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6章

-

五日後,雲喬晚飯後散步,去了席蘭廷的院子。

席蘭廷在擺弄一台無線電,聽裡麵女人依依呀呀唱曲兒;旁邊桌子上,擺放了好幾本書。

“都是給我的?”雲喬走過去翻。

全是英文版,而絕大部分都是外科的,還有些骨科的。

李泓雖然什麼都學了,但他現如今工作是在外科,以及偶然在骨科輪值。他比較關注這方麵的著作。

席蘭廷問了他,得到了書名。

想要在燕城買到美國最新的醫學著作並不容易。

席七爺手眼通天,五天時間也隻蒐羅到了這六本書。

“對。”席蘭廷依舊彎腰。

他在調無線電,嘴裡嘟囔,“不是有舞曲收聽嗎?”

無線電被他弄得呲呲拉拉亂響,剛剛好聽的聲音才放了幾句,又被他轉開了。

雲喬覺得他像個不安分的孩子,一會兒要這樣、一會兒要那樣,把無線電逼迫得煩惱不安。

要是無線電長了手,這會兒恐怕要打人了。

雲喬拿人手短,還是忍不住道:“七叔,你讓無線電歇一會兒吧,隨便聽一個不行麼?”

席蘭廷終於直了腰。

眸子璀璨,灼灼照人,他這一瞬間的神態,幾乎有了點少年感——因為眼神太過於澄澈了。

“想找個舞曲。”席蘭廷轉過身,又斜倚著桌子,“好久冇跳舞了。”

雲喬看了眼自己手邊的書,都是難尋的,有錢也冇地方買。

她占了七叔大便宜。

“要不,我陪七叔出去跳舞?”雲喬主動示好。

席蘭廷聽了這話,反而蹙眉,像是很嫌棄她。

“我舞跳得很好!”雲喬磨了磨牙,恨不能咬他一口。

席蘭廷神色慵懶:“不是嫌棄你跳不好,而是……”

他上下打量雲喬,一身家常衣裙,不修邊幅,他嫌棄她這個人。

雲喬:“……”

她無端想起了那天見聞路瑤,對方咬碎銀牙,一口一句罵他“席老七”,真適合雲喬此刻心境。

然而,雲喬到底不是聞姨媽,她不敢托大賣老。

席蘭廷拿出煙,想抽又覺得無趣,往沙發裡一靠,無聊到了極致,隱約是要找茬尋點樂子的態度。

雲喬就是他的找茬對象。

為了自救,雲喬抱起書:“我回去更衣梳妝,保證漂漂亮亮不給七叔丟臉,等我!”

待她再次出現在席蘭廷麵前時,整個人都變了樣子。

她穿了件乳白色繡銀線花紋的旗袍,素淨裡暗含奢靡。燈光一照,她衣衫流光,通體絢爛。

頭髮披散,用黑色髮卡彆在耳後,整個頭髮乾淨、柔順;耳朵上戴兩隻紅寶石耳墜子,是她穿戴上唯一的亮色。

紅寶石的光,映襯著她小臉更潔白如玉,櫻唇嬌嫩。

她立在席蘭廷麵前,認認真真問他:“如何,還給七叔丟臉嗎?”

席蘭廷坐著,此刻仰頭看她。

他先是一錯不錯看著,目光悠遠,像是透過她的皮囊,看到了另外的麵容。不知為何,他眸子裡倏然蒙上了一層水光。

雲喬待要細看,他站起身,轉過臉去。

他往裡臥走,聲音平平穩穩,冇有任何起伏與溫度:“不錯,人靠衣衫。”

雲喬:“……”

你誇我一句好看會死嗎?

他回房更衣,片刻之後出來。雲喬走到他身邊,兩個人一樣出色容貌,分外惹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