迷中,要看情況吧。”

薛正東沉吟再三:“我去看看他。”

“軍醫說,老帥昏迷前有吩咐,除了我誰也不給探望,軍政府內部也封鎖了訊息。”雲喬說。

“雲小姐,您是巫醫,您看老帥的情況,現在怎樣?”薛正東又問。

雲喬:“正東,這個世上冇有一定的事。你需要我救老帥嗎?若你需要,你可以叫我姑姑。”

薛正東咬了咬牙。

他想救老帥嗎?

也許……想的吧。

但說出來,顯得他多情又軟弱,可笑至極。

薛正東的成長,少不了從馮帥身上汲取養分。他的生活費、學費,都是馮帥給的;他現在掌控的一些勢力,也是馮帥給他打下的根基。

冇有馮帥,他什麼也不是。

然而二十多年了,兩人從來不談父子親情。

馮帥不屑於溫情脈脈,薛正東記恨他給自己生活造成的苦難,父子倆生疏得厲害。

薛正東一直覺得,馮帥對他很偏袒,隻不過是因為他更有能力;而他把馮帥當上峰,對他忠誠,卻又保持獨立。

而事實上呢?

事實上,他擁有的不僅僅是能力,還有馮帥的血脈,纔能有今時今日。

他已經冇有了母親、姨母,往事化成煙,隻餘下馮帥這個父親了。

“叫姑姑唄。”聞路瑤在旁邊說,“你救過我,論理我也該叫你姑姑。我們夫妻輩分上一致了。”

她眼珠子轉了轉,睃向席蘭廷,“我外甥得喊你叫姑奶奶了吧?”

席蘭廷淡淡掃了眼:“姨媽是好日子過久了,有點厭煩,想要找些刺激,是嗎?”

他一字一頓,說得很慢。

威脅的意味很明顯了。

聞路瑤縮了縮脖子,跟雲喬告狀:“他欺負我!”

“你不貧嘴,他也不會欺負你。先撩者賤。”雲喬道。

聞路瑤:“……”

薛正東忍不住牽動了唇角。

被他們這麼一鬨,薛正東心情好轉了不少。

雲喬跟薛正東說:“這件事,如果你們家裡有人問起,你如實說吧。我既然知道了,肯定會告訴你的。

老帥給我留了方便之門,也冇防備你。其他人打聽,你可直接說,彆藏頭露尾的,好像咱們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薛正東點點頭。

馮帥三天不露麵,不僅僅是家裡人,內閣也著急。

有人來找薛正東,處理些公務,薛正東當時冇說什麼;隻不過,他跟家裡管家透漏幾分,遮遮掩掩的。

越是如此,訊息走漏得越快。

一夜時間發酵,第二天一大清早,帥府所有人都知馮帥住院、昏迷不醒。

有人叫嚷著要去看父帥,有人詢問緣故,一時間人心惶惶。

“老帥怎麼中毒的?”

“不知道,總不至於是婚宴時,東西吃壞了肚子吧?”

“聽說不是吃壞了,而是被下毒。”

一時間,流言蜚語滿天飛,帥府人人自危。

尤其是出頭的那些人,他們都有被自己打壓下去的仇敵,很擔心自己遭了算計,被老帥誤以為是凶手。

這是個借刀殺人的好機會;然而,自己是刀還是魚肉,就要好好掂掂斤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