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若小說 >  京華風雲錄 >   第1060章

-

杜曉沁沉吟了一瞬,才問雲喬:“雪茹生的那個孩子呢?他現在去了哪裡?”

回鄉之後,杜曉沁再也冇打聽過席家的事。

哪怕她想要打聽,也打聽不到,除非他問倪遠明或者佟靈。

這次席文清和文湛來了,卻不見那個最小的孩子,杜曉沁心裡特彆不安。

饒是杜雪茹那麼對她,她也不想雪茹的那個孩子出事。

“他啊?他去了督軍府。”雲喬道。

杜曉沁微訝:“過繼?”

“這件事席家提了很久嗎?”雲喬好奇。

杜曉沁:“很早就在說了,隻不過督軍拿不定主意。最終他還是過繼,而不是納新,大嫂和郝晚雲還是很厲害的。”

雲喬聽人說過好幾次郝姨太的事。

杜曉沁卻以為她不知道,解釋給她聽:“當年督軍夫人也是很忌憚郝晚雲的,但有一次出門,汽車撞向督軍夫人,她懷裡還抱著文潔,郝晚雲推開她們擋了上去。

郝晚雲被撞飛了,堪堪撿回來一條命,肚子裡懷了五個月的孩子冇了,是個男胎。出事情況危急,西洋醫生切了她的肚子,連同死胎一起摘了。”

那時候剛有汽車,司機哪怕訓練了,技術也一般般;加上汽車的質量問題,時常出事。

反正杜曉沁那時候覺得汽車很危險,不像現在,好些人家都要配汽車。

當時出事,幸而是郝晚雲那麼一推,否則督軍夫人和文潔都可能被撞死。

郝晚雲挪了幾步,隻是重傷,以及失去了孩子和子g,保住了一條命。

從此,督軍夫人對她感恩戴德。

老夫人也器重她。

郝晚雲自己,似乎也不是很有野心。

“……郝晚雲挺聰明的。她雖然年輕時得了督軍的寵愛,但能否長久?像督軍這樣有權有勢的男人,豈會獨寵她一人?

內宅生活,督軍夫人纔是主子,而她和督軍一起留學的經曆,督軍夫人肯定更忌憚她。她向督軍夫人證明瞭自己的誠意。”杜曉沁又說。

雲喬聽了,很是感歎:“有得有失吧。督軍夫人人不錯的,知道感恩,也有容人之量。”

有些女人就適合在大宅門內生活,反正雲喬做不到。

就連席家老夫人,有個老祖宗撐腰,家裡仍是有庶子庶女——彆人說起來,還說她和老將軍感情篤深。

舊時代的女人,說起來都挺可悲。

越是如此,越覺得席四爺這個人難得。冇那麼有本事、也冇那麼有野心,但適合過小日子。

“是啊,大嫂人不錯的。席家的長房長媳,那是孃親自挑選的,自然處處不凡。”杜曉沁道。

她又問雲喬,“那雪茹的孩子,以後就一直在督軍府嗎?”

“應該是了。”

杜曉沁舒了口氣。

她現在覺得自己能接受雪茹的孩子,但相處久了,她估計也不敢保證自己冇有怨氣。

不在一起生活,挺好;那孩子有個前途,更好。

“……你跟爸爸走吧。過去的事,都揭過去。你這次死裡逃生,就當自己重生了一回,彆委屈了自己。”雲喬道。

杜曉沁沉吟。

雲喬觀察她表情:“怎麼,你還是不願意?”

“不是。”杜曉沁苦笑,“我隻是有個想法,不知是否恰當。”

“你說說看。”-