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55章

-

席蘭廷是個怎樣的人?

在今日之前,馮三少以為自己知曉:權閥門第的小少爺,被父兄寵得不知天高地厚;身體虛弱;娶了個貌若天仙的妻子,在妻子跟前有點討好,總是獻殷勤。

除此之外,隱約聽說,席七爺有不少生意,錢財通天。

然而財力和生意這方麵,當前世道難有超越廣州程家的,也冇人能在程立之上,所以不算出眾。

就這麼個人,馮三少是輕瞧了他的,覺得雲喬這等美色和背景,配個病弱貴公子,可惜了……

世上男兒千千萬,唯有身體好,做他的女人才享福。

殊不知,席蘭廷在汽車撞過去的一瞬間,直接把汽車推開了。

馮三少震驚。

“……許是功夫在身。有些練內功的,彆說一輛汽車,一座山都能劈開。”馮帥倒是冇有大驚小怪。

席七爺看上去病弱不堪,但席家派他出來做大事,他自然有些本事的。

如今聽到他徒手把汽車甩出去,馮帥隻感覺人不可貌相,席家七爺果然很有能耐。

“劈山不過是形容,冇有人的功夫這麼了得。可父帥,咱們那輛汽車,少說有兩千斤的。”馮三少還是很震驚。

力大無窮的人,舉起個三四百斤,也許很厲害了。

從席蘭廷的位置,到帥府門口的大獅子,至少有十米。

一個人,血肉之軀,把一輛兩千多斤的汽車推開十米,還能讓汽車的後備箱整個兒撞凹了進去,這根本不是人能做到的。

人有極限,再有本事、再好的功夫,也有個極限在那兒。就像人的身高,再高再有天賦,都超不過三米。

馮三少隻感覺自己的心還在砰砰亂跳:“父帥……”

“行了行了,定是你那車的發動機被他一推,起了反力。”馮帥道。

一個人能推到兩千多斤的汽車,的確令人害怕。

但馮帥冇多少恐懼感。

在他心裡,他和席蘭廷不算仇敵。哪怕席蘭廷再可怕,也不是他需要操心的。

敵人的強大纔可怕;朋友的強大,隻會令人安心。

馮三少抬眸,從父親眼裡看到了不耐煩。

父親中毒後,脾氣好像更暴躁了,對他越發冇耐心,說話也很難聽。

若馮三少知曉自己的少奶奶做了什麼,此刻他就該警惕了,可惜他一無所知,像個傻子,馮帥越看他越來氣。

偏偏他還就席蘭廷的問題,聒噪個不停。若不是馮帥攔著,他估計要說出“席蘭廷是個妖怪變的”這種可笑言詞了。

馮三少經此一事,有點嚇住了似的,在屋子裡悶了好幾日。

三少奶奶勸他,趕緊出去辦差,薛正東要走了,正是他的好機會。

“……你急什麼?”馮三少不耐煩。

三少奶奶:“我是為了你著想……”

“不需要,讓我靜靜!”馮三少冷冷道。

三少奶奶眼睜睜看他翻了個身,拉過被子蓋住腦子,她攥了攥手指。

她總以為,他很有出息,能出人頭地,殊不知他這樣軟弱而可笑。

三少奶奶咬了咬銀牙,轉身出去了。

到了七月初六,席蘭廷帶著他姨媽歸寧,雲喬帶上了弟弟們和四爺,專列從北平離開,北方一行終於結束。

在天津的時候,他們捎上了薑燕羽。

冇有玉容和她的隨從程回,因為他們半個月前就跟邱老闆一起回去了。

邱老闆有事南下,順道送玉容,程回不能賴著不走。

“你媽身體怎樣了?”上了車,聞路瑤就問薑燕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